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我打造了旧日支配者神话 道祖是克苏鲁 贫僧不想当影帝 战地摄影师手札 弃宇宙 这个北宋有点怪 绝代神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从大学教师开始 洪主 太乙 神话版三国 稳住别浪 人族镇守使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一章 早膳

发布时间:2022-05-15 07:32:52

怕打搅到新竹,她便在耳房凑合了一晚。第二日早晨,她早地准时起床,简单的地梳洗打扮,随时随刻准备好听命听候。“阿柳,你的手好些了么?”新竹见她梳洗打扮好,极非常干净利落非常干净的样子,心下非常不满意。柳夷光客套地回道:“幸亏了姐姐的药膏,了好了。昨日便也可以办差,姐姐虽然安排好次日清晨,她早早地起床,简单地梳洗,随时准备听候差遣。。

>>>《素衣锦食》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早膳》精选

怕打扰到新竹,她便在耳房将就了一晚。

次日清晨,她早早地起床,简单地梳洗,随时准备听候差遣。

“阿柳,你的手好些了么?”新竹见她梳洗好,极利落干净的样子,心下十分满意。

柳夷光客气地回道:“多亏了姐姐的药膏,已经好了。今日便可以当差,姐姐尽管安排差使便是。”

新竹便道:“阿柳同我就不必客气了。你我都是下人,哪有我给你安排差使的道理。世子的意思,是想你去厨房当差,日后你就与冯妈妈一处便是。”

世子的小厨房,负责采买的是史嬷嬷,负责掌勺的是冯妈妈,其他厨房杂役数名。此次出行,只有冯嬷嬷并两名杂役跟了过来,新竹给她们引荐之后便离开了。

“冯妈妈,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您尽管吩咐。”对待长辈,该有的礼数她是一点儿都不会缺。以后大家都是同事,她也想尽量地融洽关系。

“阿柳姑娘客气了,我们可不敢当。”冯妈妈皮笑肉不笑地说,手上的菜刀剁在砧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她不过笑笑,也是,自己这般空降过来,确实也不能服人。

作为一位大厨,厨房就是自己的战场,从小兵到将军,那都需要一步一步的来。

帮厨的是两年纪不大的小姑娘,长相普通。脸圆圆的叫桂圆,负责掌火;个子高挑的叫枣儿,负责摘菜洗菜。

两个小姑娘都看着冯妈妈的脸色行事,在新竹离开之后,都闷声不说话,权当没有她这个人。沉默地做着手头上的事。

她倒也落得清闲,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们忙碌。主院的厨房面积大,功能却并不及她自家的厨房。桂圆一个小丫头,要看管三四个小炉子,未免有些手忙脚乱。

“死丫头,笨手笨脚的。”冯妈妈见柳夷光在一旁看着热闹,又瞧见桂圆上不了台面的样子,给自己丢了脸,心火越发旺盛。

桂圆被她这么一骂,越发地慌乱了。

前世,她们这个年龄还都是孩子呐,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从灶台上拿了一把蒲扇,走到桂圆身边,指着自己面前的三个小炉子道:“这三个交给我看管吧。”

“不用你管。”桂圆鼓着已经很圆的腮帮子,瞪了她一眼,夺过她手中的蒲扇,两只手同时给炉子扇火。

罢了,也是她自己多事,她摸了摸鼻子,讪讪然走到了一边。

冯妈妈嘴角上扬,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过是会做一些山野小食,世子图个新鲜,还真想在这儿端起二等丫头的架子,若是世子当真想给她一个体面,怎会放她到小厨房来?

到了世子早膳的时辰,新竹过来传膳。

桂圆将燕窝粥装好,笑眯眯地给新竹提过去。“新竹姐姐,世子的膳食已经装好。”

这么看来,睿王和世子的膳食是分来开做的。他一个人的早膳居然如此繁复,十几个碗碟,也忒浪费了。

也不知道阿娘记不记得给小五做阳春面。想到这里,她的神情便厌厌的。

“阿柳,你同我一起过去罢。”新竹朝她招招手,她立刻迈着小碎步跑了过去,心里简直把新竹当成了小天使。

桂圆和枣儿眼巴巴地看着,不知多羡慕,若是在府里,想要见新桃姐姐新竹姐姐一面都难呢,到了庄子上倒是容易见着了,却也不怎么能说上话。

柳夷光主动过去拿饭盒,新竹拦住了她,不知从哪儿窜出一个小厮,对着她笑道:“这粗笨的东西哪需要你们小丫头拿,交给我便是。”

这小厮是世子身边的丰南,她隐约见过一次。以后三哥要跟随世子,还需要与世子身边的人打点好关系。她想要说些客气话来,又不知怎么开场,便只能露出一个感激的笑,露出明晃晃的八颗牙。

新竹拍拍她的手,小声提醒道:“笑不露齿。”

她偷偷地吐了吐舌头。心中忍不住感叹,新竹姑娘年岁不大,处事老成,又不缺乏小姑娘的娇俏,既稳重又贴心,简直太难得了。

新竹见她今日穿着一身鸭暖青的长衫,头上只別了一只净白的发簪,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阿柳,你就没有一件鲜亮点的衣衫?每次见你,都穿得灰扑扑的。”又指着她头上的发簪问:“这发簪也是连个雕花也无,是什么材质的?”

“我平日里都在厨房,穿鲜亮的衣服弄脏了心里怪不落忍的,我这身衣裳穿着舒服,脏了也看不大出来。不是很好吗?”她轻轻的抚着袖口,感受这洗了又洗的棉布柔软的触感。这样的触感,可比锦缎要舒服得多了。又抚了抚头上的发簪,眼神颇为得意:“这根发簪是我三哥用虎骨磨出来的。”自豪的语气颇有些孩子气。

这可是独一份儿,二哥第一猎到的老虎,虎皮被阿娘拿走做了褥子,虎骨她要拿走泡虎骨酒,二哥好不容易从她手里抢走了一根,在她三番五次的追讨之下,讨来的却是这根发簪。她一看便觉得喜欢。

新竹被唬了一跳,笑得很是勉强,心道:喜欢的东西都这般古怪,真是白瞎了这一副好容貌。平日里总听世子说什么美人在骨不在皮,从前她不懂,认识阿柳之后似乎有点懂了。

行至世子的房间门口,新桃先迎了出来,见到柳夷光的打扮,眉头轻蹙,凉凉道:“府中奴婢,衣着皆有定制,你一个二等丫头,衣着如此寒酸也是给聆风院丢人,日后回了王府,要按规矩来。”

“新桃姐姐教训得是,是我考虑不周。”人在屋檐下,该低头时还是该低头。

新桃哑然,也觉得没有意思,将餐盒接了过去,对她道:“进来吧。”

昨儿只是在耳房待着,这算是她第一次进世子的房间。和她想的一样,这是个骚包的世子。也就只是住个几天,一应饰品倒是备得齐全。

“给世子请安。”她规规矩矩地拜了拜,低眉顺眼,看起来倒是有些样子了。

世子很满意。

“过来,陪本世子一道用膳。”

石破天惊!她惊讶地看向祁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