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九章 蜘蛛的迷宫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5:01

那骑着马的修士,一身狼狈不堪的始终在马身后弄着什么东西,好一会,才见他手上拿着一颗血淋淋的小石子。和他同来的炼气前期的修士问他怎么回事,他也而已摇了摇头,不明白了是谁在他的马屁股中打进一颗小石子。害得向来很乖巧很听话的踏春灵马,突然主动发起狂来,差点儿就以及控制不和他同来的炼气后期的修士问他怎么回事,他也只是摇摇头,不明白是谁在他的马屁股中打入一颗小石子。害得一向乖巧听话的踏青灵马,突然发起狂来,差点就控制不住,把他喂了泥蚌。。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蜘蛛的迷宫》精选

那骑马的修士,一身狼狈的一直在马身后弄着什么东西,好一会,才见他手上拿着一颗血淋淋的小石子。

和他同来的炼气后期的修士问他怎么回事,他也只是摇摇头,不明白是谁在他的马屁股中打入一颗小石子。害得一向乖巧听话的踏青灵马,突然发起狂来,差点就控制不住,把他喂了泥蚌。

当时站他旁边的除了金飞瑶,那三人都是和他一同前来的,他不相信是这些人干的。可看了眼金飞瑶,她正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同情的看着踏青灵马,怎么看都不像是她所为。

他只得无可奈何的狠狠扔掉手中的石头,然后招出一个控水术,先帮踏青灵马洗起烂泥来。真是爱惜灵兽的好人,宁可自己脏得要死,也要先给爱兽洗干净。

后面三人也紧追了上来,钱枫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看到人到齐,便准备马上出发。那匹马到是洗得干净了,但是人却还是一身的烂泥,但是钱枫可不会等他,他只得带着一身的泥跟在大家后面。

那三名后赶来的修士,对黄泥修士说了几句话,他脸色一变,凶狠的盯着金飞瑶。而金飞瑶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那表情似乎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瞪着自己。黄泥修士有气无处发,主要是怕钱枫生气,只得暗自记下了这打马之仇。

黄泥滩后面的这片山脉叫吉鸟山,若大的山脉中树木品种单一,只有一种名叫上杜生的树木。但每棵树都高达十来丈,最细的树干也得五六人才能环抱过来。整座山脉除了这些巨树,就是密密麻麻,布满山脉的大小洞穴,

满山之中,是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鸟,大部份的鸟窝都建在这些巨树之上。从黄豆大的蚊鸟,到三四丈长的大垛鸟,无所不有。大多数的鸟都是吃洞穴中的鬼眼蜘蛛为生,而鬼眼蜘蛛最爱吃的就是鸟蛋,两种生物就这样相生相克的住在吉鸟山脉之中。

看着脚下密密麻麻脸盆大小的洞穴,金飞瑶只觉得头皮发麻,这鬼眼蜘蛛到底有多少藏在地下。

一行人七扭八拐的,跟着钱枫来到一处半人高的洞穴口。这个洞穴非常普通,看不出和其它有什么不同。洞口有几只两拳大小的一阶鬼眼蜘蛛,刚探出半个身子,发现洞口站满了人,就全吓了回去。

“入口就在这,我们从这里进去。”钱枫站在洞前,往里面扔了一个筑基水平的火炎术。只见到一条火龙就冲进洞中,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股黑烟夹杂着糊臭味就飘了出来,看来这把火烧得挺旺的。

大家都很不解,这样半人高的山洞,钱枫前辈是怎么混进里面,然后发现里面有火仙莲的。洞内声音渐息,钱枫袖子轻挥,一股旋风刮进洞中,把洞内的烟雾全给吹散。

随后由钱枫领头,大家弯腰钻进了洞穴中。

金飞瑶跟在柳绮云的身后钻入洞穴中,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啪”的一声,前方的钱枫扔出一个小火球,火球飘在他的身前,照亮了洞穴。只是金飞瑶跟在后面,火光被前面的人给挡住,只能隐约看出这条半人高的洞**很长。

大家纷纷拿出照明的东西,像钱枫那样长时候控制火焰在空中飘浮,只有筑基期才能做到,炼气期的修士自然有其它的代替物。大部份人都拿出挂在链子上的小块夜光石,金飞瑶也同样拿出一块夜光石,挂在了腰间。

弯腰走在半人高的洞穴中,脚边不时的会踩到鬼眼蜘蛛焦黑的尸体,偶尔会听到前方传来钱枫烧死鬼眼蜘蛛的声音。也不知从哪传来的水滴声,一直回荡在又长又矮的通道内。

不知走了多久,只听到前面的柳绮波提示道:“小心脚下。”借着微弱的火光,金飞瑶看到前方突然开阔起来,脚下出现一个小小的落差,她大步一跨就越了过去。

站定之后,金飞瑶发现大家现在是在一个巨大的溶洞中,头顶是长长的钟乳石,地上湿漉漉的。刚才一直在窄小的山洞中回荡的水滴声,正是钟乳石滴下的水声。

在钟乳石的阴影中,传来沙沙的移动声,因为溶洞太大,看不见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突然,四周一亮,身后好似升起一轮大阳,把整个五六丈高的溶洞照了个雪亮。只见溶洞中无数的鬼眼蜘蛛,突然暴露在亮光下,拼命的向黑暗的石洞中钻去。在漆黑的地方,突然这么亮,照得金飞瑶眼睛发花,她用手挡住光线向身后看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全身黄色的修士,手拿一根长棍,上方镶有脑袋大的一颗夜光石。他如同天神下凡,手举神石,光芒万丈的站在众人面前。大家无语的看着他,看着他得意的举着夜光石,混身的烂泥不断从身上掉落。

夜光石是修士们代替烛火的东西,早就被精明的商家弄得五花八门了。柳绮波的夜光石就是雕琢成蝴蝶样的,而金飞瑶的是一块如意环样式,虽然她在夜光石店中见过很大的夜光石,比如雕琢成仿真人大小的**夜光石。但是却从来没见过,有人竟然把放在外院的夜光石灯,拿来当火把用。

瞧着这个大脑抽筋的修士,钱枫深呼一口气,向众人冷声喝道:“还不去清理道路,愣着干嘛。”

看着溶洞内的十几个洞口,受雇而来的修士们无奈地问道:“前辈,这么多路,我们清理那条?”

钱枫指着一个能容二人平行的洞口说道:“我们走这条,你们上去开路。”

大家都是拿钱办事,本来就是来干活的,自然也不多说什么,闷头走上去准备干活。而金飞瑶则把弯月刀拿了出来,这把刀用到现在竟然还完好无损,可见使用的次数少得可怜。

鬼眼蜘蛛全身上下,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珠可以用来炼器,而且价格很低。蚊子在小也是肉,金飞瑶拿着弯月刀,高高兴兴的走了上去,准备去宰杀鬼眼蜘蛛。

只看到法术不断击打在鬼眼蜘蛛身上,她的眼前出现一片火海,无数的鬼眼蜘蛛带着满身的火,在溶洞中四处逃跑。不一会,上百只鬼眼蜘蛛就被烧成了黑炭,那个石洞口也清理了出来。

有没有搞错,所有人都在用火炎术烧着鬼眼蜘蛛,还让我怎么取蜘蛛眼睛。金飞瑶提着刀,看着他们卖力的扔着火炎术,心中非常的烦躁。而柳绮波看着金飞瑶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也加入到烧蜘蛛的人群中。

那洞口站不了太多人,为了不让人借故偷懒,大家都在轮番往洞里扔火炎术。金飞瑶自然也不能拿刀去砍,轮到她的时候,她也随手扔几个火炎术出来,拿出来的弯月刀一点作用也没了。

这条路由大家轮流上前开路,一路上都很顺利,只遇上一阶的鬼眼蜘蛛,其它的妖兽都没遇上。天然形成的石洞,总是走出不久,就会出现岔路,这时候就要询问钱枫,该往哪里走。

钱枫也没有使用什么引路的东西,每次都是站在岔路口,好像是闻了闻,就会选出一条路来。

金飞瑶也学他的样子,在空气中使劲闻了闻,但是除了烧臭的鬼眼蜘蛛,她什么也没闻到。虽然在迷宫一样的石洞中,有钱枫带路不怕迷路,但是大部份修士都皱起了眉。

这种把命交到别人手中的滋味,可不是这么好受。虽然看不出大家有什么异样,但是她可以感觉到,似乎大家都在悄悄的留下标记。金飞瑶也想做点手脚,把路记下来,却发现自己没有这种能力,只得放弃掉。

反正一地烧糊的鬼眼蜘蛛,味道久久不能飘散,把这些糊味当路引算了。也不知是不是老天要和她做对,越往里走,一阶的鬼眼蜘蛛就越少。到了后面,竟然一只鬼眼蜘蛛也没有出现了。

看着静悄悄的洞穴,大家闻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行动不由自主的都放慢。偏偏这时轮到金飞瑶带头探路了,她手握便宜的弯月刀,硬着头发走了上去。谁知刚才还光亮如白昼的洞穴中,突然一下就全黑了。

“想害死人啊,干嘛突然收回夜光石。”金飞瑶赶快掏出自己的夜光石,对着身后就怒骂道,而其余的人也把夜光石拿了出来,不解的看着黄泥修士。

从那黄泥修士拿出夜光石后,大家就把自己的夜光石收了起来,有这么亮的东西,他们何必还做这种麻烦事。一路上他都老实的举着夜光石,这才刚换金飞瑶开路,他就把夜光石收起来了。

“她打伤我的马,还想我给她照亮,没这么便宜的事。”阴暗的光线中,黄泥修士一脸的阴沉,狠狠地说道。

金飞瑶冷哼一声,“谁稀罕你的那块烂石头,傻子才会抬着这么大的夜光石,装什么人形路灯。”

钱枫虎视眈眈的盯着两人,如果敢在吵架,就拍死这两个专门寻事的。金飞瑶笑笑,不和他计较,拿着自己的小夜光石探起路来。

因为灯光暗下来,安静了很久的石洞,又慢慢传来鬼眼蜘蛛移动的沙沙声。只是都藏在暗处,大家只能闻得其声,不见其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