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炼化冥火

发布时间:2022-01-15 20:24:23

把法诀各弄了个五十几次,终于等到他不在手都生了。金飞瑶把冥火拿了出,嘴巴里念念有词,把法诀当心地打了上来。黄豆大小的冥火又露了出,窝棚内温度疾速持续下降,干芦苇上居然有了白霜。金飞瑶真的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阴森的东西,居然也能烧伤人,真的太很奇怪了。她先黄豆大小的冥火又露了出来,窝棚内温度极速下降,干芦苇上竟然有了白霜。金飞瑶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阴冷的东西,竟然也能烧伤人,实在太奇怪了。。

>>>《仙本纯良》章节目录<<<

《第七章 炼化冥火》精选

把法诀各弄了个五十几次,终于不在手生了。金飞瑶把冥火拿了出来,嘴中念念有词,把法诀小心地打了上去。

黄豆大小的冥火又露了出来,窝棚内温度极速下降,干芦苇上竟然有了白霜。金飞瑶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阴冷的东西,竟然也能烧伤人,实在太奇怪了。

她先用灵力包裹住双手,然后又对着露出来的冥火打了个法诀,冥火缓缓地飘了出来。

随后金飞瑶又往冥火中打入五道法诀,然后就向冥火伸出了双手。她小心翼翼地靠近冥火,在上次被烧伤的距离,因为这次体内的灵力够了,并没有被冥火烧伤。

太好了,她大胆地直接把双手都迎了上去,灵力从手中涌出包裹住冥火。然后她从黄豆大的冥火中,抽出头发丝粗细的一条冥火,用灵力包裹住开始炼化起来。

“李兄,这明湖的风景不错吧,尤其是这片芦苇地,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果然没有白来,真如马兄所说,风景秀丽,美女如云啊。”

“李兄,马兄。晚上有诗会,会来许多的大家闺秀,大家可要大饱眼福了。”

“哈哈,张兄,这些女子谁比得上你家的表妹啊。”

“让各位见笑了,我如今只想功名,不想让儿女私情缠绕其身。表妹不谈也罢,红颜如水,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贪图温柔乡。”

“张兄,快看,那边游舟之上有名美貌佳人。”

“在哪,在哪?”

“哈哈,哈哈哈,张兄你……”

一行书生模样的人出现在芦苇地,而远处则停着一只游船,他们边吟诗边观赏着四周的风景,慢慢地靠近了金飞瑶的芦苇窝棚。

“咦?这里怎么会有个如此简陋的窝棚?实在是大煞风景。”一名书生走在前头,发现了这个窝棚,便用折扇挡住了鼻子,厌恶地瞅了一眼窝棚。

一股臭味扑面而来,折扇一点作用也没有,差点让他昏死过去。他到也胆子大,强忍着臭味,心中又惶恐又好奇地一弯腰,往窝棚扫了一眼。

只见窝棚里躺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一只手无力地伸在窝棚口,皮包骨头非常瘦,皮肤还呈现出一种异常的苍白发青色,而且还布满了污垢。

他愣了愣,突然反应过来,手中的折扇一扔,吓得大声惊叫起来。

“啊!这里有死人。”

“怎么了?”随着他的惊叫,书生们全都围了上来,人人都被窝棚中飘出的臭味,冲得鼻子难受只想吐。

大家围上来一看,窝棚中果然有一具尸体,看衣装和身材,好像还是名年龄不大的女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发现一具死尸,这群书生又害怕又有点兴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只是味道实在太过不堪,又怕染上什么尸气,大家都往后退了不少,远远地商讨起来。他们先是派出了一名书童去报官,然后又让一名胆子大的下人上前去窝棚口在看看。他们这一群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实在太好奇了,想趁官府还没来时,让下人在看看,回来在给他们说一说。这可是个好话题,亲眼见到了命案,以后可以在别人面前充面子了。

那名下人本来是提着食盒的,便把食盒交到另一人手中,然后找了根树枝,慢慢走到窝棚口。他捂着鼻子用树枝碰了碰里面尸体的手,然后蹲在那想看得仔细点,一会好说给少爷听。

就在他盯着尸体,想看清楚趴在下面的脸是什么样时,那尸体突然一仰头,一双布满血丝,凶狠的眼睛就死死盯着他。

“诈尸了!”下人猛地头皮发麻,心脏狂跳,站起来就边跑边喊,声音尖锐并且充满了恐惧。

书生们不明就理,也被他吓了一跳,尤其是他的少爷,拍着胸口就骂道:“乱喊什么,吓死我了,大白天的诈什么尸。”

话音未落,就见到窝棚内冲出一道人影,一脚就把跑在前面,夺路而逃的下人踢出几丈远,而那人影正是刚才躺在窝棚内的尸体。

少爷瞪大眼睛刚想惊呼,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拳头,一拳就把他打得腾空旋转三周半,重重地摔在芦苇丛中。

只听到鬼哭狼嚎的叫喊声,书生们如同无头苍蝇般四散开来,扇子、玉佩、鞋子掉落一地。一阵噼里啪啦的打击声过后,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十来人。书生加上下人,每人都是脸肿如猪,牙齿飞溅,大半的人都昏死过去。还有几人清醒着,也是睡在地上抱着被打部位,痛苦的呻吟个不停。

金飞瑶蹲在地上,抱着抢来的食盒,拼命地往嘴里塞着东西,根本不管周围人的死活。

书生们带来的五个食盒都让她扫了个精光,连茶叶都让她吃了,只有几瓶美酒,被她闻了一口就全扔掉。

吃饱后又在湖边灌了一肚子的水,把卡在嗓子眼的食物冲下肚,她才摸着肚子,打着饱嗝骂道:“差点饿死我了,乱修炼要害死人啊。”

金飞瑶觉得自己和这冥火,肯定上辈子是结了仇的。

第一次炼化时差点烧成了残废,第二次炼化,本来一切顺利,以为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没想到竟然耗费了十几天的时间。本想停下的,却没想到根本停不下来,只要想停下炼化,已经炼化的冥火就有要自毁的状态。

如果体内的冥火自毁,她也要被活活烧死,吓得她不敢停下。还好身上还有三块下品灵石,她把灵石全拿了出来补充灵力。每次炼化好一丝冥火后,还有个停顿的时间,可以控制冥火一个时辰,她都赶快拿来运行法诀,恢复自身灵力。

而吃饭喝水她就没办法了,还好以前修体,身体内部要比修士要强壮多了。硬是靠着窝棚内的食物残渣,和消耗肉体给顶住了,只是这一场下来,体重最少掉了三分之一,看起来好像弱不禁风的。

从湖边走回来,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金飞瑶愣了一下。呆站了一刻钟,她对着还算清醒的几名书生拱了拱手,然后很客气地说道:“感谢各位给我送吃的,你们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永记心头。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各位不必相送,请留步。”

说完,她窝棚中的东西也不带上,甩甩手一溜烟的跑了。只剩下几位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就连被打断的骨头,似乎都被这厚脸皮惊得不痛了。

急急忙忙的跑到明湖的另一边,感觉那群书生肯定不会追来了,金飞瑶看看四下无人,便脱了衣服钻到水中洗了个澡。

十几天的炼化冥火,早已让她是一身的臭汗,加上冥火炼化成功后,竟然从她的体内逼出了不少杂质,所以全身才臭得惊人。衣服也是又脏又臭,只是她就这么一身衣服,还是在镇上便宜买来的,只得洗澡时也拿到水中洗了。

窝棚中的东西并不是她没时间收拾,那些用了三个来月的棉被和破烂调料瓶子,已经又破又烂。任何人看了,都会以为那是叫花子住过的,根本没有什么能带走的东西。

远远的,金飞瑶看到对面的芦苇地来了不少人,在原地没站多久,就有人四散开来,像是在寻找什么。一看就是在找伤人凶手,她赶快把湿漉漉的衣服穿了起来,反正这个季节太阳还毒得很。在说凭着她的身手,找家大户人家停着暂时没人的游船躲一会,把衣服晒干完全没问题。

她在明湖中游了一会,在码头附近找到一艘华丽的游船,这时正停在湖边,有几名下人正在打扫着。金飞瑶瞅了一眼,看起来应该是刚游湖回来的,船中的桌子还放了好些茶杯果子和点心。下人们边打扫,边用各种油纸手帕把剩下的吃食,打包藏入怀中,准备带回去吃。

游船的二楼已经打扫干净,金飞瑶便悄无声息地溜到了二楼,找了个太阳能晒到,又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睡平了,让太阳好好晒自己的湿衣服。

湖边寻她的人,只知道打伤人的是名女子,又因为全身脏得要死,满是污垢。长成什么样,书生们谁也说不清楚,加上天色已晚,只得草草收了场。

而金飞瑶早已经在游船上晒干了衣服,已经混入镇上的茶楼里喝着茶了。

现在冥火炼成,也算是有了保身的法术,她不打算再住在明湖了。这里没有修士,也没有妖兽,不能交流修炼经验,也赚不到灵石,在待下去一点好处也没有。

现在她看上了对面悦来客栈门口,绑着的一匹黑色高头大马,一看就是脚力很好的那种。只等天黑人少时,偷了那匹马,就可以去洛仙城了。

把身上最后几个大钱花掉,金飞瑶大摇大摆的走出茶楼,然后趁人不备,就摸到了悦来客栈旁的大树上蹲着。

等到天色已晚,街上行人稀少,连茶楼都关门后。她从树上跃出三丈,正好就跳到了马背上,手中匕首飞速地割掉绑在柱子上的缰绳,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

马儿撒开四蹄,带着金飞瑶就绝尘而去。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