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听经院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55

金飞瑶奔回自己院中,真的都忍纵声哈哈大笑出来,她但是第一次看见别人做这种事,只会觉得又好气又有趣的。那两名女修士,所以是那种专炼了双修功法,靠陪男修士双修来挣取灵石来修练的。但是赚的简单轻松又不非常危险,双修时还能提高自己的修为,但大都数女修士但是不愿那两名女修士,应该就是那种专炼了双修功法,靠陪男修士双修来赚取灵石来修炼的。虽然赚的轻松又不危险,双修时还能提升自己的修为,但大多数女修士还是不愿意靠这个方式修炼。。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听经院》精选

金飞瑶跑回自己院中,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做这种事,只觉得又好笑又有趣。

那两名女修士,应该就是那种专炼了双修功法,靠陪男修士双修来赚取灵石来修炼的。虽然赚的轻松又不危险,双修时还能提升自己的修为,但大多数女修士还是不愿意靠这个方式修炼。

但金飞瑶也不会瞧不起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谁也不比谁高尚多少。只要不妨碍到自己,别人做什么事都和自己无关。

笑过之后,她回到炼丹室,想着先炼一炉丹药试试看。

其实地火的使用非常简单,丁鲚为了看她尴尬的样子,把自己炼丹时的一些心得也告诉了她。虽然只是不入流的炼丹心得,也比金飞瑶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好多了。

一切准备就绪,她先念了一句法诀,把灵力集成一个小光球在手指上,然后对着地火坑中的一个虎头出火口弹了过去。出火口被灵力一激,就喷出一股炎热的火焰,按这个方法,她把六个出火口都打开,炼丹室中瞬间热浪不断,一会就把她热得满头大汗。

金飞瑶把手袖挽了起来,在把紫金炼丹炉拿出来,送到地火中先预热。然后盘腿坐下,闭上眼仔细阅读脑中祛杂丸的炼制顺序,等紫金丹炉里外全都烧得通红后,她睁开眼睛准备炼丹。

先用灵力打开丹炉盖子,然后她按顺序,依次把星芒草、遛遛果、黄地参等十味主药放入丹炉中。然后盖上盖子,让它们在炉中慢慢炼化。

然后以半个时辰往丹炉中放一味灵草的速度,一直把所有的灵草都放入到丹炉中,然后金飞瑶就等着丹炉把这些灵草全溶合了。她拿出装着井水的水葫芦法器,紧张地盯着丹炉,只等丹药炼成的瞬间,就用水淬一遍。

本来最好是用有灵气的灵泉,但是像她这种小修士,可没有这种好东西,只能用普通的井水将就一下。有些品阶高的丹药,水淬时得用高阶妖兽的血液,才能炼出丹药来。

“铮。”丹炉突然开始晃动起来,盖子也在不停的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丹炉。这就是丹药马上成形,需要最后一步水淬的现象。

金飞瑶赶快手指一抬,丹炉盖子飞起,她用手一挥,井水从水葫芦中喷出,全冲进丹炉内。只听到“咝”的一声,丹炉中喷起一团水气,盖子重新盖上,丹炉也平静下来。

看样子应该是炼好了,金飞瑶把地火全关掉,然后用控物术把丹炉移出来,打开盖子往里一看。丹炉中只有一堆黑色渣子,她把渣子扒拉了半天,一颗成形的丹药都没有找到,看来是失败了。

金飞瑶抓抓头,不知道自己是那一步错了,把丹炉中的渣子到掉,用水重新洗干净。然后她没有在接着炼第二炉,这样乱炼可不是办法,得找找人问点炼丹经验来,丁鲚的经验完全没用。

突然,她想起明天就是筑基修士讲学的日子,上次她刚好和队长他们出去猎铁甲龟,并没有去听学。听别的人说,上次讲的是关于制作符纸的,虽然只是提了些简单的要点,舍不得把自己研究的经验全拿出来,还是让炼气期的制符修士受益不浅。

想到这,金飞瑶决定明天去看看,要是正好遇到讲炼丹就好了。如果不是,和别的修士交流一下经验也行,只靠丁鲚这种半吊子的经验,不把自己炼成穷光蛋才怪。

晚上又是老样子的泡灵药汤,修炼室中被她在角落里弄了个小浴室。放了一个能容纳一人泡汤的大木盆,还弄了个架子放换洗的衣物和帕子,后来因为泡得时间长,她把一些吃的喝的也弄了进来,整个修炼室看起来更像是个普通住房。

第二天一大清早,她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赶去听经台。全仙门的炼气期门人太多,如果去晚了,就抢不到好位置。一点也不优雅的快步跑到听经台,就看到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在台下。

听经台就在金飞瑶住的全仙门炼气期门人宅子里,为了显示来讲学的修士地位不同,专门选在了宅子的正中间,地盘最大的听经院中。

整个院子除了绿色草坪,就只有在院子正中造了一座半丈高三丈宽的平台,平台上铺了做工精致,光滑的草席。四周没有扶栏,方便台上的修士讲学。而且讲学的修士都是筑基期的,有各种扩音的法术,不怕场地大了别人听不到。

靠近平台边的地方,已经围坐了一圈修士,坐第一排的可能天不亮就来了,真是非常好学啊。

金飞瑶围着平台走了一圈,想找个女修士多,臭男人少些的地方。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在喊自己,抬眼望过去,就见一脱俗美人站在人群中,在向自己挥手。

“原来是柳道友,你来的好早。”此人正是有一面之交的柳绮波,看她在的位置靠前,周围也不太挤,金飞瑶便打着招呼走了过去。

因为周围的人都坐着,她俩站着交谈实在太过不好,两人就并排坐下相谈起来。

“金道友,从那日一别,就没在见过道友,连这讲学也没见你来。”柳绮波看着她,轻轻地说道。

金飞瑶想起她以前叫自己去找她玩,但是自己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只得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这段时间都在忙,一直没空,今天好容易闲下来,听说有讲学就过来了。就是不知道今天讲的是什么?能不能学到我想要的东西。”

“金道友过虑了,不管讲的是什么,都是筑基修士的心得,对我们来说只有好处。听金道友的口气,似乎是有想特别学的东西?”柳绮波把手放在嘴边优雅的笑了笑。

“我现在在学炼丹,一次也没成功过,想听听其它修士的经验心得,这闭门造车,进步太慢了。”金飞瑶也就炼过一次,她想从柳绮波这里打听炼丹的心得,就夸大了自己的失败,还摇着头可怜巴巴地向她诉苦。“我省吃俭用存下的灵石,买了几份便宜的灵草,全都烧成了黑渣子,半粒成形的废丹都没有炼出来,这以后得绑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柳绮波听了后微皱眉头,似乎在考虑什么事,而金飞瑶则垂头丧气的坐在一旁,一脸的沮丧。

过了一会,柳绮波好像想通了,笑着对金飞瑶说道:“金道友,你那是因为没控制好炼丹时的溶合,火候过了。”然后她靠近金飞瑶的耳朵,低声讲道:“你只用在炼丹时,分出一丝神识到丹炉中,不就可以用神识查看灵草的情况。这样火候一到,马上就可以做判断,不用凭古板的丹方指示和丹炉表面的状态而决定。”

“柳道友,你真是我的良人啊,竟然肯把这事告诉我。如果让我自己琢磨,等我想的时候,都不知什么时候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金飞瑶等的就是她看不下去时,主动告诉自己,现在得逞了,就摆出一副意料之外,深受感动的样子。

柳绮波轻摇摇头笑道:“金道友客气了,这只是我平日炼丹的一点小心得,算不得什么。如果说是要帮忙,我到是真有件事想要麻烦金道友。”

“啊……”金飞瑶张着嘴愣住了,这还真的有事啊。

看到她愣住的样子,柳绮波又用兰花指拦在嘴前笑了起来,“金道友不用担心,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

“没有,我才没有不愿意,什么事,柳道友请说。”金飞瑶有些尴尬,好在她脸皮够厚,回过神来就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接到一件帮别人采灵草的活计,并不是从全仙门中接的,报酬也不错,一人能有一千块灵石。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想叫金道友一同前往。”

金飞瑶摇摇头说:“只是采个灵草,竟然给这么高的报酬,想必很危险吧。”

柳绮波点点头不否认,“那是棵六百年份的火仙莲,有一只成形的尸鬼守着,只是刚刚进入三阶,还不成气候。”

“尸鬼啊,如果刚进入三阶,炼气期的修士人数多些,还是可以拿下的。”这东西金飞瑶知道,是修士的尸骸异变后形成的,三阶的尸鬼刚刚有灵智。除了长得恶心,力大无穷和带巨毒,就没什么好怕的。

“尸鬼不是问题,主要是这火仙莲长在一个洞穴之中。里面有很多一阶的鬼眼蜘蛛,还有少量的二阶鬼眼蜘蛛头领,我们的任务就是清理掉路上的鬼眼蜘蛛,鬼眼蜘蛛上的材料也可任我们取走。”柳绮波下面的话,让金飞瑶沉默了。

鬼眼蜘蛛一窝能生上百只,又是在洞穴之中,数量不是得多得惊人。虽然杀死鬼眼蜘蛛后的材料也可以小赚一笔,可这要是被一群二阶的头领堵住,在洞穴狭窄的通道中,想逃也难啊。

看到金飞瑶面有难色,柳绮波又说:“金道友放心,肯定不是我俩单独去,我准备在叫一人。而下任务的人可是筑基修为,他也会带几人来,听说还有别的散仙也接了任务,到时候应该有个十几人。反正灵石是固定的,一人一份,人越多我们越划算。鬼眼蜘蛛谁猎杀的算谁的,到时候多带几个储物袋去,把尸体收回来,任务完了以后在取上面可用的材料。”

听了她的解释,金飞瑶到是觉得这个可行。有筑基修士坐镇,还有这么多炼气修士跟着,自己也就是跟去打个下手,这么便宜的事干嘛不去。

“好,我就和柳道友走一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