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五章 收拾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02

柳夷光为不能够收徒而倍感一点遗憾,技多不压身,将来她回去游历四方,懂些医术极有裨益。祁曜瞥了她的背影几眼,目光清幽,么是因李家二公子的事情不快?想起上一次在山中,她痛揍李府下人的模样也不是很猖狂么,这一次但是闹上一闹就蔫儿了?这一次出徒很顺利地,阳城知府、郡祁曜瞥了她的背影一眼,目光幽静,难道是因李家二公子的事情不快?想到上次在山中,她痛打李府下人的模样不是很嚣张么,这次不过闹上一闹就蔫儿了?。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收拾》精选

柳夷光为不能拜师而感到遗憾,技多不压身,日后她出去游历,懂些医术极有裨益。

祁曜瞥了她的背影一眼,目光幽静,难道是因李家二公子的事情不快?想到上次在山中,她痛打李府下人的模样不是很嚣张么,这次不过闹上一闹就蔫儿了?

这次出师很顺利,阳城知府、郡守皆已经被擒拿,现已在押送回帝都的途中,他们明日亦要归朝,走之前,给她解决这一桩麻烦便是了,毕竟这次能这般迅速的查获私盐案,她居功至伟。

新竹也发觉到她心事重重,安慰她道:“世子回来正好可以给你做主,明儿我们就启程回帝都了,日后远着那人也就没事了。”

柳夷光哑然,突然反应过来:“明日就启程?怎么快?”

被她这样一惊一乍地吓了一跳,新竹轻轻拧了她一把:“可不是,我都唬了一跳,想来这些天世子也在庄子上待腻了。现下我们就要收拾东西,你可不要躲懒。”

看来新竹并不知道他家世子是带着公务来的,也是,纨绔么,哪里会有什么公务在身。

匆匆用过餐,新竹还真的差遣她收拾东西。一手拎着四个大包袱往外走,引得旁人都驻足观看。

惦记着她“一包之恩”的丰南踢了一个看热闹的小厮一脚,骂道:“缺心少肺的东西,这么多人在这儿看人家小姑娘搬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搭把手。”

“不用不用,我可以的。”

话毕,就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柳夷光惊喜地叫道:“三哥!”柳晋勤走到她面前,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却没有接她手中的东西。她立刻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三哥最狡诈,每次都趁她腾不出手的时候动她的发型。

旁人这才知道他们是兄妹,起哄道:“那以后便能常常吃到肉包子了!”

柳晋勤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肉包子,却猜到她的手艺又招揽了一批拥趸。

“去去去,知道吃肉包子却不知道帮忙,谁还给你们做?”丰南可是瞧得真真的,这小丫头在世子和睿王跟前很是得脸,指不定以后就是半个主子,卖个好也不吃亏。

柳夷光可不跟他们在这贫,拎着东西放到马车上,脚不停歇地往马车上搬东西,倒让那些搬了几趟就喘不过气来的男子都自愧弗如。

新竹几个瞧着她大气也不喘一口的模样,表情都甚是奇怪。她这一身蛮力同她的长相实在差异过于悬殊,这回她们的心境出奇一致:可怜这一张美人皮!

因她的努力,还不到傍晚东西便都收拾好。闲下来,心开始慌了。这些时日,虽说着去帝都去帝都,实则没有太真实的感觉,可是将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马车上,她才真的有一种这回是真的要走了的感觉。

祁岩瞧着她似丢了魂,招手唤她过来。

“你的东西可收拾好了?”

“回世子,已经收拾好了。”

她模样还算乖巧,又听新竹说这些日子她很是听话,老实地待在庄子里,心一软便说:“明儿可就走了,今晚许你回去住一晚,同家人话别。”

柳夷光惊喜万分,她正愁怎么同他说情回去一趟。她养得小母鸡大肥鸭后事还未交代呢。

“多谢世子。”喜笑颜开的样子还有几分童趣。

祁岩微微一笑,他第一次离家同师父去游学时,年纪同她现在差不多大,当时只想着第一次出远门有多好玩,不知多少高兴,可一上了马车,便生出了不舍。

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日难。虽说她是王府的奴婢,王府算是她的根儿,但他懂得故土的含义。

她兴高采烈地准备出去,新桃可见不惯她这般得意,撇过脸不去看她。心道:也就忍一个晚上,待回了王府,看你还能如此张狂?

祁岩起身喊住她:“等等,我也还有些事情要同柳管家商议。”

没办法,柳夷光只停住脚步,等这位大爷走到前面,才紧跟着新桃随侍左右。

柳家很是热闹,听到有人通报世子来了,柳管家和柳大娘连忙出门迎接。

柳夷光眼尖,看到了王大娘和王珍珠,真是恨不得立刻带着祁岩转身离开。

表小姐,对不住了!

毁人姻缘是要天打雷劈的,若是因她今日的行为,致使祁岩与他表妹生了罅隙,那她可真要抬不起头了!

天可怜见,她是真的鄙视拉皮条这个行当!

心中正百转千回,便听到王大娘的声音:“这就是端亲王世子?乖乖,长得可真俊!奴婢王秦氏,拜见主子!”

前半段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一个农妇的不朴实无华的夸赞,后半段规规矩矩地行了大礼。让人不至于觉得讨厌。

“奴婢珍珠,拜见世子,世子晚安。”她几乎是捏着嗓子在说话,那气息柔媚入骨,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在加上盈盈下拜的身段,极其柔软,她一个女孩儿看了,都怕伤了她的腰身。

何况他这个自诩怜香惜玉的风流纨绔。

新桃一口贝齿都要咬碎了,脸上的表情却还是端庄的。

祁岩用扇子在手中敲了敲,柔声道:“无需多礼,起身吧。”说些还特意多看了珍珠两眼。

柳大娘暗恨,却也没法子,这种铁了心要把闺女往世子床上送的,她能怎么办?她从来不已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

柳管家自然知道世子过来一趟并非无事,便对祁岩道:“世子这边请。”

祁岩示意她们俩不用跟着,她自然乐得自在。

柳大娘很是热情招待新桃进屋里坐,新桃也想探探这个姓王的有什么想法,便也很是亲热地挽着柳大娘的手。“柳大娘,我们明儿就要启程回帝都了,现下是特意来向您辞行的。多谢您这些时日的招待。”

“呵呵,哪里哪里,新桃姑娘客气了。”柳大娘话都没说完,王大娘便接过话头:“柳家姐姐,这位就是世子院子里的大丫头吧?瞧瞧这一身气度,到底是比我们乡下人要强多了!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姐儿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