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长生志异 晚唐浮生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回到初唐当神仙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一章 关心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3:00

小五张着嘴巴,目瞪口呆,捂着荷包,很是肉痛:“珍珠姐姐,我去找个荷包给你装出来。”说着便跑了回去。柳夷光对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看他眼泪都要下去了,但是信守承诺承诺,明天再给他补上。厨房里只余下她们两个,柳夷光左手端着饭盆,左手拿着锅巴,嚼得眉飞厨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个,柳夷光一手端着饭盆,一手拿着锅巴,嚼得眉飞色舞,旁若无人。锅巴乃是天然的美食,越嚼越香。。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关心》精选

小五张着嘴巴,目瞪口呆,捂着荷包,很是肉痛:“珍珠姐姐,我去找个荷包给你装起来。”说完便跑了出去。柳夷光对着他的背影笑着摇头,看他眼泪都要下来了,还是信守承诺,明日再给他补上。

厨房里只剩下她们两个,柳夷光一手端着饭盆,一手拿着锅巴,嚼得眉飞色舞,旁若无人。锅巴乃是天然的美食,越嚼越香。

珍珠捂着嘴,轻笑道:“你倒还和小时候一样,见着吃的,便什么都不顾了。”

柳夷光抿抿嘴,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王珍珠知道她不爱说话,便自顾自地说道:“我们打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虽性子冷僻却是最心正不过的一个人。”

柳夷光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要耍什么花招。

王珍珠咬着唇笑开了,她正经算不得什么美人儿,只是这一笑,却妍丽非常,夏花绽放一般。

“实话同你说了吧。我喜欢世子。我想去做他的丫鬟。”

柳夷光更加惊讶了,一是惊讶她竟会同自己剖露心声,二是惊讶近日总有人同她说这些私密话题。

看到她惊呆了的模样,王珍珠反而有些羞涩,但仍坚持道:“我第一次瞧见世子,眼里就再也没有旁人了。我求你帮我这一次。”

柳夷光呐呐道:“你的心思你阿娘可知道?”

“自然知道。”王珍珠脸色通红:“我阿娘还说我是个有造化的。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想跟在世子身边。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

柳夷光只觉得悲哀,一个奴婢若生了这样的心思,恐怕离悲剧不远了。可是看着她明媚动人的模样,也不太想泼她冷水。

“求我也没用,我在世子面前也说不上话。”她这可是句大实话,除了有幸同他一起用膳,其他时候,她可是很规矩的,从不主动与他说什么。为了一个她不怎么喜欢人去求他,绝无可能!

王珍珠面色有些失望,却没有退却,只说道:“阿柳,求你帮我这一次。就帮我这一次。以后我们进了王府,也好有个照应。”

她若真是与她同龄,听到她这样的哀求,指不定真的会心软。

可她不是。既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不想毁了她一生。

“阿柳,你也不甘心在这个庄子里蹉跎一生吧?”王珍珠的眼中闪烁出奇异的光来:“我不甘心听天由命,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子子孙孙过着一样的日子。我知道世子怎么会娶我呢?可是只要能亲近他,哪怕一刻我也知足了。”

她从前便极反感恋爱脑,一旦陷入了爱情,智商全部喂狗。奇怪的是,她看到他的眼神,听着她的话,却英雄相惜之情。

从某种意义来看,她们都是想逃离命运束缚的人。

她虽怜惜,这个忙她却不想帮。

瞧着她似乎有所松动,王珍珠又说道:“我也不需要你帮我说项,只求你帮我引荐一番,只要世子见了我,我自会想办法让世子带我回王府。”

“你可知道王府并非你想的那样美好,王府的女子,你单瞧着新桃和新竹,她们的容貌、气度、学识都不是我们这些乡下女子可以比拟的。更不要说帝都闺阁里的小姐们了。”柳夷光认真地看着她:“他终究是会娶妻的。”

王珍珠笑了笑,笑容有些怅然:“我自然知道他会娶妻。”

柳夷光厌恶地皱皱眉,又考虑到民情如此,压抑住心中烦闷道:“我可以找机会让你能见他一面,但是能不能成就靠你自己了。话说在前头,以后进了王府,我们还做陌生人。我会当做不认识你,你也别说认识我。”

王珍珠不知道她既然答应了帮忙又为何要与自己划清界限。但只要她肯帮忙,她已经感激不尽。

王珍珠面带喜色地离开,柳夷光看了一眼已经凉了的锅巴没有了胃口。

忽而有些同情祁岩,一个长得好俊朗,有钱又有权的美少年,就像是一块肥肉,谁见了都想咬一口。也不怪他如今自恋成魔。

她可不想再被王大娘牵绊住,留了一张字条便回了主院。

新竹见了她,双手叉腰道:“你还知道回呢!不是说了让你不要乱跑吗?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偷溜了。”

这还是新竹第一次待她如此严厉,她心中有愧,连忙道歉。新竹也不好说什么,只让她在耳房待着,扔了针线给她,道:“今日起,你便待在这里好好地干活,做些荷包出来留待中秋用。”

柳夷光张了张嘴,想要求情,但见她神色严肃,不容拒绝的样子,也不敢说出口了。

听话地拿着针线盒盘腿坐在塌上,开始做着她最讨厌的针线活。

她这可是耍金刀舞铜勺的手,如何拿得了绣花针?

新竹见她笨拙地穿针引线,看得都要呆了。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啊,拿着针线的模样就是温柔可人。瞧着这样的美景,便是什么气也消了。

新竹也拿着针线过来,同她一起做着,有时也指点一二。

“新竹姐姐,世子可定亲了?”

新竹还是第一次听她打听世子的事情,便笑道:“自然已经定了亲。”

柳夷光眼神闪烁,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不早一点打听清楚!世子都这个年岁了,定了亲也很正常。

新竹手顿了顿:“世子与表小姐从小便定了亲,只是表小姐年岁还小,恐怕还要过几年才入府呢。”

原来是表亲,又是一阵头皮发麻。

他竟定了亲,那她应承了珍珠的事情只能作罢。

“那周先生应该也定了亲吧?”不过是为了让自己不再去想珍珠地事,随便找个话题聊聊罢了。

新竹声音冷淡多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阿柳,你不觉得自己太关心睿王了吗?”

不可以吗?她茫然地看着新竹:“我不过随口问问。”

“你若只是随口问问,我便告诉你,他没有定亲。”新竹很是认真地观察着她的神色,停到这个消息,她似乎也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难道真的只是随口问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