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被人祸害了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35

金飞瑶掏出熊天坤送的丝帕,新的活力灵力就扔向铁蜈蚣。丝帕和扑来的巨颚撞在一起,噼里噼的响声不断地,硬生生挡下了它的攻击。趁这个时候,金飞瑶双手转眼,蓝色的冥火从手中熊熊燃烧。“尝一尝我的冥火手,臭蜈蚣。”金飞瑶冲着铁蜈蚣的腹部是一拳,铁蜈蚣腹部的硬壳趁这个时候,金飞瑶双手一晃,蓝色的冥火从手中燃起。。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被人祸害了》精选

金飞瑶掏出熊天坤送的丝帕,注入灵力就扔向铁蜈蚣。丝帕和扑来的巨颚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硬是挡下了它的攻击。

趁这个时候,金飞瑶双手一晃,蓝色的冥火从手中燃起。

“尝尝我的冥火手,臭蜈蚣。”金飞瑶冲着铁蜈蚣的腹部就是一拳,铁蜈蚣腹部的硬壳马上被打得凹下去一块,冥火也顺便把那块硬壳烧得焦黑。

铁蜈蚣嘶吼一声,尾部就甩了过来,金飞瑶回手就给了它重重的一拳,尾部被飞弹开来。不给铁蜈蚣喘息的机会,金飞瑶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阵疯打,只要避开铁蜈蚣舞动的巨颚,注意不被夹住,就没有什么危险。

一般炼气期修士要花费些手脚才能拿下的铁蜈蚣,在金飞瑶一记记重拳下,最有危险的巨颚被打得随着头部乱摆,没有丝毫使用的机会。

铁蜈蚣背上的硬壳非常的坚硬,在炼制法器时,大家都会扔进去几片,加强法器的强韧度。而腹部的硬壳虽然要比背上的差一些,但是一般的下品法器也很难将其砍破,最坚硬的就是头部,很少有修士是直接能攻击头部杀死铁蜈蚣。

相比其它修士是用法术攻击,外加法器攻击硬壳节点之间的缝隙,金飞瑶的攻击则要简单多了。

铁蜈蚣被她一顿老拳,外加冥火烧灼,打得晕头转向的。头部和上腹部是一片凹凸的黑焦,背上也有几块硬壳被打到,同样是黑焦一片。金飞瑶大喝一声,右拳集满冥火和灵力,狠狠地一拳,打在了铁蜈蚣腹部焦黑的地方。

硬壳终于受不了金飞瑶的攻击,暴裂开来。冥火遇到硬壳上的缝隙,嗖地一下就钻进了铁蜈蚣的体内。而金飞瑶也跃出到五步之外,看着铁蜈蚣上下翻腾,转眼就倒地死了。

钻进铁蜈蚣体内的冥火,只用了几息的功夫,就把它的内脏全部烧毁,在不烧坏硬壳的前提下,轻松干掉了它。

这真是太简单了,金飞瑶非常高兴,只恨这铁蜈蚣不好寻找,不然这杀一只也只用二盏茶的功夫。去掉烧坏的硬壳,这只铁蜈蚣最少能赚二十来块灵石,这还没算上那对巨颚。就凭那咬什么碎什么的锋利度,用来炼制攻击性法器在合适不过了。

掏出添头小匕首,金飞瑶刚想把硬壳割下来,就感觉到地面震动起来。而且有吵杂的跑步声往她这里过来,听声音好像不少于百人。

她满头雾水,停下手上的动作,站起来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跑步声越来越近,震动也越来越大,透过正午的薄雾,金飞瑶远远地看到前方树丛中,冲出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来。

还没等金飞瑶看清此人修为,就被他身后出现的东西吓到了,“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啊。”

金飞瑶连把铁蜈蚣收入储物袋的时间都没有,扭头就向后狂奔起来。

那名冲出来的男子追上了她,满头大汗道歉道:“这位道友,不好意思了。”

“你有病啊,引这么一大群玉面螳螂过来,想要害死我不成。”金飞瑶拼着命地向前冲,气急败坏地冲他吼道。

随后她往后面瞧了一眼,三十多只一人来高的二阶玉面螳螂,已经冲到铁蜈蚣尸体的地方,只见寒光一闪,地上的铁蜈蚣被踢到空中,瞬间被砍成了碎块。

“啊,我的铁蜈蚣。你这家伙,赔我的灵石。”金飞瑶肉疼死了,把火气全发在了那名男子身上。

男子一擦头上的汗,无奈地催促道:“道友,现在不是谈灵石的时候。玉面螳螂追上来了,赶快逃吧。”

金飞瑶又是一回头,只见全身白色的玉面螳螂,已经迈着大步就追了上来,而且速度可不慢。它们手上天生的两把大镰刀,寒光闪闪,轻易就把铁蜈蚣砍个稀巴烂,可想而知,有多锋利。

“它们干嘛紧追不放,你到底干了什么?”看到这群杀气满天的玉面螳螂,金飞瑶恨死了这个引虫前来的男子。

男子往嘴里扔了一粒丹药,很抱歉地笑道:“我只是捉了一只母的玉面螳螂,后面追来的全是公的。”

“你有病啊……意思就是说母的那只在你身上?那你赶快离我远点,走开,走开,滚远点。铁蜈蚣不要你赔了,赶快带着你的玉面螳螂跑远些。”金飞瑶明白过来,赶快驱赶着男子。

男子无奈地苦笑,“道友,我都逃了一整天了,这里离谷口最近。我补灵丹都快消耗光,实在是没办法在带着他们逃到别处了。”

“那你有神行符吗?给我一张就不让你赔蜈蚣了,你不走我走。”看他的衣装上有类似门派的标志,金飞瑶猜他应该是洛仙城什么门派的弟子,身上应该带有神行符。

“神行符?”男子愣了一下,突然大喜,“我怎么忘了,我还有神行符。哈哈哈,看你们还能不能追上我。”

金飞瑶看着这个糊涂的男子,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果然,只见男子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神行符,非常内疚地对金飞瑶说:“这位道友,我身上只剩一张神行符了。你身上没有母螳螂,它们应该不会总追着你,下次在遇到道友,我一定会补偿你一只灵宠的。道友,保重。”

“算你狠。”在金飞瑶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后,男子催动神行符,速快如影,就消失在了前方。

身后的玉面螳螂失去了母螳螂的行踪,变得更加烦躁不安,目标全盯紧了前方的金飞瑶。

这样一直向谷口跑,迟早要被玉面螳螂追上,不如找地方藏起来算了。反正自己身上并没有母螳螂的味道,只要身形不被螳螂看见,应该不会发现自己。

看到前方有一处地方,倒塌了不少的树木,看那满树的青苔,已经有些年头了。金飞瑶打定主意,在前方突然转弯,跳过了那些树木堆。

咔咔咔……

金飞瑶的耳边全是玉面螳螂摩擦镰刀的声音,似乎像是在相互交谈。她躲在一根满着青苔的枯木下方,这根枯木正好架在另一根的上面,中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刚好才她紧贴着身体缩在里面。

她还在身上裹了不少地上的腐叶,把腐木耳也倒出来,堆在枯木下方。因为时间不够,腐木耳散乱地堆在那,一点也不像是生长出来的。

玉面螳螂的脑子没有这么好用,可看不出这堆腐木耳有什么异样,只是发现追踪的人竟然不见了,就在原地不停地来回寻找。

金飞瑶透过腐叶的缝隙往外瞧,只看到玉面螳螂那白色的足爪,在眼前晃来晃去。她忍着扑鼻的恶臭,一动也不敢动,静静地躺着,最后干脆开始修炼起来。

等她睁开眼,四周已经漆黑一片,一直停留在这里的玉面螳螂已经没了。想必是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人,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地盘,只得撤了回去。

确定外面真的没有玉面螳螂,而不是藏着等自己露面后,金飞瑶从枯木下面钻了出来。一钻出来,她就赶快把身上的腐叶抖落,吸吸鼻子,这沾在身上的腐木耳的臭味越发的重了。看样子这身臭味,要陪着自己好几天了。

百虫谷的夜晚,雾气要比白天还要浓郁得多。黑灯瞎火的,雾气又大,连个月光也透不下来,想重新找个地方露营也是不可能了。

金飞瑶只得在这里露营一晚,掏出火石刚准备生火,身后又出现了沙沙的声音。

她根本不回头,双手冥火腾起,转身劈头盖脸对着身后就是一阵乱拳。站在身后出现的东西被她打翻在地,借着冥火的光亮,金飞瑶才发现,被她打倒在地的,是一只小些的铁蜈蚣。

这只铁蜈蚣年份要少些,身体只有二十几节,被她一顿乱揍,已经把硬壳打破,被冥火从里面烧死了。

“运气这么好?竟然白捡到一只铁蜈蚣。”金飞瑶一乐,赶快把火堆烧起来,她拿出匕首美滋滋地,把完好无损的外壳小心地割了下来。巨颚也让她连着头割下来,一并放入到储物袋中。

把铁蜈蚣都拆干净,金飞瑶才感觉到自己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擦了把汗,她拿出带着的干粮,就着水袋中的水吃了几口。

让她没想到的是,浓雾中又传来沙沙的声音,一只铁蜈蚣又向她爬了过来。金飞瑶惊讶万分,难道这片枯树堆,是铁蜈蚣的老窝?

来不及多想,可不能让铁蜈蚣跑了。金飞瑶扔掉手中的干粮水袋,迎着铁蜈蚣就冲了上去。又是一顿冥火拳的狂打,这只铁蜈蚣又被她麻利地干掉。

还没等她割壳,四周又传来了沙沙声。金飞瑶这会是彻底茫然了,不是说铁蜈蚣行踪不定,又非常的警惕,很不容易捉到。现在这是怎么回事,铁蜈蚣都往这里钻,没听说过铁蜈蚣特别爱吃人肉呀。

不过,这些可都是钱,她现在可顾不上想这里面的缘由,大喝一声,就向这些会移动的灵石扑了上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