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四章 好像有点开窍了……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21

话题朝着很奇怪的方向发展,柳夷光补救道:“也并不都是随意寻来吃的,我看过不少杂记和地方志,书中提及的食物,我才入口处。这是我为什么见严禁浪费了食物的一个原因。通常富饶的人家,只会看见位置摆放到桌上了烹调好的食物,可对我来说,它们都是充满生命力的,就拿这柳夷光面上露出少有的温柔的表情,偏着头看他,继续说道:“且不算农民伯伯们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单单七十粒种子,自己努力长三百日,也是件了不起的事儿,对么?”。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好像有点开窍了……》精选

话题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柳夷光补救道:“也并不都是随意寻来吃的,我看过不少杂记和地方志,书中提到的食物,我才入口。这也是我为什么见不得浪费食物的一个原因。一般富庶的人家,只会见到摆放到桌上已经烹饪好的食物,可对我来说,它们都是鲜活的,就拿这馕来说,做成一个这么一个馕,需要二两面粉,也就是说,至少需要二两米来磨,三两的麦子打成二两米,大约七十朵麦穗结三两麦子,就算播下的每一粒种子都成活,做成这么一个馕,也需要七十朵麦穗,七十粒种子每日不停地努力生长,先要在土地里扎下根,发了芽儿后又要努力地吸收着日光,它们在春风里摇曳,蜻蜓蝴蝶也曾为它们驻足,从绿油油到金灿灿,在北郡大约需要一百日,在南大约需要三百日。”

柳夷光面上露出少有的温柔的表情,偏着头看他,继续说道:“且不算农民伯伯们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单单七十粒种子,自己努力长三百日,也是件了不起的事儿,对么?”

祁曜的心猛然一跳,不是为七十粒种子,也不是为了它们三百个日夜的生长,而是为她眼中勃勃的生机,面上换发的神采。

“我们吃到嘴里的食物,都是源于其他物种的牺牲,我们应该心怀感恩,不浪费就是最好尊重。”这是教她厨艺的爷爷常常说的一句话。

这是她最真实的想法,可不得不说,确实有点乱洒鸡汤的意思。她想起自己小时候不爱吃胡萝卜,便将菜里的萝卜挑出来偷偷扔掉,爷爷也没有说他,而是带她一起种了一畦胡萝卜,每日给萝卜除草,施肥,抓虫,夏日怕干,雨季怕涝,光是看着它们成长就觉得不易。她提心吊胆,总算等到它们长得红彤彤,水灵灵。

她说了如此多的话,祁曜却丝毫没有应答,再看他的目光,深沉得令人摸不透情绪。这可真是糟了,莫不是睿王殿下真的喝下了这碗鸡汤?他看样子不像是喜欢这个调调的人。

车马缓缓地行着,仿佛是突然间,她才听到外面哒哒的马蹄声,嘈杂得令人心慌。

祁曜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头,手都伸出去了,才意识到她的头上戴着束发的冠。又拉不下脸面将手收回,干脆转向她的脸,像阿姊是逗她一样,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他是不是疯了?柳夷光的脑子炸了!

拍开他的手,用手搓着脸颊,气闷道:“疼!”

她自制的化妆品持久效果本就不好,被他这么用力掐一下,估计颜色都蹭掉了不少,她不想成花猫。

祁曜眼睛微微一眯,柳夷光又被他唬了一跳,但还是壮着胆子,回瞪了他一眼。

是不是真的掐重了?瞧给她委屈的。祁曜叹了一口气,悠悠道:“看阿姊喜欢掐你的脸,确实不错。”

他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何况睿王殿下您不是最守规矩的么,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

柳夷光更悲愤了。

“郡主手劲儿可比不上殿下。”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她直视他的目光,坚定地说到:“虽然您是皇子,天下顶顶尊贵的人,被您欺负我本应该深觉荣幸才对,但是我也有我的底线……”眼瞧着睿王殿下的脸越来越阴沉,她义正言辞:“我的底线就是我的这张脸,上天既给了我这般如花似玉、惊天地泣鬼神的美貌,我若是不珍爱着,可是会遭天谴!”

祁曜听完,闷笑了一声。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的小娘子。

他慢慢地向前倾着身子,将脸凑到她的面前,“给你掐一下,扯平。”

原来影视作品里说的空气凝固是如此能生动地表明一种感受。

平常严肃的面庞渡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她咧嘴一笑,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了爪子,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

醒神之后,轻轻将他推开,心情甚是舒畅。难怪哥哥们常说她性子孤拐,看来的确如是。

“罪过,罪过,殿下这般英俊的脸,可别叫我给揪坏了。”

嘴里说着罪过,眼睛里全然都是戏谑。

祁曜轻轻揉着脸颊,笑得十分无奈,她还真是丝毫不肯吃亏的性子,掐的这一下显然是没有省力,是真的疼。

柳夷光面上傻笑,心里暗爽,自己居然揪到了睿王殿下的脸,这应该是可以拿出来吹一辈子了吧?

朝他看过去,后知后觉,才发现他的眼神竟带着几分宠溺。

细细碎碎的,像是隔着一层薄雾散出来的光,让人看不分明又想看个分明。

最终还是祁曜先收回了目光,道:“你若是困了,便再睡会儿。”

马车甚是宽敞,而且铺着厚厚的毛褥子,比自己睡的床铺还要柔软,以她的个头,躺下来打滚都不成问题。只是她的脸皮还没有厚到这种程度。

“我不困了。”她掀开窗帘,看着风景。

祁曜见她没有继续聊天的意思,便取了一本书来看。

庭院中的花草树木都是精心照顾着的,每个时节都能看到不同的风景,就这个夏秋交替之际,也不曾有秋意。

如今看着萧萧落木,秋风卷叶飞,方才有了秋天真的来了的感觉。

“我们要行几日才能到北郡?”

“七日。”

那此行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月,等再回帝都时,就到了菊开蟹肥之时。

这几日阿爹阿娘应该就能到帝都,也不知道留给小五的零食够不够他吃一个月。

祁曜放下书,看向她:“不舒服?”

“没有,殿下的车极平稳,很舒适。”来了帝都才算是见识了宝马香车的魅力,“只是有些无聊。”

祁曜打开小柜子,拿出几本书,柳夷光一看书名儿就连忙摇头:“在车上看书,头晕。”

难怪祁岩不肯进来同乘,竟是这个原因,柳夷光暗暗叫苦。

“可会下棋?”

他要陪自己下棋?

不过很遗憾,“不会。”

“我教你。”祁曜将书收好,又命常星拿了他的棋盘过来。

柳夷光今日已经被他惊了几次。她的亲爹亲娘到底是什么神仙人物啊,竟能令睿王殿下对她这个遗孤如此厚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