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道友你在做什么?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54

金飞瑶愣了愣,这人是养灵兽养疯了吧。但是这修神界什么都不多,是超级变态满地都是,有这样视灵兽比人重的疯子,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金飞瑶也不多在这个问题上多问了,而已问了一个她早已想问的事情,“当年那养魂兽没理我,不是直接去寻以珊吞掉,你是不不过这修仙界什么都不多,就是变态遍地都是,有这样视灵兽比人重的疯子,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金飞瑶也不多在这个问题上多问了,只是问了一个她早就想问的事情,“当初那养魂兽没理我,而是直接去寻以珊吃掉,你是不是早就动过什么手脚?”。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道友你在做什么?》精选

金飞瑶愣了愣,这人是养灵兽养疯了吧。

不过这修仙界什么都不多,就是变态遍地都是,有这样视灵兽比人重的疯子,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金飞瑶也不多在这个问题上多问了,只是问了一个她早就想问的事情,“当初那养魂兽没理我,而是直接去寻以珊吃掉,你是不是早就动过什么手脚?”

华溪笑了笑没回答,而是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玉盒,放到桌上问道:“我这里有养颜丹,可以减缓容貌变老,你要不要?一年服一粒即可,虽然效果比不上固颜丹一粒终身不变老,但是只要持续服用,也不会变老。”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这种好东西?”话题突然被他岔开,金飞瑶的注意力全在了养颜丹上。她拿过小玉盒,打开一瞧,里面放着一粒白色的灵药,散发着一股甜甜的香味。这可是好东西,在丹药店里面可要上百灵石一颗呢。

还没等金飞瑶流着口水看仔细,就听到华溪接着说道:“我这几年给青兽门的师姐妹们,免费炼制好多这种养颜丹,吃得越多的女人,养魂兽就越喜欢吃。”

“啪。”金飞瑶甩手就把玉盒扔了出去,“你这家伙,想祸害我啊。”

华溪接住砸到桌上又弹起的玉盒,收回到怀中,笑道:“我只是让你看一看,女人好像对这个东西都没抵抗力,轻易就会上当。”

“你这东西真的是养颜丹?”金飞瑶皱着眉,身体往后靠,尽量想离他远些。

“当然是真的,我只是在里面加了点料。”看着她离得远远的样子,华溪笑了起来。

“你的事情我不想多问,我可不想被你灭口,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以后我可不想在和你有什么来往。”金飞瑶收起那个布袋子,急匆匆地和他告辞过,不容华溪在说什么,她就一溜烟就跑了。

看她走的匆忙,华溪也没追出去,只是笑了笑低声自说了句:“过不了几个月,你肯定会主动来找我的。”

走出茶楼,金飞瑶无聊的在街上闲逛,路过一家丹药店时,她想起自己一直想炼制《天地寂灭诀》中的一味筑体的丹药,祛杂丸。正好进去看看,买点炼丹材料。

她在炼气期除了能泡灵药汤,还可以服用一种祛杂丸,这种丹药可以排出身体内的杂质。虽然不能改变灵根,但是可以让身体内的杂质变少,提高修炼时吸入灵力的量。

这些东西不能找炼丹师,她可不想秘方被别人知道,炼丹师只要是没见过的丹方,眼睛就跟饿狼一样的,想占为据有。没有炼丹师,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一般的修士,多少都会折腾一下炼丹。

修士在丹药上面的花费是最多的,如果自己学习炼丹,熟了以后,多少也能省下些灵石。

关于那间空荡荡的炼丹室,金飞瑶也打听过了,原来下面就是全仙门引来的地火。只是她得去交灵石,让执事把下面的地火打开,不然她是使用不了。

听说基本每位修士都会开这个地火,只是如果人死了,或是退出全仙门,执事就会把地火重新封上,好等着新入住的修士想要打开地火时,在多赚一笔。

金飞瑶的那间炼丹室,以前就曾经开过地火,只是后来又给封了起来。

“也不觉得麻烦,这一会封一会开的,给人白用一下又不掉块肉。什么也不发了,还整天就知道从我们身上抠灵石。”想到这个,她就不满地嘟哝起来。

发着牢骚,她跨进了这家丹药店。这家店铺可不小,一进门就看到正前方有个大柜台,后面站了三名漂亮的女伙计,柜台后方的架子上,放了许多装满灵丹的玉瓶。

而侧边放了好多写了丹方玉简的架子,一个角落里还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炼丹炉。最少的才巴掌大,最大的有一丈来宽,炼妖兽都够了。这些炼丹炉材质都不一样,有些温润如玉,有些如铜似铁做得金碧辉煌,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甚至连木头做的也有。

想了想,她决定先去看一看丹方,找点材料最便宜的方子练练手。在卖丹方的架子上找了半天,最后竟然发现,材料最便宜的就是自己的祛杂丸。金飞瑶干脆一份丹方也不买,准备只买个炼丹炉就行了。

她从来没炼过丹,也不知道这丹炉要买什么样的好,在那挑挑捡捡半天。太大的她觉得很傻,太小的怕操作起来不方便,最后只选了个脸盆大小的紫金炉。

这紫金炉只要四百块灵石,也不算太贵,给初入门的人已经不错了。

祛杂丸的配料有二十几种,买下十份灵药就花了她不少灵石。因为还要养飞天猫和买聚气丸,她不敢在乱花钱,身上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一万块灵石。听起来好像很多,其实跟本不经用,随便买点东西就没了。

如果是在小修仙城市还好,一万灵石也算是有钱人了,偏僻些的地方都可以建个小门派。可惜在洛仙城中,这点钱也就刚够温饱和最保守的修炼花费。

买好紫金炉,她就回到全仙门,在交过五百块灵石的,执事帮她打开了炼丹室中的地火。

原来炼丹室中有个隐形的法阵,如果不是执事拿着启阵的法牌,其它人根本就找不到法阵在什么地方。执事手中的法牌咝咝的轻响,炼丹室地面的中间就出现一个圆形的法阵,法阵闪了闪,那块地面就缩了下去,一个地火坑就出现了。

坑中四周有六个拳头大的虎头出口火,一般出火口越多,炼丹时的火候就越掌握的好。像她这种炼气期的修士,只用六个出火口炼制些低级丹药就够了。

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整个地火就全部弄好,执事收了灵石,拍拍屁股就走了。金飞瑶连个使用方法也不知道,也不想乱来把灵草浪费掉,想想干脆去找老好人翁老去问算了。

她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丁鲚正好从外面回来,依旧是那副潇洒公子样,只是他进院后就鬼鬼祟祟的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大多数用来守门的禁制,都是外面看不到里面,而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金飞瑶站在自己的院门口,一眼就看到丁鲚那让人怀疑的样子,也就没有出去。就算他没这样鬼鬼祟祟,金飞瑶也是打算他走了,才出院去。不然又沾上来,甩都甩不掉。

丁鲚看了一会,觉得院中暂时不会有人出现,就又退了出去,弄得金飞瑶一头雾水。只不过没过一会,他就又回来了,除了他自己,身后还跟着两个炼气期的女子。

看那两名女子,穿得是清凉又大方,衣领低得可怕,胸前的一对小兔子看起来随时都会蹦出来。跟在丁鲚的身后就进了他的院子,等了一会,也没见丁鲚出来,金飞瑶这才慢慢走出自家的院子。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丁鲚带两个女修士回来,干嘛好像做贼一样的。这修仙界又不是世俗凡间,男女授受不清,相互交往哪来这么多的顾忌。

后来又一想,管这么多干嘛,反正她对丁鲚也没什么好印象。她先去找翁老,想打听怎么操控地火,没想到翁老不在家。又转头去找刘高义,没想到人也不在,想必是两人约着出去了。

其它人要不是不在,就是在闭关没空,或者就是她不想主动去找。想来想去金飞瑶只好去找丁鲚了,他刚带了两位女修士回来,应该会顾及一些面子,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

来到丁鲚的院外,金飞瑶对着里面喊了一声,就站在门口,她也不想浪费什么传音符。一般禁制都是隔着屋内的音,还不会隔住外面的,站在门口喊喊,里面的人也能听得见。

等了一会没人出来,金飞瑶又厚着脸皮喊了几声,这回总算是有回应了。只见禁制波动了一下,打开了半个口子,丁鲚衣冠不整的出现在门口。

只见他白花花的上身露了个大半,脸上还着一些红晕,眯笑着望着金飞瑶问道:“金道友,找我有事吗?”

“丁道友,我还真有点事找你,想和你打听一下地火的使用方法。”金飞瑶有求于他,也知道这人吃哪一套,虽然觉得丁鲸这身打扮太过下流,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总不能对自己做什么吧,亦是就笑得甜甜的问道。

哪知她的眼睛一瞅院中,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过了片刻后才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想到丁道友此时很不方便,我真是唐突了,我晚些在过来找丁道友吧。”

“没事,没事,我现在不忙,就给你讲解一下,金道友不是还在等着炼丹吗?”丁鲚看到她的样子,觉得非常有趣,就不让她离开,缠着要教她。

金飞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中一横,存着脸皮无视院中的事物,仔细听他的讲解。

丁鲚带回来的两名女修士,此时正睡在院中的软榻上,玉足轻晃,罗衫半解,双眼含情秀发凌乱的看着她。敢情他们刚才,正准备行那双修之事,玩得正高兴时,让金飞瑶给打扰了。

金飞瑶不经想到,怪不得他刚才在门口要鬼鬼祟祟的,观察院中没人看见,才带着两名女修士进来。想必是平日总带女人回来,名声弄得不好,所以才偷偷摸摸的。

她强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听完了丁鲚的讲解,很感谢的道谢后,就若无其事的走开了。

而丁鲚本想戏弄她的,却只有最开始是看到金飞瑶尴尬了一下,然后人家就脸不红心不跳的,听完了他的所有讲解。他搞了半天,光着肚子在门口站了许久,却一点意思也没有。

他只得无趣地关上禁制,重新去找那两位漂亮的女修士去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