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五章 又要准备搬家啦~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18

多事之秋,朝堂之上,“敬拜派”和“治虫派”争来不可开交。“敬拜派”以右丞陈大人领头,基本主张圣人尽早下罪己诏,以渐渐平息老天的怒火,佑护百姓。貌似将“无为而治”贯彻执行得彻底地。“治虫派”以左丞周大人领头,据理力争,指出蝗灾要治,慷慨陈词地将柳夷光那几个“祷告派”以右丞陈大人为首,主张圣人尽快下罪己诏,以平息上天的怒火,护佑百姓。倒是将“无为而治”贯彻得彻底。。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又要准备搬家啦~》精选

多事之秋,朝堂之上,“祷告派”和“治虫派”争得不可开交。

“祷告派”以右丞陈大人为首,主张圣人尽快下罪己诏,以平息上天的怒火,护佑百姓。倒是将“无为而治”贯彻得彻底。

“治虫派”以左丞周大人为首,据理力争,认为蝗灾要治,慷慨陈词地将柳夷光那几个杀虫的几个法子说了,并狠狠地抨击了陈大人“无为”的方针。

年逾六十且瘦矍的周大人更是在朝堂上说出了:“若真是伤了天和,上天要惩罚,就惩罚我周某人一人!”

朝堂上的人都被镇住了,圣人感动了:“国丈高义,蝗灾该治。”

祁曜只像跟柱子般立着,从头至尾一句话都不曾说过,他也不用说什么,大臣们明晓他的态度。

圣人沉吟了一番,道:“曜儿,这事儿仍交由你来办理。”

祁曜面无表情,接了旨意。

昱王眸色一寒,翩然出列,“父皇,四弟才归家不久,又令他远行,不说您挂念,娘娘也会心疼的。”

祁曜无甚表情的脸上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二哥说得极是,儿方归家,还想多多侍奉您和母后。”

圣人吹胡子瞪眼,“老子还没老到需要你侍奉的地步,让你去你就去,别尽想着偷懒!”看向成王的时候,表情要柔和多了:“昱儿也别心疼你这个弟兄,他不比你们几个在外头的,在宫中锦衣玉食惯了,需要多出宫历练。”

一席话说得在场不少人要吐血了,其他的几个儿子早就开府别居了,就他还住在宫中,真想让他出宫历练,倒是先把人放出来呀?

昱王浅笑,笑容有几分寒意:“如此,届时四弟若是需要愚兄帮忙的,愚兄定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兄长。”

一派兄友弟恭的模样,惹得朝臣夸赞不已,昱王“友爱兄弟”的名声又更上一层楼了。

郡主府里,柳夷光正应酬着柳夫人。

端亲王妃已是多年未见柳夫人了,便是以前,也不过是见过一两次,没说过几句话。

也是,如端亲王妃这般,原本就是顶级世家之女,未出嫁之前,身份就很贵重,如柳夫人这般的出身的,两人几乎碰不上面。也就是嫁人之后,圈子部分重合,才有机会见那么一两次。两人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能聊者,只有一个十一娘。

“妾曾有幸与护国公夫人见过几次,夫人仙人之姿令人难忘,如今见了姑娘,如同见到了夫人一般。”即便真是母女,二人的容貌也太像了。只不过护国公夫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让人愿意亲近,姑娘却不太爱笑,看着有点儿老成。

端亲王妃拉着柳夷光的手把玩着,听得柳夫人的话,便笑道:“谁说不是呢。”

柳夫人心中微微不安,曾听闻帝都三姝相互别着苗头,不过是面子情罢了。大家不是都说这三人才貌相当,家世相当,只性子差别太大了,平日相聚,当着旁人的面都经常拌嘴。

她不知道端亲王妃是不是真心想要帮这位姑娘。

这些年他们在河东待得好好的,偏安一隅的闲散日子过久了,根本就不想再踏入帝都这块是非之地。可护国公对柳氏一族有恩,这一趟他们必须要来。在得知护国公只遗一女时,柳夫人当真松了一口气,女儿么,只要帮她找个好婆家,衣食无忧过一辈子,自家男儿多,大不了将她娶过门来在跟前疼着也就是了。若是男儿,恐怕不会甘心只做个田舍翁。

可见到柳夷光之后,不知怎的,她觉得自己将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首先,她这般容貌,说亲就不是简单的事。门第太低的,护不住,门第高的,又攀不上。这会儿已经完全打消了让自家孩儿迎娶她过门的想法了。

整个过程中,柳夷光是没有怎么说过话的,前期都把情绪给耗得差不多了,如今真的面对,她反而冷静了。应酬柳夫人时,淡定从容,倒是能瞧出几分世家女的气度。

闲话家常之后,才进入正题。

“我们急急忙忙从河东来,以前的宅子有老仆看管,才将将打扫出来。”柳夫人带着含笑道:“我们家都是儿子,还从未教养过姑娘,姑娘的院子我已经摘出来了,就是不知道如今的小姑娘都喜欢些什么。”

这个时候柳夷光自然不好开口,端亲王妃便道:“她有一个随身伺候的老嬷嬷,过两日让她将阿柳的东西送过去。莫说你,就是我,虽有敏儿,却也全然不清楚现在小姑娘们的喜好。”

端亲王妃原本的想法也只是让她借住在柳府,自然不好让柳府破费。

柳夫人淡淡一笑,觉得松了口气,又觉得不太舒服,看王妃的态度,是将姑娘捧着的。毕竟是已经没有什么根基的小姑娘,这么捧着会不会太过了?又担心小姑娘被捧出傲慢的性子,不好相与。

柳夷光看得出柳夫人心怀忐忑,也不好现在宽慰她,这事儿吧,还真只能日久见人心。

寿阳郡主瘪了瘪嘴,对端亲王妃道:“阿柳才在我这儿待了几天,我可舍不得她走。”

端亲王妃点了点她的额头:“此事关系到阿柳的将来,岂容你由着性子来。若是真想她,以后有机会再接她过来小住。”

柳夫人微微有些诧异,不是说姑娘才从外面寻回来的么,短短时日,就已经姐妹情深了。莫不是演给自己看的?

寿阳郡主也知道,柳家人都搬到了帝都,自己再留着柳府的姑娘在家小住也说不过去了。只能割爱。

“你先过去适应几天,过几日我办诗会,再邀你出来玩。”

柳夷光真想扶额,让她来参加诗会,还不如锁她在屋子里。在柳夫人面前,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拟了个章程,柳夫人也不多坐,先行告辞,她掌着家呢,这会儿还真得先回去归置了。

柳夫人走后,端亲王妃的脸就垮下来了,“你到了柳府,也不要有寄人篱下之感,吃穿用度我已备好,明日就送到柳府去,柳府中人,想应酬便应酬,不想应酬便待在自己院子不出来见人。我和敏儿也会找机会接你过来说说话。”

端亲王妃掏心掏肺地同她说了许多,她心中再有想法,都觉得对不住端亲王妃这一片苦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