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二章 牛乳小馒头的魅力还真不小呢~~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13

听得周遭女眷的深吸气声和惊叫声,柳夷光装作淡定,把人拎到他母亲跟前,左右是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周遭的人都不明白了如何反应。胖小子明白了回来突然发生了什么后,哇哇叫唤出来。“你大胆地!你肆无忌惮!放我下去!看我不给祖父被打死你!”柳夷光貌似想放他下去,可他胖小子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哇哇乱叫起来。。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牛乳小馒头的魅力还真不小呢~~》精选

听得周遭女眷的吸气声和惊呼声,柳夷光假装淡定,把人拎到他母亲跟前,大约是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周遭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反应。

胖小子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后,哇哇乱叫起来。

“你大胆!你放肆!放我下来!看我不让祖父打死你!”

柳夷光倒是想放他下来,可他的手脚都在胡乱摆动,放他下来只会让他摔个跟头,小孩儿虽霸道任性,但也不是什么恶人坏人。故意摔他一下,她做不出来。

为难之际,他娘亲梁夫人和奶妈都扑了过来,将小孩儿抱住,她便松了手。

小丸子在她的臂弯里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乐得直拍手。

“抱歉,没吓着孩子吧?”柳夷光真诚地看着梁夫人,又看向还在奶妈怀里扑腾着的胖小子,认真地道歉:“小公子,对不住了,我也是怕你吓着宝宝,一直情急才做出失礼的事情来。”

纵然这位夫人性子弱,此时也气得不行,既觉得寿阳郡主府欺负人,又怨恨自己不硬气,若是在她还没有道歉时就发作了,也能出出气。这会儿,自己孩子也有错,但人家已经开口道了歉,自己又能说什么?

她不说什么,自然有人要为出头,打压一下寿阳郡主府的气焰也是好的。

“对这么小的孩子动手,今儿可算是大开眼界!”

“谁说不是呢,真叫人不敢相信。”

她们惊讶的不仅是柳夷光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就对诚亲王的亲孙子动粗,更是因为她居然能单手拎起一个三四岁的胖小孩儿。这还能叫弱质女流?

毕竟算是自己行为过激在先,被人说两句就说两句吧。

吕夫人也很是为难,和稀泥道:“哎,阿柳也是无心的,一时心急罢了。”说着像柳夷光使眼色,意思是让她乖觉一点,舍了点心哄那小孩儿。可对方像是根本没有接收到她的暗示般,干等着对方说出原谅她的话来。吕夫人心道,这小姑娘看着挺聪明的,没想到却是根呆木头。

“哼!我才不原谅你!我要让祖父打死你!贱婢!”

之前不过是觉得这孩子有点儿熊孩子的气质,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些抱歉,这下最后的一点儿内疚也没有了。又看了一眼梁夫人,见她虽哭丧着脸,听到儿子骂人,却隐隐有得意之色。她叹息了一声,神情默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贵为王孙,熊孩子的教养也着实不咋样。

众女眷也都闭上了嘴,一是还未猜透阿柳姑娘的身份,二是熊孩子实在讨厌,不想相帮。

吕夫人也坐了回来,面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投向了赛场。

寿阳郡主本就是马球高手,专注着打马球无暇注意到场边。自然也不知道这小小的一段插曲。

坐下没多久,郡主贴身的侍人过来禀报,“阿柳姑娘,世子爷想见小公子,请您抱着小公子过去呢。”

柳夷光朝对面看了一眼,遥遥对上了祁曜的目光,脊背一寒,凉声道:“请回禀世子,郡主吩咐过不让乱跑,若是世子念着外甥,到郡主府中看。”

吕夫人目不斜视地看着赛场,眼神更加复杂。听她的语气,应与世子也有交往。阿柳,柳氏,难不成是河东柳氏家的姑娘?与端亲王府交好的,也只有一个河东柳氏吧。

在场的当然不会只有她一个人有这般猜测。

侍人还想要劝上一劝,可柳夷光一副铁了心不过去的样子让她只能静声领命。出去报与来者,来者脸皮微微抖动,舔着脸笑道:“不如彩霞姐姐再去说说,阿柳姑娘不过去我这里实在难以交差。”

“这个……”

来者哭唧唧道:“彩霞姐姐也知道我们家主子的性子,拂了他的意指不定能闹成什么样子呢!再说了,阿柳姑娘就是聆风院的……”

“休要胡言!”彩霞脸色一变,拧着眉道:“阿柳姑娘是我家郡主的朋友。”她特意将“朋友”二字咬得很重,威胁意味很浓。彩霞打小就跟在郡主身边,跟郡主的情分不是其他人可比拟的,是以在王府也有威信。她这么一说,来者立刻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是我嘴瓢了,姐姐不要生气。只是求姐姐去跟阿柳姑娘好生说说。”

彩霞想了想,大约是世子知晓了方才的事情这才特意要将人带过去,转身又去劝说阿柳带着小公子过去。

柳夷光再次看了一眼对面的看台,深感无奈,告知了吕夫人一声就抱着小丸子走了。

面对梁夫人她倒也没有觉得什么,这会儿心情很是飘忽,本能地抗拒。

彩霞忽而笑道:“哥儿就是护食,这点倒是跟他舅舅一样儿。”

柳夷光笑了笑,这都是惯的,跟他们家小五一样。

“诚亲王就得了这么一个孙子,宠得太过了,一点儿规矩也没有。去岁年节,在宫宴哭闹不休,非得要睿王桌上的玲珑杯,惹得圣人也动了气,还是娘子发了话让人拿了玲珑杯给他,没成想他一拿到手里就扔到地上摔碎了。”

熊孩子哪能只熊一次,既然祁曜也与熊孩子有罅隙,自己是不是安全点了?

他们另外辟了个地方坐,见她过来,手里还抱着小丸子。小丸子见着舅舅,没有特别高兴,反而对着祁曜乐个不停。

柳夷光偷笑,小丸子跟祁岩真像,一个大狗腿,一个小狗腿。

“你倒是出息了,跟小孩子动手。”祁曜也不看她,冷言道。

柳夷光受不了他这个态度,也冷冷回复:“没动手,只不过用了不算温柔的方式将他送回他娘亲那里。”

祁曜闷声咳嗽了一声,总算将头扭到她那边,叹了一口气。柳夷光却不去看他,小丸子狗腿地将牛乳小馒头往他嘴里塞,还大方地塞了两颗。

小丸子一直往他身上爬,她就算不想往他那边看也不得不看。

“嘿,你小子我要抱你你还瞧不上!”祁岩不满,过去拿盒子里的点心也被小丸子推开去。“大霸王生了个小霸王!”瞅着自家亲外甥讨好祁曜,实在碍眼。

小丸子又塞了几颗牛乳小馒头给祁曜,柳夷光瞧着他眼睛一亮,额?就这么喜欢这点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