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笑话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06

“据说了吗?聆风院那个新来的奴婢病了,王妃请了胡御医去给她看病时。那是个什么玩意儿,竟也配让御医来给她看病时。”六姑娘扯着帕子,帕子上绣着的水仙花都扯变了形。七姑娘瞧她气得那样儿,非常诧异:“但是是个奴才罢了,你还真就将她当一回事儿。再得王妃喜七姑娘瞧她气得那样儿,十分不解:“不过是个奴才罢了,你还真就将她当一回事儿。再得王妃喜欢又如何呢,顶了天也只能是个妾。”。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笑话》精选

“听说了吗?聆风院那个新来的奴婢病了,王妃请了胡太医去给她看病。那是个什么玩意儿,竟也配让御医来给她看病。”六姑娘扯着帕子,帕子上绣着的水仙花都扯变了形。

七姑娘瞧她气得那样儿,十分不解:“不过是个奴才罢了,你还真就将她当一回事儿。再得王妃喜欢又如何呢,顶了天也只能是个妾。”

快到了福荣堂,两人便不说话,调整了仪态表情,各怀心事地走着。

今日福荣堂格外热闹,连向来病弱的九姑娘都不曾告假。

看着满屋子来请安的人,王妃还有些纳闷儿,她本就苦夏,虽说七月流火,天气慢慢凉爽了,可见到一屋子的人,仍会觉得烦躁。

直到有人将话头引到了聆风院。

“方才路过聆风院,闻到一股子药味儿,莫不是四哥哥伤了风?现在这天越来越凉了,母后也要多多爱惜身体。”九姑娘将将十岁,打小就身子弱,都是靠药养着的。早几年王妃就已经免了她的请安,偏偏又是个知礼的人,只要下得来床,必然会往福荣堂走一遭。

王妃含笑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个孝顺的。”再无旁的话。

九姑娘的生母婉夫人半搂着她,手掌在她身上轻轻拍着,流出几滴泪:“你倒是个实心的,自个儿身子不好,还关心着你四哥哥。哎,昨儿胡太医过府,竟没能让他给你瞧瞧病。”

在座的人俱是一惊,纷纷看起好戏来。

听听她这说的什么话,王妃的眼眸微冷,面上的笑意不减。“我说今儿怎么人到得这样齐?原来都是来兴师问罪的。”

一时之间,想着看热闹的人都低下了头。

婉夫人的一滴泪挂在脸庞上,呐呐地想要解释,王妃讽刺一笑,又继续说道:“你们都年轻,大约是没有听说柳晏飞,想来你们既然能打听出昨儿聆风院请了胡太医来,居然没有人打听着为何一个婢女会能得此殊荣。”

在座的各位,脸上都没有了光彩,要是能打听出来,今儿还会来这里套消息吗?府中的老人,多半是王妃带过来的以及早年跟随王爷的,嘴巴最紧。

“好了,都不用在这里伺候着了,都散了罢。”王妃揉了揉额头,让妙音扶着,回了卧房。

九姑娘本就苍白的脸色就更白了,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妙语瞧见了,唤了一个身强力壮的婆子来,将她抱着出去了。婉夫人跟在后头抹眼泪。

待人都走了,王妃又换了身华丽些的衣衫,往宫里去了。

她从来不相信巧合,一次巧合可以说是缘分,太多的巧合在一起,那么不得不考虑背后的隐情。

阿柳到底是不是十一娘的女儿?如果是,当年她又是如何逃走的?又如何将女儿交给了晏飞?

她的心底生出了一丝希冀,或许十一娘,她还活着。想到这里,她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宫,将发现告诉娘子。

皇后这些日子被大长公主烦得不行,自睿王让人将吴立习关入了刑部大牢,大公主每日都要来延福宫哭诉,宫门一开就来,宵禁前才走。实在闹腾得让人受不住了,可对方又是长辈,少不得要多些耐心。接到端亲王妃的帖子,她才舒坦了些。

才刚进延福宫的宫门呢,就听到哭嚎声,端亲王妃苦笑,看来挑的不是时候。收拾吴立习,祁岩也有份,这段时间,都是想办法躲着不见吴家的人。她这一来,还真是“自投罗网”。

照她来看,吴立习这样的孩子就是惯得太过,就是欠收拾。但是,看大长公主哭得实在可怜,又不落忍,跟着皇后劝慰了几句。大长公主哭累了,皇后又让人服侍着到偏殿休息。这才清净了。

“暑气未消,你怎么舍得出门了?”一边嗔怪,一边命人搬冰盆过来。

端亲王妃娇憨地笑笑:“还是阿嫂待我好,你也知道我那府里也是一摊子事儿。”

话了些家常,吐了吐槽各家后院里的奇葩,端亲王妃又要了一次茶,皇后便知道她有要事相谈,屏退了左右。

“这次岩儿从庄子回来,带回来晏飞的女儿,那小丫头,长得跟十一娘一模一样。”

皇后听了一惊:“你说什么?”

“我也不敢相信。”端亲王妃愣了愣神,“看着她,就跟看着十一娘一样。”

皇后沉吟了片刻,问道:“你说的那小丫头,可是唤做阿柳?”

端亲王妃颔首,“旁人倒都是这么唤她。”

“哎,”皇后既高兴又有点儿失望,好不容易听说儿子待一个小女子与众不同,她还挺高兴的。如果这小女子是十一娘的女儿,曜儿待她特别,必定不是因为动了男女之情。这臭小子,既然已经有了线索,为什么都没有同她禀报一声,这哪儿是儿子,简直就是冤家。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寻十一娘的消息,总算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便将这事儿交给曜儿去办。”皇后揉了揉自己的心窝子,很是神伤。

端亲王妃急忙问道:“如此说来,阿柳真的十一娘的女儿了?那十一娘呢,她还好吗?”

皇后没有回答她,反而站起身唤人:“来人,去将睿王给我叫过来。”

端亲王妃:……

心里却在偷笑,木兰姐姐的脾气这辈子怕是改不了了。

皇后一直在屋内转着圈,绕得她头晕:“阿嫂,稍安勿躁,睿王是个可靠的,你就别急了。”

皇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是瞧着他长大的,你还不知道,他的主意大着呢。”

“要不怎么都说孩子都是来讨债的,昨儿阿柳病了,我家那个魔星偏让人请胡太医给诊治,今个满府的人都想来瞧笑话。气得我肝疼。”

“看来这么多年你府中的那些人也都没什么长进,想看你笑话?恐怕这才是笑话呢。”皇后开怀大笑,忍不住又同少时一样,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

揉过之后,两人俱是一愣,很是怅然。少了十一娘,果然很寂寞,很寂寞。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