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养魂兽饲主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46

大家手脚麻利地用树枝做了个破旧的担架,把金飞瑶搬了上来,还怕她半路上断了气,把一粒二品生肌丸给她吞下,抬着就往青兽门赶去。为了避讳,一路上华溪都也没同金飞瑶有尤其的接触,疾行时是离得远远超过的。金飞瑶也不怕,就凭上次自己交待的事,华溪也所以能应为了避嫌,一路上华溪都没有同金飞瑶有特别的接触,赶路时也是离得远远的。金飞瑶也不担心,就凭刚才自己交代的事,华溪也应该能应付出来。如果有什么对不上的,就说是当时情况混乱,加上自己害怕记不清了。。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养魂兽饲主》精选

大家麻利地用树枝做了个简陋的担架,把金飞瑶搬了上去,还怕她半路上断了气,把一粒二品生肌丸给她吞下,抬着就往青兽门赶去。

为了避嫌,一路上华溪都没有同金飞瑶有特别的接触,赶路时也是离得远远的。金飞瑶也不担心,就凭刚才自己交代的事,华溪也应该能应付出来。如果有什么对不上的,就说是当时情况混乱,加上自己害怕记不清了。

悠闲地躺在担架上,先用传送阵回到洛仙城,然后又传到了青兽门外,她飘飘然然的就来到青兽门。

青兽门位于洛仙城东边的仙宿山,整座山共有三十二座山峰,每座山峰都被洛仙殿租了出去。一座山峰一个门派,整整三十二个门派建在同一座山上。

而青兽门就在其中的储潭峰上,从山脚下的传送阵,到青兽门在的储潭峰,竟然走了整整二个多时辰。本来为了加快速度,金飞瑶被从担架上扶下来,和一名弟子挤在一头坐骑兽上,颠得她本来就断掉的骨头,都快严重移位了。

在她的咆哮和怒吼下,大家只得放弃用灵兽带她回去。可飞的灵兽又拉不了两个人,没有主人控制,灵兽不把她从空中扔下才怪。

最后只好由两名弟子骑着灵兽,然后各抬着一边担架,放慢了速度驮着她往储潭峰走。等到了储潭峰,已经是黄昏了。

黄昏下的储潭峰很漂亮,半山处有一个很大的湖,此时有很多青兽门的女弟子,带着各自的灵兽在湖边嬉戏。而湖的一面就是山峰,一道雄伟的瀑布从山峰上冲下来,直落湖中。

瀑布上方修建了一座雄伟的大殿,一大块宽敞的木制平台从瀑布上方伸出,有不少男修士正趴在木栏边上,不断地往下方湖中的女修士身上张望。

急匆匆的走到湖边的石阶前,就有守门弟子迎了上来,“萧师兄,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出去捉妖兽了,怎么抬着个人回来?”

“赶快向掌门通报,我有十万火急之事,要见掌门师尊。”萧师兄来不及回答他,只是催促他赶快先一步进去禀告。

这名守门的弟子见萧师兄好似真有什么急事,又抬着个重伤之人,就赶快跑了进去,往里面去禀告。大家行色匆匆地抬着金飞瑶,就跟着往里面跑。

到是有不少弟子发现他们慌张的样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金飞瑶算不上太悠闲的躺在担架中,左右寻了半天,也没找到镇派神兽青鳞龙。她还以为青鳞龙应该住在水里,那应该就会在这个湖中,哪知道各式各样的灵兽见了不少,却没看到青鳞龙的身影。

石阶边上到是有一头十来丈高的六阶震天兽,全身金黄,吃得是肥胖厚实的,正闭着眼睛在打盹。他们从它的身边通过时,它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没见到青鳞龙,能看到震天兽也不错,看着他那金光闪闪的黄毛,金飞瑶想起来了一种流传。说震天兽的金毛,只要拔下来,就能变成黄金。看着那小山一样的震天兽,她暗自感叹,要是真的,这世俗中的皇帝老儿可全都是穷光蛋了。养只震天兽,那黄金就是要多少有多少,只可惜没有身上长灵石的妖兽,真是遗憾啊。

在众人好奇的注视下,金飞瑶被抬到了瀑布上方的大殿门口,等着掌门的召见。而有些和他们相熟的弟子,走过来和他们闲聊,得知是什么情况后,人人都是神色大变。

“萧师弟,掌门传你们进去。”等了许久,终于从大殿里走出个弟子,让他们进去。

金飞瑶很不厚道地想,这家伙摆足了架子,慢腾腾的才召见他们。一会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妖兽吃得只剩半个脑袋,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得了传令,大家抬着金飞瑶进入大殿中。

大殿中异常的宽敞,铺了结实的木地板,几十根粗大的红漆柱子立在殿中,支撑着高高的房顶。最里面有一面灵木雕刻的巨大龙形墙,上面的巨龙活灵活现,非常有气势。而龙形墙下面,就是一张雕刻了百兽的榻,铺了色彩斑斓的垫子。不管是龙墙和百兽榻,还是那漂亮的垫子,无一不是灵气充沛,显然都是由上品材料所制。

百兽榻上盘腿坐着一人,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身材魁梧,一脸的络腮胡。穿着一身绣青龙的锦服,不怒自威,显得霸气十足。青龙榻边上还有四名亲传弟子,很有气势地立在两旁。

“弟子萧飒,参见掌门师尊。”萧飒带着众师弟给掌门行了礼,然后就低下头等着掌门发问。

“你们有事不去找你们的师傅,怎么直接跑我这来了,还懂不懂规矩。”他一开口,金飞瑶就大为失望。小门派就是小门派,这时候不是应该,让身边的亲传弟子站出来说话,才有身份嘛。

“师尊,这次事关重大,我们来不及请示师傅,只能直接来找师尊。”萧飒扑通一下跪了下去,身后的师兄弟们也一同跪倒,把掌门给看愣了。

“到底什么事,说吧。”他声音深沉,到还有些风范。

“师尊,以珊师妹出事了。”

“以珊?那丫头又干了什么事了?”掌门有些不高兴,对于有三十几个儿女的修士,最大的小孩都快二百来岁了。像以珊这种资质不好,平日不太受宠的女儿,他平时根本没有关注过。

现在竟然为了这种小事,专程来找自己,这些弟子怎么一点眼力都没有。能出什么事,不就是又欺负什么师弟,或是抢谁的破烂灵兽了,真是麻烦。

“师尊,以珊师妹遇上一头养魂兽,现在只剩下这些了。”萧飒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平时装大体积灵草的玉盒,然后就低头不言。

“什么,养魂兽,在什么地方发现的。”掌门一下站了起来,发觉自己失态了,又赶快坐了回去。皱着眉,厉声喝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给我好好道来。”

就这一瞬间,大家都看到掌门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对于不受宠的子女,还是养魂兽更有吸引力一些。

不敢隐瞒,萧飒把自己看到的都说了一遍,又把华溪叫出来,把看到的一切都讲一回。最后,就是轮到了金飞瑶讲述大家都不知道的事。

她一直在注意青兽门掌门的表情,在弟子提到养魂兽的样子时,他眼中就透出惊喜和欲望。而提到以珊被吃掉时,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被咬死的是头畜生。

金飞瑶便定下心思,开始瞎编起来。她只是随便提了一下怎么进入山谷的,然后就开始大肆渲染,养魂兽是如何的强大,怎么把以珊吃掉的。还添油加醋的说华溪的巨狼王如何对付养魂兽,最后却又怎么被养魂兽几巴掌拍飞,直说得那养魂兽强大无比,威力十足。

其它人到还好,并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华溪可是当事人,只听得哭笑不得,全身直冒冷汗,不明白金飞瑶添油加醋的乱编这些干嘛。

等金飞瑶说完,大殿内寂静一片,好像是在听精彩的说书,大家听得意犹未尽一般。

“掌门师叔,这是发生何事。萧飒,你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带着你的师弟就直接来劳烦掌门。”就在这时,萧飒的师傅得了消息,说自己的弟子带了一群人,跑去找掌门。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越过他这个做师傅的,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来。进门就看到掌门师叔的脸色有些奇怪,说不上是生气还是高兴。

“光济,不要骂他们,他们发现了养魂兽,以珊也被吃掉,所以才直接来找我。”瞎子都看得出来,掌门现在心情很不错。

“养魂兽!恭喜掌门师叔,让弟子前去把那养魂兽捉回来,献给师叔。”李光济跳过以珊被害之事,竟然直接恭喜起来了。

看来这养魂兽是很珍贵的妖兽,不然这些人怎么会直接就无视了以珊的死,只是为得到养魂兽的消息而兴奋。金飞瑶不由得悄悄看了眼华溪,他此时低头站在那,脸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表情。

为了以防万一,青兽门掌门还真的拿出了那件法宝,只不过常年不用,没带在身上。他还亲自回去,从自己的藏宝地翻出了那件法宝。

那件可以查看养魂兽饲主的法宝,就是一面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镜子,式样比世俗大户家的小姐用的还差,样子非常的不起眼。

都没人给金飞瑶一个外人介绍一下,这件法宝叫什么名字,就看到李光济从掌门手中接过了镜子。把弟子一个个叫出来,李光济就拿着镜子对着他们一照,一点反应都没有。

等到轮到华溪时,金飞瑶莫名的有些激动,特想看看这饲主能不能逃过法宝的检查。相比金飞瑶的激动,华溪是一脸的坦然,步伐稳健地就走到李光济面前。

其实萧飒他们也明白,养魂兽的饲主,最有可能的就是华溪、金飞瑶和以珊三人。以珊已经死了,直接被排除掉,那就只剩下这两人了。

在大家的注视上,李光济把镜子对准了华溪,一股黑烟就从他的身上腾空升起。

“什么!难道就这样被发现了?”金飞瑶大吃一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