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五章 我们想吵架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56

两人闲谈了一会,约好出发到达的时间是在五天后。而至听学的修士也越发多,听经台下坐满了全仙门的修士。有些从十来岁就入了全仙门,现在的都六七十岁了,还困在炼气期筑不了基,这些人大都互相认识了,原本不算宁静的听经院,所以熟人之间的交流,变的吵杂出来。金金飞瑶从柳绮波这里得知,一般在讲学完毕后,大家会留下来交换物品和交流修炼心得。每月一次非常热闹,而有拿手绝活的人,这时就会非常的吃香。。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我们想吵架》精选

两人闲聊了一会,约好出发的时间是在七天后。而来听学的修士也越来越多,听经台下坐满了全仙门的修士。有些从十来岁就入了全仙门,现在都五六十岁了,还困在炼气期筑不了基,这些人大多相互认识,本来还算安静的听经院,因为熟人之间的交流,变得吵杂起来。

金飞瑶从柳绮波这里得知,一般在讲学完毕后,大家会留下来交换物品和交流修炼心得。每月一次非常热闹,而有拿手绝活的人,这时就会非常的吃香。

比如会炼丹、制符、布阵和筑器的修士,身边总会挤满了人,想预定或是买下些比外面要便宜些的东西。也有人接了门中任务,不想约同院的人一同去,也会在这时寻找功法适合自己的队友。

修士会的法术,直接影响你能做的任务。像主修水系的修士,去海边河中这类的地方,那是事半功倍。而如果让他去沙漠或是无水的荒山做任务,那得要了他的老命,没用处还碍事。

金飞瑶主修的是什么系的法术,她自己也不知道。《天地寂灭诀》怎么看也归不到普通的分类中,她自己给自己归了个鬼系,又觉得不太好听。所以别人问她是主修什么的时候,她都说主修火系的,在她看来,冥火也是火,应该勉强也算吧。

柳绮波上次就问过她,所以这次才想叫她一同去,因为鬼眼蜘蛛最怕的就是火系法术。这一把火扔过去,噼里啪啦就能烧死好几只。

就在大家聊得高兴时,天空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声,把大家的声音都压了下去。这是全仙门的广天钟,每次讲学时,都用来提前告诫他们,讲学的筑基前辈来了,给我有点规矩安静些。

钟声悠扬,长长的拖了很久才停下来,本来吵杂的听经院,此时是鸦雀无声,静得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到。

谁知就在这时,有人噗的放了个响屁,四周在死寂中停顿了一会,突然爆起一阵狂笑。本来人多的时候放个屁,也只有靠的最近的几人听得到,可刚才整个院子安静的可怕,这一屁声就显得惊天动地了。

金飞瑶也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擦擦眼泪,边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嘴中还说着:“到底是谁啊,在这么严肃的时候做出这种事来。”

等她站起身看清那身边空出一圈,独自坐在那的罪人时,一下子愣住了。这不是李二根吗?他身边的修士全都避得远远的,他还傻乎乎的坐在那,满不在乎的吃着烤地瓜,还问周围的修士要不要吃。

金飞瑶赶快一屁股坐下来,背对着他,低着头用手挡住脸。她可不想被李二根认出来,要是和自己打招呼那还得了。

就在此时,讲学的筑基修士也出现了,他脚踏着一把飞剑,威风凛凛地出现在空中。这是他筑基的的第一次讲学,之前还特地找相熟的修士打听过,大概流程也知道了,才找出自己最霸气的法剑,破空而来。

远远的他就听到广天钟的声音,故意放慢了些飞行速度,准备很有气度的出现在这群炼气修士跟前。那知,等他飞到讲经台上方时,却看到这些炼气期的小辈,正在哄堂大笑,四处吵闹,一点也没有听说的四下无声,毕恭毕敬。

别人来讲学,这些小辈都是毕恭毕敬,就怕得罪他们。自己来讲学,竟然受到这样的侮辱,他不由得怒火中烧,想拍屁股走人。又想到这讲学是强制任务,怎么也得待一个时辰,不去还真不行,就干脆怒气冲冲的对着一院子的人,放出满带着杀气的威压。

下方吵杂的修士,被他的威压一震,这才发现讲学的修士来了,而且来的还是生面孔,吓得都赶快安静的坐好,不敢在乱动。

看到四周安静下来,这名筑基修士驭着飞剑落在台上,面色如霜的冷冷扫了一眼人群,就自己盘腿坐在讲经台上静坐来。

他这一坐就没动过,威压也不收回,把下方的众修士弄得叫苦连天。别看威压只是修士外泄的杀气和灵力,但是只要修为相差过大,也可以变成杀人利器。

这名修士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他的威压对炼气期的人威力也不小了,虽然不能杀人无形,但是也让他们心惊胆跳,后背如利刃划过般,升起一道道莫名的凉意。强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们如坐针毡,一心只想要逃离此地却不敢动。

终于,在大家都快受不了的时候,他估计时辰差不多了,才站起身来,收回了身上的威压。

众修士全松了口气,还没等大家缓过神来,只见这名筑基修士冷冷地说道:“今天我要讲的就是,驭器飞行,你们都看好了。”

话音一落,他祭出那把光彩夺目的飞剑,跨上去,嗖的一声就破空而去,给修士们留下了一个背影,就消失在空中。

大家一阵无语,坐在原地看着他几息之间就消失在天空之中。到不是他们不想马上走,而是被威压压迫了一个时辰,脚早就软了,得坐在原地恢复一下。

“还好,他这样就走了,全怪那个放屁的人,真是连累了大家。”柳绮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皱着眉的说道。

金飞瑶的情况也不比她好多少,但是不敢提自己认识李二根,只得愤愤不平地说道:“真是的,这么老的人了,竟然做这种无聊的事,傻不拉几的坐在台上欺负人。什么前辈,太不像话了。”

“金道友,七天后我们大清早就要出发,你可不要忘了。到时候,我在大门口等你。”柳绮波站起身来,揉了揉酸麻的腿。

大家早早来听讲学,最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白受了场罪,全怪那个放屁的胖子。等想找那胖子算帐时,却发现他早就跑了。

看着有些脾气暴躁的修士,在到处寻找李二根,还到处打听胖子是谁,是什么院的人,金飞瑶赶快顺着墙根跑了出去。

想到聚气丸已经快吃完了,她准备去在买十粒。然后在买十份炼聚气丸的灵草,等把祛杂丸的灵草炼完,就拿这个试一下。

“金飞瑶!”

走在大街上,金飞瑶突然听到有人在惊声叫她的名字,听起来好像什么妖兽脖子被人捏住了一样。她转头一看,不远处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个女子正拼命拉着身边一个男子,指着她在焦急的说着什么。

“真倒霉,怎么会遇上他们了。”金飞瑶一看是熟人,但是很不想见到他们,转身就想走。

可惜对方可不想让她跑了,一群人追了上来挡住了她的去路。那女孩还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她,才确定地大叫道:“真的是你,金飞瑶,原来你逃到这里了。”

“你才逃呢,会不会说话。”金飞瑶眉头一皱,冷声喝斥一声,然后她抬着头,斜着眼一副很瞧不起他们的样子说:“你们俩不是应该叫我一声堂姐吗?没大没小的,才做了几天修士就不可一世了?你们在灵空派是怎么学的,一点规矩也不懂。”

随后,她又摇摇头,痛心疾首地叹息道:“灵空派堂堂一个知名大派,竟然会有这样的弟子,真不知你们的师傅在背后要如何的痛心。”

“金飞瑶,你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不可一世了。”那女孩脸涨得通红,出见到金飞瑶就被扣上帽子,忍不住扯着尖嗓门就嚷起来。

金飞瑶掏掏耳朵,态度冷漠地说道:“没事请让开,洛仙城内可不准打斗,不想被赶出去就给我滚开。”

“堂姐,能在这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也知道,飞艳不会说话,就不要同她计较了。”一直被金飞艳拉着衣袖扯的少年,跨步上前,对着金飞瑶笑道。

金飞瑶上下打量了他许久,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飞文堂弟啊,这才几年没见,你都长这么高了。你不是去灵空派了,怎么?来洛仙城来玩吗?”

看着她那夸张的表情,金飞文也不介意,而是彬彬有礼地讲道:“飞瑶堂姐,我灵空派现在已经搬到仙宿山的七贤峰,我们以后可以多见面了。我想祖父也会高兴,又可以祖孙重聚,不知道要多高兴。这回堂姐可不能在走,因为灵空派搬到这里,祖父也打算先移一部份族人过来,所以叔伯也随我们前来,他们也都很想见见你。”

用祖父吓我?金飞瑶笑了,这个飞文从小就是这样,看起来文质彬彬却总是在背后阴人。家族中最历害也就是个炼气后期的老头,那些伯父叔叔们,也全是炼气的修为,还想在洛仙城拿下自己,太小看人了。

“金飞羽和金飞华她们呢?现在还在家族中修炼什么玉素心法吗?”她突然话题一转,问起了其它事。

听她问起这两人,金飞艳的脸突然红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而金飞文笑了笑,依旧很有礼貌的讲道:“堂姐是想其它的几位姐姐了,她们上辈子修了福,得到灵空派筑基长老的喜爱,已经入了灵空派的门。说起来姐姐如果在的话,也应该能得到长老的喜爱,现在必定生活的非常好。”

金飞瑶点点头,大声的赞同道:“是啊,也为难祖父了,让她们好容易修了这么多年的炉鼎之法。如果不送给灵空派的长老拍马屁,以你俩入门这么多年,一个只是炼气中期,一个还是炼气初期的修为,现在可能还在门内扫大门呢。还是有自己的亲人好,自产自销,以后还可以等你俩生出了后代,在去学一下合阳心经,以后做更好的炉鼎送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