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章 眼缘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04

站了约一刻钟,仙音出,让她二人进去叩见王妃。柳夷光不怵权贵,而已一进去就被围观群众的人上下打量着,也不是很很舒服。“婢子给王妃请安。”说罢,二人双双跪下在地,行了一个大礼。见她们行动间不算有规矩,王妃很不满意,“哪一个是晏飞的丫头?回来让我瞅瞅。”被柳夷光不怵权贵,只是一进来就被围观的人打量着,不是很舒服。。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眼缘》精选

站了约一刻钟,妙音出来,让她二人进去拜见王妃。

柳夷光不怵权贵,只是一进来就被围观的人打量着,不是很舒服。

“奴婢给王妃请安。”说罢,二人双双跪倒在地,行了一个大礼。

见她们行动间还算有规矩,王妃比较满意,“哪一个是晏飞的丫头?过来让我瞧瞧。”

被点名,柳夷光不急不缓地应了一声,然后起身往前踏了一小步。王妃忽而笑道:“丫头,抬起头来,再过来些。”说着朝身边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妙音得到暗示,过去牵着柳夷光的手,将她带到王妃面前。

王妃的声音温和带着一丝慵懒,听着很是熨帖。她抬起来,看向王妃。

她们同时愣住了。

端亲王妃居然长得神似赵雅芝,她的童年女神啊,这个世界太玄幻,她甚至想揉揉眼睛。

“十一娘?”这怎么可能呢?王妃晃过神来,压住心中疑虑,尽量用平和的声音同她说道:“好个标致的小丫头,叫什么名字?”一边说,一边抓住了柳夷光的手。

“回王妃,奴婢柳夷光。”她能感觉到王妃似乎将她认错成了什么人,这剧情实在狗血。不过能被童年女神拉着小手,这感觉还不赖。

“夷光,夷光,这名儿好听。”

在场的都是心思活络的,见王妃很是喜欢新来的丫头,嘴甜的三娘子祁唯安便凑趣道:“传说中那位大美人儿西施就唤做夷光,这小丫头,倒颇有西子风采,是个美人胚子,也不算辱没了这名儿。”

满屋子的人都跟着笑起了,唯王妃没有笑。眼睛仍不错地瞧着她,怀念的、欢喜的、疑惑的复杂眼神,让柳夷光生出了不太好的想法。

难道女神隐藏属性是百合?她的头皮有点发麻。只能看着王妃傻乎乎的笑,她还是头一次碰上她笑了对方却像是要哭了的场景。

妙音更是惊愕,王妃从未如此失态过。

“阿柳这是得了王妃的眼缘了。”

听到妙音的提醒,王妃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珍珠身上,手却舍不得松开,“你唤何名?”

珍珠一直跪着,也不敢抬头看,听到王妃问话,有些紧张,“奴婢王珍珠。”

王妃的记性好,双柳庄多半都是端亲王旧仆,上了几回战场剩下的本就不多,一听这姓便知是谁家的丫头了。也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原来是春贵家的丫头,起身吧。”

珍珠听得王妃说出她阿爹的名字,心中已是惊喜万分了。

在场之人可都不傻,听得出来王妃对这个叫珍珠的小丫头不是很上心,注意力自然都集中到柳夷光身上了。脑洞大的,已经脑补了几场伦理大戏。这小丫头不论是相貌还是气度可都不像是泥腿子出身,莫不是这丫头的出身有什么内情?毕竟王爷年轻时经常在边疆战场……

“岩儿怕是要留在宫里用膳了,你们先行退下,各自回去用膳罢。”

众人绝倒,大伙儿从早上在这儿等到现在,已经准备好在此用膳了,您老人家却又将大家给打发了?但王妃已经开口尊口,大伙儿还能赖在这儿不走不成?悻悻然而去。出了门子,便都开始交流八卦心得。

“瞧见没有,王妃瞧着那小丫头的眼神不对呀!”

“除非瞎了才瞧不见呢!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来历。”

“双柳庄出来的,王爷的老部下啊,呵呵……”

当然,此刻柳夷光尚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王府论坛的热搜,一心一意地思考着女神和自己前世今生有何纠葛。

新桃和新竹觉得此刻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人是自己带来的,何况还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将她独自扔在王妃这儿,不走吧,王妃已经下了逐客令。

妙音见她二人面有为难之色,偷偷瞧了瞧王妃的脸色,见她只顾着看柳夷光,旁的都不在意,便同她们说:“你们先带着珍珠回聆风院,用完膳再过来。”言下之意,就是要留下阿柳在这里了。

新桃抿抿嘴唇,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

妙音权当没看出她不开心,将她们送出了门。妙语安排茶水去了,这会儿回来,不成想人都散了。

“这是怎么了?世子爷今儿不回府了?”太后钟爱祁岩,时常留宿,也不算稀罕事儿。只是大伙儿可都盼了一天呢。

妙音摇头:“哪儿呢,不过是王妃想同阿柳说说话,让他们都散了。”

“阿柳?不就是世子从庄子上带回来的丫头么?王妃同她说什么话。”

妙音瞪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我上哪儿知道去!

要说柳夷光的心态是真的好,撑过了复杂的目光,又面对着她柔情似水的目光,她完全平静了下来,好像就算王妃现在告诉她,自己其实是祁岩同母异父的兄妹她都不会吓掉下巴了。

“我听她们都唤你阿柳?倒是很亲切。”王妃怕她拘束,声音都是温温柔柔的。

“回王妃,是呢。婢子的诨名多着呐,旁人爱叫啥叫啥,婢子只要知道她们唤的是自己就成。”

王妃听了她的话,掩唇而笑。她这一笑不要紧,柳夷光的小心脏还有点儿受不住,童年女神的魅力不要太大!

柳夷光自认为不是一个城府深的人,也不认为自己的心眼儿能比深耕宅斗领域二十多年的王妃要多。便打定主意在她的面前,还是放乖巧些,若是能抱上王妃的大腿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即使祁岩想要整她,也还有王妃可以撑腰。

她可没有忘掉祁岩最初将她拐进王府的目的!眼看着失去了睿王那条粗腿,就更不能放过王妃的大腿了。

王妃问什么,她便答什么,将自己的家庭情况和这些年的生活状况都交了底,反正不说,王妃自己也鞥呢打听得到,她故意说得真诚而不失幽默,。同她阿娘说的一样,她若是诚信想要哄谁高兴,保准一哄一个准儿。王妃很高兴,她预计不要多久,就能抱上大腿了。

“奴婢小时候就喜欢研究食事,听说世子说起过王妃您苦夏,现在天儿还热着呐,不如婢子给您做些消暑的吃食来?”

王妃听了,笑道:“不着急,今日你也累了,歇息几日再做不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