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九章 一群大变态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48

送金飞瑶上山的,是其它的青兽门弟子,华溪因为养妖兽的事情,占时严禁离开了师门。因为她的伤势还没好全,因为特意列外派了两只仙鹤,由弟子率领着把她送进瞬间传送阵边。金飞瑶可以享受了一回空中飞行的滋味,更让她下定决心,肯定要把飞天猫养好。并且华溪还交待,孵化中时金飞瑶享受了一回飞行的滋味,更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飞天猫养好。而且华溪还交代,孵化时灵石不能断,这样孵化出来飞天猫资质好,更容易进阶。。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一群大变态》精选

送金飞瑶下山的,是其它的青兽门弟子,华溪因为养魂兽的事情,暂时不得离开师门。因为她的伤势还没好全,所以特地例外派了两只仙鹤,由弟子带领着把她送到传送阵边。

金飞瑶享受了一回飞行的滋味,更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飞天猫养好。而且华溪还交代,孵化时灵石不能断,这样孵化出来飞天猫资质好,更容易进阶。

谢过送自己来的小弟子,金飞瑶一瘸一拐的传送回洛仙城,租了辆车回到全仙门。才进院子,就看到院中多了几个人,翁老正和一名二十来岁的男子交谈着。

“金道友,你怎么无声无息的就几天没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快点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咱们小队的人。”翁老看到金飞瑶终于回来,就叫她赶快过来。

看这架势,应该是队长带人回来了,正好和大家认识一下,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呢。她就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让翁老废心了,我出去和熟人做了个任务,没想到差点丢了命,养了几天伤才回来。”

“没事就好,金道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四十四队的队长。”翁老先给金飞瑶介绍身边的男子。

“在下吴昊空,暂管着四十四组,以后大家就是同伴了,要相互扶持和帮助。”吴昊空爽朗地笑起来,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金飞瑶笑着对他拱拱手,这可是以后自己的头了,炼气后期大圆满的修为,已经有了争夺筑基丹的资格。以后可要多拍拍马屁,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好相处,不知道是不是那种,专把手下送危险前面的人。

介绍完队长,翁老又向她介绍其余的几人。紧挨着吴昊空的边上坐着两人,长得文文静静的,很像世俗中的书生,都是炼气中期的修为。让人不舒服的是,两人坐在一起还拉着手,那神态好似双修伴侣一般。

“这两位是范彩平和范传平,他俩是一对兄弟。”

那叫范彩平的抬头微微向金飞瑶点了点头,就害羞地低下头,还微靠向身边的大哥。而范传平到还算大方的对金飞瑶笑了笑,握着范彩平的手,重重的握了一下,两人竟然又深情的对望了一眼。

金飞瑶努力强忍着心中的惊讶、恶心和满腹疑问,尴尬地嘿嘿傻笑几声,算是打了招呼。

“翁老,怎么只介绍他们,不肯介绍我啊。”一旁挤来一男子,有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眼神不善的上下打量着金飞瑶。手中拿着一把白玉骨桃花扇,时不时的摆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金道友,小生叫丁鲚,以后我们就是一队的,要好好相处。洛仙城有一处酒肆,环境很优雅,不如一会我们去喝一杯?”丁鲚给金飞瑶拱手行了个礼,啪的一下打开桃花扇,故作优雅地一扇,一股香味就扑面而来。

金飞瑶被他登徒子的样子恶心到,也被香味呛到,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而丁鲚还不死心,自我感觉良好的靠了上去,扇着扇子就还想搭话。

“啊啾!”金飞瑶突然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丁鲚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脸的吐沫,“丁道友,不好意思,我从小就闻不了香味,一闻就会打喷嚏,真是对不起。”

看着丁鲚表情怪异的愣在那,金飞瑶赶快从怀中掏出一块布,边道歉边大力的擦着他的脸。擦了几把,丁鲚那白嫩的脸上,出现了几块黑印子,还油亮油亮的。金飞瑶一看手中拿的布,尴尬地说:“丁道友,真是不好意思,我一时错手,拿了块抹布。要不,你去洗洗?”

看着他的样子,周围的人全都哄堂大笑,就连范彩平,都捂着小嘴偷笑起来。

“你……你一个女孩,为什么会随身带着如此脏的抹布。”丁鲸平时都是以风流倜傥自居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仪态良好,从来没有遇过这样脏的事。只觉得一阵阵反胃,挤出一句话,就冲回自己的小院中。

而金飞瑶很委屈地解释大喊道:“丁道友,这不是什么脏抹布。只是我在野外烤肉吃时,用来擦拭刀的,上面的油也是干净的,那黑色是烧过的柴火灰。”

只可惜丁鲚已经冲进院中,听不到金飞瑶后面的解释。

“他就是这样,要是把精力都放在修炼上,怎么可能才炼气中期。妹子,不用理他,以后离他远些,他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一只白晰的手臂搭在了金飞瑶的肩上,又是一阵浓烈的香味飘来。她却没有在马上就打喷嚏,什么闻臭味就会打喷嚏,鬼才会信她的话。

回头一看,搭着她肩的是名三十来岁的女子,酥白半露,肤白如脂,乌黑的头发又密又亮。妖艳的装扮,华丽的首饰,丰满的身躯都显出这名炼气后期的女子,非常的火辣。

“这位道友就是血娘子吧,我早就听翁老提过你,说你活泼开朗人又爽快。”金飞瑶已经猜到,这人应该就是那对夫妻中的血娘子。

“年纪小小的,嘴可真甜。”血娘子大笑起来。

“娘子,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从一间院中走出来一个彪形大汉,满脸的横肉嗓门特响亮,震得人耳膜发痛。

“相公,这就是我们新来的队友,刚来就喷了丁鲚一脸口水。”血娘子笑得花枝乱颤,那可观之处也跟着晃动起来。

大汉可没笑,而是大声地嚷嚷起来,“呸,那个小白脸的事有什么好笑的,早就叫你离他远点。那种整日把女人带回来的家伙,和他一组真是丢死人了。”

金飞瑶笑嘻嘻的打着哈哈瞧着他,翁老可是提过这人,四十四院中脾气最火爆的男人,血娘子的相公飞天龙。因为修为比老婆低了一阶,很没有面子,所以脾气就更加火爆,还整天担心别的男人勾引他老婆。

“一边去,整天吵吵嚷嚷的,不要惹老娘不高兴。”血娘子白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骂了句。飞天龙吃了娘子的憋,又不敢和她吵,只得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回去了。

“血娘子,我还有事和金道友交代一下,你先不要缠着她。”吴昊空笑道。

血娘子拉着金飞瑶不松手,挺了挺腰满不在乎地说道:“我才不走,来这四十四院几年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是你们这群大老爷们,腻得要死。现在好不容易来个嫩妹子,我才不让给你们。”

她的身体贴近了金飞瑶,推也推不开,虽然软软的,但是却让她感到非常的恼火,这叫什么事。突然,一阵凉意贴上了皮肤,让她觉察到一丝怪异,她不由得眉头一皱,灵力夹带着杀气就外泄出来。

“你这小道友,难道不愿意和姐姐好吗?”血娘子嘟起红唇,很不情愿地放开金飞瑶。

她离开后,那股凉意就消失了。金飞瑶笑了笑说道:“我到是想和血娘子亲近,可血娘子你身上太凉了,我一向怕冷,只得远观了。”

也不知血娘子刚才想动什么手脚,被发现了也不觉得丢脸,很爽快的就把这事抛开。她面不改色地笑道:“既然小道友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队长还有事要和你说,我就不打扰你了,有空我们在聊。”

说完,她扭着腰身,妖娆的走了。

金飞瑶暗自用神识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身上有异常,紧张的神经就稍微松懈下来。而其它人都是老相熟了,自然知道血娘子刚才是想动手脚,却被新人给发现,但是也没有出言点破。

到是看血娘子走了,吴昊空拿出一块墨色玉牌对金飞瑶讲:“金道友,这是全仙门的任务玉简,适合炼气期的所有任务都在上面。基本每天都会有新的任务记录上去,而玉简也分着各小队,每队每年最少要接受一次无奖励的强制任务,到时候也会通过这个玉简提前通知。”

金飞瑶接过巴掌大的玉牌,比只有一指长的普通玉简,要大了许多。她暂时没有查看玉简,而着收起来后,等着吴昊空在说其它事项。

后面就基本也没什么事,只是提了大家不准相互打斗,然后顺便说了一下明年的筑基丹争夺赛。金飞瑶炼气中期的修为,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吴昊天也就是按规矩和她说一声。

在金飞瑶和队长对话中,那瞧着怪异的两兄弟早就手牵手,不知跑哪个花园里去玩了。丁鲚回到院中就没出现,想必是在反复的洗脸中,金飞瑶很不厚道的猜测,他不会连身子也一起洗几遍吧。

吴昊天交代完,就说有事先走了。只剩下翁老,依旧很热心的告诉金飞瑶,还有四人不是在自己房中休息,就是出去了,等他们回来时在给她介绍认识。金飞瑶也客气的谢过这个很爱帮助别人的老道友,只要他没有什么坏心眼,喜欢做好事就做罢,反正自己也没损失。

只是……金飞瑶扫了一眼住着队员的小院,就算是同一个队,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啊。才见面,就想使小手段,虽然没有感觉到杀意,但是谁会喜欢自己身上被人种下东西。

她打定主意,只要不是强制任务,其它的时间,尽量不和行为不正常的人出去任务。可是仔细想了想,除了翁老和队长还有刘高义,其它人还真不想多打交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