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抢人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09

寿阳郡主有一点儿动心,可瞧着她这“散财童子”的劲儿又有些憋闷。她这又大方劲儿貌似与小姨母如出一辙。“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一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了,东西也可以给回去,虽然方子肯定不行啊。”她有些怅惘,阿柳而如今而已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东西可以给出去,但是方子绝对不行。”她有些怅然,阿柳如今只是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就怕她像小姨母一样,想要“自由”。。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抢人》精选

寿阳郡主有一点心动,可瞧着她这“散财童子”的劲儿又有些气闷。她这大方劲儿倒是与小姨母如出一辙。

“行,我承你这个情。”寿阳郡主点点她的额头:“记住了,东西可以给出去,但是方子绝对不行。”她有些怅然,阿柳如今只是奴身,一辈子养在王府里也能安然。就怕她像小姨母一样,想要“自由”。

柳夷光也承了她这个情,决定不再胡乱散方子出去。

“栗荴散是晚上睡觉前用的,用之前得用热水散发的热气蒸脸,感觉到脸上皮肤舒展开来之后,再涂上一层栗荴散,一刻钟之后洗净,抹上沤子方香膏。”柳夷光将印着“栗荴散”的瓷瓶捡了几个出来,一并告知了用法。

既然寿阳郡主这里都给了,自然也要留下一些给端亲王妃。

寿阳郡主留下来吃午膳,竟也让她同席而坐。经过几轮洗礼之后的柳夷光已经很能坦然用餐了。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坦然。来自四面八方的“眼角余光”仍给了她不小的压力。

餐毕,端亲王妃午睡,寿阳郡主要饭后百步走,拉着她逛花园去了。

孟秋瓜月,已经过了花期,凤仙花开得正好。红的粉的开了一路,很是惹眼。

“还是锦园凤仙花开得好看。”寿阳郡主随手掐了一朵,拿在手上碾碎了,红色的花汁染红了指尖。身后的人立刻拿了手巾出来,帮她擦拭干净。“小姨母以前教我用凤仙花染指甲,像胭脂一样的颜色,好看极了。”

每次旁人提到十一娘,柳夷光都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或许是出于一种本能的自保,她不太愿意过多了解这个人。

与凤仙花相比,池塘里的荷花显得落寞多了,此时荷花也已经过了花季,荷塘里的花所剩不多,倒是莲蓬长得好生诱人。

池塘里有一叶扁舟,柳夷光眼睛一亮。又听寿阳郡主道:“你也喜欢荷花?种一池的荷花也是小姨母的主意呢。”

额,柳夷光流下一滴冷汗,“奴婢对花花草草可不感兴趣,只对能吃的东西有兴趣。这会儿的莲子有些老了,不过用来做莲子羹最合适不过。”

寿阳郡主哑然失笑,点了点她的额头,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待会儿让人采些罢。”

“那就多谢郡主则个,奴婢还有一道做莲子羹的方子,养颜滋阴,最好不过。”阳城新鲜的莲子太难得了,莲子羹她有许久没做,现在得了新鲜的食材,心里高兴得很。

寿阳郡主被她气消了,得,今儿同他说的算是白说了。以后还得给她看紧了,不然像她这么大方下去,指不定出什么事儿。

午间还是热,她们在花园长廊里走了会儿,到了徐风亭坐下,凭栏喂鱼。

远远地听到少女清越的笑声传来,笑声渐近,寿阳郡主将鱼饵放到一边,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情。立着的侍女立刻放下了亭中的帷幔,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不速之客止步。

可偏偏来人不管不顾,掀了帷幔就进来了。

“听闻大姐姐回府,妹妹们特来相陪。”

不速之客是府中的六姑娘和七姑娘,率先开口的,是性子爽利的六姑娘。

寿阳郡主美目微垂,掩盖住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尚且说得上优雅端庄的笑容,很有长姐风范地回道:“难为你们惦记了。”

“怎么没见着昀哥儿,这才数日不见,我都想他想得厉害。”六姑娘不在乎寿阳郡主的疏离,仍亲亲热热地说着,也给长姐挑了刺,出了门的姑娘,隔三差五的回来。

两位姑娘还站着,坐着的柳夷光压力倍增,尤其是她们姐妹正在斗法,指不定待会儿火就烧到了她这里。

果不其然,七姑娘突然道:“这不是四哥那儿新来的丫头嘛。”

柳夷光微微一笑,起身行礼落落大方地回道:“奴婢阿柳,见过六姑娘、七姑娘。”偷偷看了一眼寿阳郡主的脸色,于是又款款地坐了回去。

她都坐了,寿阳郡主也没有要两位姑娘坐下来的意思。六姑娘拉着七姑娘的手,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

寿阳郡主身边的侍女鬓角的青筋重重一跳,心也沉了下去。这人还没来得及拦呢,她们就闯了进来,瞧郡主的脸色不好,问个好走就是了,偏偏还不识趣留着这儿膈应人。恐怕待会儿回了府,又免不了一顿排揎。原本还有些羡慕阿柳好命,但瞧着她现在左右为难的模样,又觉得做个不打眼的侍女也挺好。

“阿柳姑娘今儿做了一道什么点心?府里都传开了,称赞阿柳手艺了得呢。”七姑娘似乎对柳夷光特别感兴趣,也不去讨好长姐,倒时时刻刻都将话题往她身上引。

柳夷光听了,只觉得诧异,祁岩院子里怎么一点事儿都藏不住,之前她生病的事情也是,这次不过是做了一道点心,竟然也弄得人尽皆知。

这可能就是她资历太浅,不清楚王府旧事,祁岩是王府未来的接班人,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他这院子。端亲王妃肃清过几次,然而也禁不住旁人打听,索性祁岩也不藏着掖着了,要紧事都只有身边的小厮知道,后院的事索性撂开了。谁愿意打听就打听。不过,能打听到的,都是从端亲王妃指缝里漏出去的罢了。

六姑娘补充道:“听说是叫金丝枣糕,对不对?”

柳夷光点头:“两位姑娘说得不错,是做了这么一道点心。”瞧着两位姑娘企盼的眼神,她只能装傻充愣,并没有给出什么“承蒙不弃,以后做给二位姑娘尝尝”的承诺。

七姑娘的颇为失望,又不可能朝一个奴婢讨吃食,说出去要丢死人了。

六姑娘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明日,我邀了几位贵女来府中作客。我瞧着众人将这点心说得这样好,也想让一众贵女尝尝鲜。”

不等柳夷光说话,寿阳郡主就接了话头,“真真不巧,我今日要接了阿柳去我府上待几日。”

“是么?”六姑娘眼睛微眯,毕竟还是年轻,藏不住情绪。“姐姐该不会是听说我要用她,故意跟我抢人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