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阑干(四)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23

薛凌想从齐清猗眼里盯出一丁点波动来,悲伤、怀恋、或是热烈地,都也可以,但也没什么也也没。齐清猗仅有些许迷惘,发问道:“哪一个薛家?”“城里头镖局,姑母家是跑镖的,我也跟随走南闯北惯了”。薛凌垂了眼睑,压下心头希翼,顺口扯了个谎。“原是如此,极好齐清猗只有些许茫然,追问道:“哪一个薛家?”。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阑干(四)》精选

薛凌想从齐清猗眼里盯出一丁点波动来,哀伤、怀念、或者热烈,都可以,但没有什么也没有。

齐清猗只有些许茫然,追问道:“哪一个薛家?”

“城里头镖局,姑母家是跑商的,我也跟着走南闯北惯了”。薛凌垂了眼睑,压下心头希冀,随口扯了个谎。

“原是如此,极好”。走镖的见多识广,功夫也多是正路子,齐清猗大感幸运。这几年岁月坎坷,她已不是不谙世事的宅门妇人。心头计较过这个三妹妹是不是别有所图,还是不忍放手。寻常姑娘,无非就是求娘家庇佑,将来觅个如意郎君吧

整个王府,力气大点的人,都不是自己的。有孕一事,至多还能瞒两月,身形就掩盖不住了。别说是有人行刺,哪怕是个什么恶奴推自己一把呢。只要这个孩子保得住,要自己共事一夫都行。

齐清猗那会就思索了良久,觉得薛凌应该就是怕自己在齐府不能立足,才上赶着讨好自己。问过五妹妹也说薛凌是个极好的。最终还是决定把她带去王府。多个人多分力,怎样都是好的。

薛凌听着齐清猗对自己承诺些什么以后定拿自己当嫡亲的妹妹看,又许了大把金银富贵,觉得好笑的很。两人闲话了一阵,就散了。

齐世言在书房呆坐了良久,他决定赌一把。这三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今为了自己的女儿,只能走一次险道。好在,有人送上了门,就算赌输了,也该有办法全身而退。他本是要早些行事的,没想到羯族使臣又上了门,只能缓缓,如今看来,还得再缓一缓。

夜长,梦多。可他已经熬了一千多个夜了。

齐清猗在齐府小住了两日,先派自己嫲嫲回王府给薛凌收拾了厢房。心头大石多少放下一些,又在齐府,人看着气色也好。

人有所图,自然就殷勤,两日都赖在薛凌院里不走,惹得清蔓清雨越发的吃味,齐清霏却开心的很,恨不能觉都在薛凌院里睡。

薛凌自然知道齐清猗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少本事,没有故意显摆,却也没藏着掖着。借着教齐清霏的功夫,认真露了些手段。

她得让齐清猗知道,自己护的住她。

何况,为什么不护呢?自己手上本来没什么筹码,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最好是生个儿子下来,捏着的,就是嫡孙,气不死魏塱,迟早恶心死他。

想到狠处,薛凌甚至动了狸猫换太子的心思,这个娃,是儿子,那就好,不是儿子,也得是儿子。

“人心之恶,能恶到什么地步?”

太傅道:“易子而食。”

年幼的薛凌打了冷颤,鲁伯伯一看见她浪费粮食,就恐吓着要吃两天草根才行。这个太傅老头,居然说要吃小孩儿。

“可思,不可为。恶者,论迹不论心。”

论迹不论心,有几个人,困的住那匹发疯的心头野马?

齐清霏自确认了那晚自己确实没杀人之后,又恢复了往常活泼。对着薛凌抱怨道:“三姐姐实在诳我,那剑根本划不动。当时要吓坏我啦。”

薛凌又寻了把好些的剑来。这两日当着齐清猗的面,教的越发用心,两人关系更是亲近不少。

待齐清霏学累了,三个人便坐着饮茶。如果一开始,薛凌说要护着自己,齐清猗还是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念头,这会觉得,没准自己真的找了个良医。

自己夫君为前太子,她自然见多识广。这个三妹妹,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机缘,一身武艺,比她见过的好些皇家护卫不遑多让。只要是真心要护着自己,也许,这个孩子当真能生下来。生下来之后,一条活生生的皇家血脉,远远比肚子里的一坨肉安全的多。想到这些,她就对薛凌更加热烈了些。管这个妹妹要什么,天上星星,她也想办法去摘。

这份子讨好齐清霏也瞅出来了,道:“大姐姐倒比我还喜欢三姐姐,我喜欢三姐姐,因为她是我的师傅,大姐姐喜欢三姐姐是为什么,余下那两个姐姐,都不和三姐姐亲近,连带着都不喜欢我了。”

齐清猗不看齐清霏,反倒看着薛凌笑道:“你三姐姐流落在外吃了好些苦,我当姐姐的,自然要多照顾些。”

齐清霏不以为然,憋着嘴道:“苦什么啦,三姐姐银子比二姐姐还多,府里分明是我最苦。”

薛凌和齐清猗都带了笑意,难得两人想的是一样的,所遇之人都是尔虞我诈,但眼前这个妹妹晶莹剔透,没染半点尘埃,美好的像冬日雪花儿。

齐清霏看着两人笑,又赶紧撒娇:“大姐姐,你就把我也带去王府吧,我一日日的可憋坏啦!好不容易来个三姐姐,你又给我抢走了,我学的东西也可以保护你啊。”

其实两个妹妹都去,更好。齐清猗抿了口梅子汤,她有轻微孕反了,就爱这些酸的。三妹妹终究是义女,带去王府,少不得要被人查问。再跟个妹妹,更不容易惹人怀疑。只是…..

“你可消停些吧,父亲不许你去,我能有什么招”。齐清猗摊着手道,她终究不想把这个妹妹牵连进去。

薛凌也低了头,不去看齐清霏期待的目光。不去,挺好的,毕竟护一个已经不容易,万一有事,她哪里护得住两个?

“你去求求爹爹啊,我求惯了不顶用,你求他,他会答应的”。齐清霏拽着齐清猗袖子不肯松手。

薛凌耳朵里声调渐渐低了,这会天边霞光好看。她瞧的仔细,逐渐忽略了旁边两姐妹说笑。

以前的平城,出了城门,一望无际,天地交界处的霞光比京中灿烂的多。心态平和下来,也就不去想齐清猗肚子里的孩子将来能拿来做什么了。

可陈王府,有位废太子,她不信挖不出那晚上发生了什么。

真有必要的话,这个孩子,她护得,也不是动不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