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章 小仙女不跟凡人一般见识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20

杯子蛋糕吃了数个,大蛋糕吃了一半,水果塔也用了半截儿,两人竞赛似的,吃得不亦乐乎,最后但是寿阳郡主先败下阵来。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这些点心她只听姨母提过,却因着小姨母“只知其因为然不知道其然”而从来没有吃到过,正因如此,她总是会心心念念地想要尝一尝姨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这些点心她只听姨母提过,却因着小姨母“只知其所以然不知其然”而从未吃到过,正因如此,她总是心心念念地想要尝尝姨母描述的蛋糕是什么滋味。。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小仙女不跟凡人一般见识》精选

杯子蛋糕吃了数个,大蛋糕吃了一半,水果塔也用了半截儿,两人竞赛似的,吃得不亦乐乎,最后还是寿阳郡主先败下阵来。

甜而不腻,入口即化,这些点心她只听姨母提过,却因着小姨母“只知其所以然不知其然”而从未吃到过,正因如此,她总是心心念念地想要尝尝姨母描述的蛋糕是什么滋味。

好吃得让人想要流泪的滋味。

柳夷光吃完最后一口奶油小方,侧脸去看寿阳郡主,心里“咯噔”一跳:“郡主,您这是怎么了?心情还没有好转?那您还想吃点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

寿阳郡主一愣,原来这丫头是为了自己才做这么一堆点心,把自己当孩子哄呐!

她伸手揉揉她的头,“有什么心情不好的!那些人让他们自己蹦跶去吧!”

“您若是这么想就对了,气坏了自己可不值得。”柳夷光嘟囔道:“下回再生气,您得跟自己说我是小仙女,不跟凡人一般见识。”

寿阳郡主被她打趣,拧了一把她的脸,恶狠狠道:“本仙女还就喜欢跟凡人一般见识!”

这么一闹,最后一点儿郁气也都消了。

两人闲坐聊天,寿阳郡主将“萧、姚、周、虞”四大家族的情况同她说了说,“萧、姚、周”三个家族说得仔细,姚氏说得简单。柳夷光神色一动,姚氏不就是十一娘的母家,那姚老夫人不就是她外祖母?姚老夫人知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寿阳郡主见她不主动打听虞氏,爱怜地摸摸她的头:“虞氏是你外家,待为定国公昭雪,你也能与你外祖舅舅们团聚了。”

柳夷光木讷地点点头,怅然所失。

“郡主,睿王请我同他一起前去北郡赈灾,我已答应。有封信我想请您代为转交给我阿爹——柳管家。”

寿阳郡主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胡闹,他怎么让你跟着一起去?赈灾哪是小事?”似这种天灾最后都慢慢转为人祸,她可是听说过灾民为了一口吃的伤人命,都乱虐得很。

“我有治虫法,而且这些蝗虫对我有用,我去一趟也好。”柳夷光心思活动起来,正好收购这些蝗虫,在北郡建一个生态养殖场。

想到这里,她立刻坐不住了,“郡主,我突然想起些事,需要提前做准备。”

她自己才这么点儿家当,买了家禽运去北郡才能买多少?这事儿不如让祁曜也掺点股份进来,他应当是个有钱人吧?

她一走,寿阳郡主的笑脸又换成的怒容。写了帖子,命人送去给睿王。

而柳夷光写好了字条,只能巴巴儿等那只丑鸟投怀送抱。而且还真叫她等到了,她这一回有了防备,这丑鸟还是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她抽出纸条看了一眼,字迹似乎与昨儿的不同,不过也没多想,又把自己的写的塞进去。

祁曜的信中写的是:“明日卯时城东门见。”

可真是言简意赅,惜字如金。她将字条一收,让人唤了珍嬷嬷过来。

珍嬷嬷今日去了柳府,将她的院子布置了一番,方回来,就听见屋里的几个丫头在惊叹姑娘做的点心,弄清楚了缘由,思量了片刻,还是打算劝劝她。厨艺这一项,毕竟只是贵女锦上添花的技艺罢了。再者说,也没有亲自动手的道理。

见珍嬷嬷欲言又止,柳夷光先发制人:“嬷嬷,我明日将启程去北郡。”

珍嬷嬷心头一跳,急道:“这怎么行?明日姑娘该回柳府了。”

“这回还真不得不去,睿王下的命令,焉能不从。”

柳夷光委委屈屈地看着她,一副被迫的可怜相儿。珍嬷嬷皱着眉:“殿下也忒任性了些,这个当口儿……柳夫人那儿可都准备妥当了。”

去别人家寄住,她原本就不甚欢喜,如今去北郡,算是求仁得仁,能晚一日便晚一日。

“我也不知道睿王是怎么想的……”语气很是幽怨,表情也更加可怜:“可是您也知道,那可是睿王……”

珍嬷嬷只得安慰道:“姑娘也不必多想,殿下是个有成算的,有他庇护您,不会有问题。”

珍嬷嬷心里也纳罕,这压根儿就不符合殿下的性子,都已经将柳公请回帝都,柳府已经准备好迎接柳姑娘回府,证明他部署好了的。可是怎会突然改变了主意?去赈个灾还非姑娘不可了?

柳夷光表情一滞,很快又掩饰过去,没想到珍嬷嬷这般信任祁曜,看来他这个国之准储君的形象还挺牢固。不过,好歹也糊弄过去了。

柳夷光将自己的“书稿”收拾了一番,单独拿了盒子装起来,交给鸢儿,让她收好,相比银票、首饰、布匹来说,这个才是真正的宝贝。

出行装备从简,除了几身衣裳,一些银钱之外,她就只带了厨具箱及一些特制的调料,流浪在外吃点野味也便宜。

原打算早些洗漱休息,烟雨才来说热水备好了,清风就过来了,说是郡主请她过去。

清风待她并不热络,她也能感觉得出来,一路上杏雨想同清风攀谈,也不过只得了几句敷衍的回复,倒弄得杏雨脸色也挂不住。

柳夷光也有些不悦,若真不喜欢自己,两人少见面,或是见了面双方冷漠脸互不理睬也罢了,可偏偏在郡主跟前和背后两副面孔,让人倒牙。显而易见,是故意要让自己知道,她这是不喜欢自己呐。

行至花厅,还未进去,就听见寿阳郡主正训着人。清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阿柳姑娘请进。”

杏雨见她这模样,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郡主待我们姑娘还客气着呢,一个奴婢也敢在这儿给姑娘甩脸子。

清风脸色更不好看,柳夷光看了杏雨一眼,哂笑一声。杏雨从清风身边走过,到门口打帘,柳夷光也目不斜视地进了门儿。

彩霞见是她们主仆进来,却没见着清风打帘,心里又是一跳。这死丫头定是因着郡马今个儿一回来吃了柳姑娘做的点心夸赞了一句,便又犯了犟了!

彩霞注意到了,寿阳郡主自然也注意到了,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柳夷光见着花厅中垂头丧气的祁岩以及呆若木鸡的祁曜,心中觉得好笑,看来他们是真怕郡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