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五章 郡主府要设海鲜宴了,猜猜谁会来?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10

郡马乃兰陵望族萧氏子弟,一身好学问却有心做官,只在国子学任教于。寿阳郡主大婚,圣人赐了一座府邸,允她建衙另居。想来,郡马萧故的名气不小,起码她在庄子上时就据说过这位青年才俊为求娶寿阳郡主而与家族断了关系的传奇事迹。后来她便会觉得,这个青年不通常说来,郡马萧故的名气不小,至少她在庄子上时就听说过这位青年才俊为求娶寿阳郡主而与家族断绝关系的传奇事迹。当时她便觉得,这个青年不一般。。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郡主府要设海鲜宴了,猜猜谁会来?》精选

郡马乃兰陵望族萧氏子弟,一身好学问却无心为官,只在国子学任教。寿阳郡主大婚,圣人赐了一座府邸,允她开府另居。

说来,郡马萧故的名气不小,至少她在庄子上时就听说过这位青年才俊为求娶寿阳郡主而与家族断绝关系的传奇事迹。当时她便觉得,这个青年不一般。

寿阳郡主的府邸规制与郡王同,正房一座,绿瓦朱漆,厢房两座,用的是筒瓦。与亲王府庄严华贵的风格不同,郡主府的风格更风流雅致。

纵然是一心惦记着帝王蟹大龙虾,她也还是被这里的景致给吸引。看得出,布置庭院的人很是用心……也很闲。

“东厢房收拾一间房出来。”还未等贴身的侍女询问,寿阳郡主已经安排好了柳夷光的住处。

这是将她当重要的客人相待了,她连呼“不可”,郡主也不为所动,强硬地让人将她的东西拿过去。

“你也不必将规矩挂在嘴边,规矩我比你懂。”寿阳郡主拿了靠枕半倚在榻上,还在小丸子的腰间绑了一根绳子,放任他在榻上爬来爬去,又让她找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说实话,你别看我现在人缘儿不错,但其实没什么姐妹缘,跟自家几个姐妹合不来,与帝都里的贵女合得来的也没几个。”

柳夷光既惶恐又觉得这种与同性说这些交心话的体验很是新奇,就好像,她们是闺蜜?

她的脚尖不由自主地晃了晃。

“我算是小姨母带大的,她无法无天,我自然是青出于蓝。也就是这几年收敛了许多。”寿阳郡主的脸上笑意渐浓,张扬明媚。

“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要你知道,我——兜你一个小丫头还是兜得住的!”

柳夷光惊讶得张开了嘴巴,寿阳郡主看得好笑。现在觉得,逗她也很好玩。

就这么说着闲话,时间过得很快。有侍女过来提醒郡马回了府,她们这才起身。郡主忙命人给她梳头。

侍女笑道:“郡主何必着慌,这几日郡主一回府就去看那些虾蟹。来得及梳妆。”

寿阳郡主大笑,对着柳夷光眨眼:“瞧我,将这事给忘了。一会儿便领你瞧瞧去。”

梳头发侍女技法精巧,许是知道郡主着急,梳的是简单的发髻,只插了一只钗。因要去厨房,柳夷光还是编了两根麻花辫。

不说倒罢了,已经提起来,她便心痒难耐。心里已经想出100种吃法。

“这东西用冰封着,也就看个稀奇。”寿阳郡主边走边同她说道:“郡马这些日子都在研究这东西怎么做,还每个头绪。你过去,给个建议也好。”

柳夷光兴奋道:“我先要了解您二位的口味,再来研究做法。”她其实是想先看过食材之后

高兴得连自称变了都没有察觉。

虾蟹放在冰窖中保存,郡主府里的冰窖挖得很深,越下层越冷,因郡马要看,现在都搬到了上层。她们进去时都披上了厚斗篷,仍感觉到凉气上涌。

“敏敏,你怎么也过来了?”

寿阳郡主牵着柳夷光的手,领她上前。“我这位小友想来瞧瞧你弄回来的这些宝贝,今儿可琢磨出做法没有?”

萧故扼腕长叹,“已经请了几位名厨来看过,他们都说没见过,无从下手。”

柳夷光的眼睛都看直了,帝王蟹是冰冻着的,但大龙虾还活着。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龙虾刺身,想到大龙虾爽滑Q弹的口感,一口咬下去肯定很过瘾。帝王蟹就可以做一个原滋原味的蟹煲。

除了这两样宝贝,还有其他的惊喜——满满一桶生蚝及满满一桶扇贝。都是货真价实的海货,比她的海带不知道要高出几个段位了。对喜欢海鲜又很久没有吃到的人来说,现在这个场景无异于到了仙境。

“阿柳,”寿阳郡主见她对着像大蜘蛛一样丑陋的大螃蟹流着口水,扶额道:“你可有想法了?”

太有了好吗?!

柳夷光残存的理智让她说出的话还算谦虚:“可以一试。”

听她这么说,萧故才将视线转到了她的身上,只见这个被寿阳郡主称为“小友”的姑娘,年岁不大,且肤白貌美,并不像常出入膳堂的样子。但她说出“可以一试”时,显然胸有成竹。

“如此甚好。”寿阳郡主拍了拍手,过去挽着萧故的手臂,撒娇道:“不如明日设海鲜宴,请父王母后来府中一聚。”

萧故俊秀蓦地一红,半晌才说出话来:“听你的就是。”

冷不丁被喂了一口狗粮,柳夷光露出老姨母般的微笑,想着寿阳郡主说的海鲜宴,精神为之一振,“那我稍后拟个单子出来,今晚就将要用的材料都备好。”

即便只是设的家宴,该有的环节也不能少。

寿阳郡主听她说得热闹,想了想,郡主府有些时日没有热闹过了,便也起了兴致,“正好府中舞姬排了新舞,明日好生热闹热闹。”

萧故见她二人已经边说边往外走了,他便跟在了后头,颇为吃味地瞧着寿阳郡主。随身伺候的人都咬着唇暗自发笑。

“罢了,我还是先去书房看会儿书。”萧故眼巴巴瞅着寿阳郡主,不过是想插句话。不成想郡主爽快说道:“也好,我和阿柳还有许多事情要商量。”又对伺候的侍女道:“吩咐膳堂,将郡马的晚膳送到书房。”

萧故微微张开嘴,模样呆呆愣愣的。是个人都能看出萧郡马的心碎成了渣渣。除了他的好娘子。

萧故带着一丝无奈地笑了笑,脚步迟疑地朝书房的方向走,一边走还一边着人打听这个阿柳的来历。

柳夷光自己也是个迟钝的,还不知道自己当了电灯泡,还乐滋滋地给海鲜宴出谋划策。“我曾看书中说,琴音包罗万象,山川,小溪,云巅,星河,若有人能奏出海之波澜壮阔,佐以海鲜珍馐,倒也是极风雅之事。”

“你这注意好。”寿阳郡主乐道:“我倒认识一位抚琴的高手,就连郡马也夸赞过他的琴音如山之巍巍,又如海之壮阔。明日让郡马请他过府便是了。”

寿阳郡主说得这样轻松,想来这位大音乐家并不难请。柳夷光便没有问这位琴师的姓名,反正明儿能见到,她也能受一把“阳春白雪”的熏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