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等不到 带着美女去修仙 刹罗天王 我的
首页 > 资讯

第7章 惹怒温少

发布时间:2021-01-14 20:44:41

看她吃的不亦乐乎,温祁炫就很不爽。“我可发出警告你,要不然超过2两百斤,过春节就该宰了。”男人用话点她,抱了她两次,轻的跟猫像,还也没蕊儿沉。周玥萤的筷子顿住,像是在国“我可警告你,要是超过一百斤,过年就该宰了。”男人用话点她,抱了她两次,轻的跟猫一样,还没有蕊儿沉。。

>>>《宠婚总裁遭嫌弃》章节目录<<<

《第7章 惹怒温少》精选

看她吃的不亦乐乎,温祁炫就很不爽。

“我可警告你,要是超过一百斤,过年就该宰了。”男人用话点她,抱了她两次,轻的跟猫一样,还没有蕊儿沉。

周玥萤的筷子顿住,好像在国内量是九十六斤,还有四斤的浮动呢,满意地傻笑,继续大口享用。

一阵凉意,女人捂住嘴巴打喷嚏,浑身瑟缩了一下,这么热的天气,为什么觉得好冷,温大少,你有钱也不用把空调开这么足吧。

“你毕业了吗?”温祁炫记得,蕊儿的捐赠器官总共救了四个人,医生说有两个是孩子。

周玥萤摇了摇头:“还没有,大四上学期心脏就开始不舒服,断断续续的,就休学了,本想着出院就重回校园,可是……”

温祁炫帮她把话说完:“可是我又把你哥哥告了,你爸妈拿出所有的积蓄去请有名的大状,可却无人敢接你家的官司,对吗?”

“是的,所以我现在才会坐在这里,而不是校园。”女人用力的咬着西蓝花,好似在泄愤。

看她的模样,温祁炫冷笑:“你只是不能上学,蕊儿已经不能再这个世界上呼吸了,你该觉得庆幸。”

周玥萤站起身:“温先生,有幸得到蕊儿小姐的心脏,我很感恩,也更加的珍惜重生的机会,可你的话,难道你的女人不能活在这个世上,我就要去陪葬吗?”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温祁炫一把将她上半身压在饭桌上,力道之重桌上的汤都晃了出来。

男人的手腕正好压在女人的颈部,想推开他,却撼动不了分毫。

“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自己要承担的,那就别在我这抱怨,听清楚,你能留在这,是因为有蕊儿的心脏,否则根本没资格。”

吴皓龙拉住少爷劝道:“温少,您别动怒啊,蕊儿小姐说过,吃饭要和气,周小姐没有冒犯蕊儿的意思,只是她表达的不清楚。”

力道消失,周玥萤大口的喘息,他怎么阴晴不定的,可也在这一刻,深深地明白他不是个绝情的人,不然绝不会动怒的。

蕊儿小姐过世半年了,他还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突然很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孩,可以让杂志上称为冷静睿智的温祁炫,频频失控。

头好晕,周玥萤在餐桌上半天起不来,温祁炫本想放过她,可她是怎样,装可怜吗?

“这是饭桌,不是你的床,马上给我下去。”男人低吼,严重影响自己的食欲。

周玥萤吃力地下来:“我没胃口,可以上楼吗?”

“你想饿死,我没意见。”

温祁炫见她失魂落魄的往前走,大声地道:“今晚谁也不许给她饭吃。”

回到房间,周玥萤直接爬上了床,头晕晕的,这家伙的力度真大,自己如同动物一样被他扣在桌子上。

吃过晚饭的温祁炫上楼,本想去书房,却见她的房门开着,难道又跑了?

“你,去看看她在不在屋里?”随手点了一个佣人,让她查看一下。

很快,佣人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少爷不好了,周小姐她好像晕过去了。”

“我有那么吓人吗?”温祁炫难以置信的问身旁特助。

“温少,那个,刚刚你是挺吓人的。”吴皓龙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女孩在温少身边,简直是凶多吉少嘛。

一进房间,温祁炫就威胁道:“起来,别装死。”

“哎呦,好烫啊,温少她又开始发烧了。”

温祁炫很是郁闷,这女人的体格是有多差,还没开始让她好看,就体力不支:“愣着干嘛,还不叫马库斯医生来。”

半小时后。

靠在门上的温祁炫一边进行视频会议,一边看向马库斯医生为女人诊治。

“总裁,您看新方案改的可以吗?”项目经理把修改的地方,一丝不苟地讲给男人听。

温祁炫突然吼道:“住手,你干嘛?”

马库斯被这一声吓的收回手,对面的项目经理也是一惊,只见男人对电话道:“大体可以,完善一下,明早来找我签字,挂了吧。”

“你脱她衣服干嘛?”温祁炫质问道。

马库斯医生恍然大悟,他这么大反应该不会认为自己对他的女人图谋不轨吧?

“温少,她高烧不退,我用听诊器听一下肺部,她盖的这么厚,还穿了两层,我哪里听得到?”

温祁炫对这个解释很满意:“她紧着说冷,我帮你脱好了。”

被子一掀开,马库斯算明白了男人为何如何紧张,这个东方女人还挺有料的,绿色的丝质睡衣很衬她白皙的肌肤。

专心为她听诊,还好,不严重:“今天丽莎告诉我,她的烧已经退了,怎么又烧起来,你又给人家灌酒了?”

“没有,我让她试了一下冰桶挑战。”温祁炫坦荡的回答,这女人纯属自找的,乖乖呆着就不会又发烧。

马库斯医生用手贴到男人的额头上:“你不会发烧了吧?没事折磨个生病的女人,有没有同情心啊?况且,她有问题,是我来诊治,你这来来回回折腾我三次了。”

“想看我是否妙手回春,医术高超吗?”

温祁炫郑重地点了点头:“没错,温氏古堡不养闲人,作为私人医生你一年来不了几次。”

此话一出,作为他哥们的马库斯很想撂挑子走人:“我不跟病人一般见识,我走了。”

“慢着,你没给她打针就走?吃什么药啊?”

马库斯双手抱臂:“这病呢,我是看不了了,连吃了两天强力退烧药,打了三针,再吃下去,效果不大,再者,你强行让她发烧下淋冰水的奇葩做法,还是你自己来诊治吧。”

敢罢工?温祁炫冷哼,摸了摸女人,还是滚烫:“说不出如何诊治,你今晚就别走了。”

“我还要回家跟老婆滚床单,两大瓶医用酒精送给你,免费的,不谢。”马库斯收拾药箱打算走人,物理降温这种方式,还是留给他吧。

掀个衣服诊治,他都这么大反应,要是代劳,非宰了自己不可。

搞什么?温祁炫拉着他回来:“你确定这个可以?不是小孩儿才用这种方式嘛?”

“咱俩谁是医科大毕业的教授,你敢质疑我?”马库斯不服了,自己没他的生意头脑认了,投机失利多亏他扭转乾坤,可在医术上,他就边去吧。

谅他也不敢骗自己,摆了摆手:“可以走了,要是不好,你再来一趟。”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