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天降大凶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29

“就得那间,旁边有个大宅子的那个。”金飞瑶一挥光幕上的一个地方,一脸的喜色。那小院贴紧一个大宅子,从光幕上也可以可以看出,那宅子中树木繁茂,荷池秀丽,小径静悠的。的话居住那,就也可以沾边上的光了。女修士掏出两块玉简,刚要对着非常大的光幕一点儿,就看见一女修士掏出一块玉简,刚要对着巨大的光幕一点,就看到一道白光飞射到光幕上,金飞瑶选中的光点就灭了。。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天降大凶》精选

“就要那间,旁边有个大宅子的那个。”金飞瑶一指光幕上的一个地方,满脸的喜色。那小院紧贴一个大宅子,从光幕上可以看出,那宅子中树木茂盛,荷池秀美,小径静悠的。如果住在那,就可以沾边上的光了。

女修士掏出一块玉简,刚要对着巨大的光幕一点,就看到一道白光飞射到光幕上,金飞瑶选中的光点就灭了。

“道友,这院子被人选中了,你在重新选一间吧。”女修士愣了一下,随即带着歉意看了金飞瑶一眼。

金飞瑶手一捏,心中火大,是谁抢了我的房子。气愤归气愤,房子还得选,她又在光幕上找起来。

不一会,又找到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她刚要挑,就看到光点又灭了。咬咬牙,金飞瑶又在光幕上找满意的地方。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大家都看上了那些位置靠近大宅子的院子,只见到光幕前一道道白光闪过,她中意的光点在飞速的消失。

眼光自己看中的光点越来越少,剩下的全是些挤在商铺周围,吵得半死的地方。金飞瑶一把拉起女修士的手,指着光幕上的一处吼道:“快给我抢下那里!”

女修士赶忙手指一动,一条白光射向了金飞瑶所指的地方,光幕上的白色光点灭了。而女修士手中的玉简亮了亮,终于让她抢下了一个地方。

跟着女修士挤出人群,金飞瑶得意地瞧了熊天坤一眼,却发现他走路有些僵硬,不由得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

熊天坤涨红着脸苦笑了一下,又摇摇头,他哪里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紧贴着那名女修士,后面又被其它修士不停地推挤摩擦,身体有些地方有了异样。所以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全身用力向后挤着推来的修士,奋力地和身前的女修士保持着距离,弄得全身酸痛僵硬,搞得走路也不方便了。

“是站久了腿麻吧?你的体质还真差,得好好练练了。都炼气中期的修为,还跟个凡人书生似的。”金飞瑶摇摇头,只得上前去扶他一把,租赁房屋的五十块下品灵石还得由他出呢。

在靠墙的地方,有一排办理手续的桌子,交上五十块下品灵石,两人高高兴兴地拿到了玉简。

他们租下的院子在城西,四周有不少的大宅子,全是一些中小门派的分堂。在大宅子边角的地方,就修了不少小院子,怪会利用地皮的。

金飞瑶选中的院子,在一家门派分堂的侧边,她们是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没有经过大门,并不知道是个什么门派。只是从外观来看,这家门派不算小,应该算是中流水准。

小院一排九间的贴着对方的院墙修建,他们的就在最边上。白墙青瓦,墙头上还长了些小草,半新不旧的大门上没有挂锁。修士们用的都是玉符,上面自带禁制,锁这种东西在这里一点用处也没有。

当然,玉符上的禁制都是最简单的,品阶高的禁制得自己花钱买,或是自己摆阵。

“走吧。”金飞瑶一拉熊天坤,就往小院走去。

“哼!”

突然,一声冷哼破空而出,金飞瑶只觉得血脉涌动,冲入脑门,头脑发胀。然后一道红光,嗖地就打穿了她的左肩,如果不是熊天坤拉了她一把,恐怕已经陈尸当场了。

金飞瑶捂住出血的左肩,刚一抬头,准备寻找是何人偷袭自己,一阵威压就铺天盖地漫了过来。

“筑基期修士……”她刚一开口惊呼,一只碧玉环便出现在头顶。绿光一闪,碧玉环就套紧在她的身上,金飞瑶躺在地上被紧紧套住,动弹不得。

碧玉环越扣越紧,鲜血从左肩的伤口喷涌而出,“我怎么得罪前辈了,前辈要对我下杀手。”金飞瑶来不及多想,开口怒骂道。

她连人都没看到,眨眼间的功夫就被对方困死。她的心头只有一个疑问,难道祖父请了筑基修士来捉我?这也太夸张了吧,那家伙看到筑基修士,卑微的连话都说不清楚,还能干出这种事来?

想起刚才走一起的熊天坤,她赶忙忍痛抬头寻找,却气得火冒三丈。熊天坤完好无损的站在一旁,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身后发呆,还脸色发白,手脚发抖。

这家伙没救了……白白杀了这么多妖兽练手。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不说拔剑帮忙,那也赶快逃跑啊,竟然就站在那,当自己是树桩子吗?手脚还抖,抖什么抖,你炒豆子啊。

金飞瑶气不打一处来,垂头丧气的低下头,随便你们吧,要杀要砍尽管来,要是叫一声我就是你孙子。

身后由远至近传来了脚步声,听起来人数还不少。突然,一直站在那不动的熊天坤,手中一挥,招出白剑,跨过金飞瑶,就把她挡在了身后。

你就不能从边上绕一下,竟然从我身上直接跨过去,真是少根筋。看到熊天坤从自己的身上跨过去,金飞瑶有些不满,但是想到人家现在是鼓足勇气去挡筑基期的修士,怎么好意思去说他。只得满怀感激地扭动身子,想转身过去瞧瞧,到底是哪个混蛋打伤自己的。

“女人?”好容易忍痛扭转了身体,金飞瑶却看见一个美貌的女人,带着一群人站在五步外。

那群人也就她一人是筑基期的修士,看来打伤自己的就是她。金飞瑶咬咬牙暗地里诅咒道:“死妖婆,手闲回家抽你儿子去,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此女看起来三十多岁,长得是美若天仙,而且金飞瑶越看越眼熟,那五官好像在那见过。

“熊天坤!”怪不得这么眼熟,这人长得和熊天坤那是非常的相似,看来是出来寻找儿子了。金飞瑶心中安定一些,原来是寻儿子的,恐怕是以为自己是骗子,看来得赶快解释一下,不然救命恩人被误杀就麻烦了。

“前辈,你误会了,我不是坏人。”

金飞瑶奋力地抬起头,对着疑是熊天坤娘的女子大声喊道,话音未落,白光一闪,不知什么东西,突然就重重砸在金飞瑶的脸上。瞬间她的脸上如同开了染坊,什么色都有。

“呸、老妖婆,你有病啊。不要把你男人养侍妾,玩炉鼎的火气发在我身上。要不是我,你儿子早被人抢光奸杀了,你一堂堂筑基修士,有点修养好不好,活得久了你妖孽啊。”金飞瑶怒火冲天,给你点热脸,还贴到冷屁股上了。她吐掉嘴中的鲜血,任由鼻血乱喷,对着那女子就口无遮拦的咒骂起来。

“哼,如果不是你勾引我儿子,他怎么可能会悄悄离开门派。还拐带着他四处躲避我们,让我一直寻不到他,今日不杀你,怎能消我思念儿子之苦。”女子眼中凶光一现,冷眉一挑,早就对金飞瑶下了杀心。尤其是看到金飞瑶拉着自己儿子的手,要拖进那院中,肯定是要行那采阳补阴之术,她就恨得咬牙切齿。

金飞瑶一阵汗颜,这什么脑子,怎么有些无法交流啊。她如果知道对方认定,自己是要把熊天坤拖到院中,做采阳补阴的事,恐怕不用对方动手,她就要气得吐血而亡了。

“娘,你误会了,我是自己出走的,和飞瑶妹妹无关。而且我遇到恶人,还是多亏她出手相救,不然你今日也见不到我。”一直沉默的熊天坤,突然跨出一步,态度坚定地盯着他娘。

熊夫人爱子心切,没注意到一向性格懦弱的儿子,竟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而她身后的云山派弟子,却都发现了这一惊人情形,不由得惊讶地相互对望了一眼。

只有金飞瑶知道,熊天坤做出这样的举动,到底有多艰难。

那颤抖的双腿,捏得发白的双手,和约带发颤的音调。都在证明,他在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在反抗着母亲对他的压力,在对自己懦弱的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

面对熊天坤,熊夫人露出了慈爱的目光,她伸出手温柔地说:“坤儿,快过来,小心那污血溅到你身上。你看你,都瘦了。”

熊天坤不为所动,语气也沉稳了许多,手脚也不在发抖。他紧握着的双手轻轻放开,口气冷漠地说道:“娘,把她放了。”

“坤儿?”面对这样陌生的儿子,熊夫人似乎吃惊不小,有些不知所措,“她是在骗你的,你不知道外面的人心有多坏,如果不杀了她,以后在有人大胆来勾引你怎么办。”

“大婶,就算有人勾引你儿子,肯定也是男人。”金飞瑶实在受不了了,被人打伤不说,还要忍受疯子左一句勾引,右一句勾引的。

“大胆。”熊夫人身边一名黄衣女子,手中一扔,刚才打伤金飞瑶的白光又向她扑过来。

熊天坤瞬间出手了,只见身前白影如花,白光被他一剑斩下。一颗圆珠被斩成二半,掉在他的脚下。

“我的天灵珠!”女子万分心痛地惊呼一声。

见到熊天坤竟然敢反抗自己的话,一直维护那女孩不说。还出手斩破同门师妹的法器,熊夫人不由得把这一切全都算在了金飞瑶的头上。

感觉到熊夫人充满杀机的眼神,不断地扫在自己身上。金飞瑶却躺平在地上,迎望着天空,默默地在念叨:“应该快来了吧,在不来我就要没命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