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灯如昼(八)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18

石亓絮叨叨的在那说,这个羯人的小王爷,说到这些事,倒真正的像个小王爷了。胡族五部始终内斗不断地,鲜卑族近些年来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他仰来。草原一连戈壁大漠,牛羊马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好好活着啊!哪一年老天不眼开,牛羊马大片大片成胡族五部一直内斗不断,鲜卑族近些年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起头来。草原连着戈壁大漠,牛羊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活着啊!哪年老天不开眼,牛羊成片成片的死。。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灯如昼(八)》精选

石亓絮絮叨叨的在那说,这个羯族的小王爷,说起这些事,倒真正像个小王爷了。

胡族五部一直内斗不断,鲜卑族近些年势盛,更是压得其他四部抬不起头来。草原连着戈壁大漠,牛羊牲畜好牧,却种不出一粒粮食。人,总要靠吃东西活着啊!哪年老天不开眼,牛羊成片成片的死。

有心要靠着微薄积蓄买点余粮过冬,偏偏连买的权利,都被人剥夺了去。除了抢,还有什么其他办法?石亓这个年岁,在羯族早就是战斗力了,父亲再宠着,也还是十二三就上过战场,人体残肢和着牲畜毛乱飞。直到他有了自己的地头,才过了几年清苦却太平的日子。

水草风盛的地儿,自己养着牛马,父兄补贴着,再低声下气的去讨好一下鲜卑粮贩子,除了被人说是没长牙的狼外,也还算逍遥。但其他族人不是,他们依附一个又一个的王形成部落,一有机会,连自己人的东西都抢,最后要羯皇出面主持公道。那边土地上的人,都是这么存活的。一辈辈的传承,不遵守的这个规则的容易被淘汰,留下来的自然更信奉谁的刀更快,马更壮。

他看着潇洒自在,却不知道哪一日,风雪就埋了牛羊,黄沙吞噬了青草,他就不得不去喝人血。

直到,直到有人来让他抢粮了,抢来的粮按以前的吃法,一年都吃不完。

可他不知足,石亓不好意思的讲。他吃着碗里的,念着锅里的,再厚的羊皮垫子都让他睡得不舒服。他必须要来梁一趟。看看这么多的粮究竟是从哪来的。

梁朝还没春种,这一路,农田里还是一汪清水的。他进了宫才看见那一弯水稻,剥了壳,就是白花花的大米。还有巴掌长的麦穗,宫人呈上一个馒头,说是面粉做的,他以为和自己吃的馍一样硬,一口下去,力道差点咬碎自己牙。

“阿落,以后两国就要通商了。”石亓欢快的说,把那句“没准你来你们平城就能看见我”咽回了肚子里。

他又说起那一夜和薛凌抢粮。认真的问:“阿落,你为什么抢自己的粮?”

寒梅应是含苞是最好看,现在却是剩放天,又没雪点缀,文人墨客就看不上了。但薛凌喜欢,人生若能如花此刻,无需他人评判,尽态极妍才好。抖了抖指头,花瓣洋洋洒洒飘了一地。

然而此刻就无法肆意,她不知如何回石亓,该怎么回石亓,家破人亡?

石亓见薛凌良久没说话,道:“你不答便算了,人人行事皆有主张”。

两人又在林子里走了好些时候,却各有心事。中午时分,薛凌提了回城。

这会街上人多,薛凌也没什么骑马的心思,就没那么张扬,仍是在临江仙吃饭,又聊了些有的没得。

吃也吃了,玩也玩了,瞅着桌上杯盘狼藉,薛凌道:“地主之谊我可是尽到啦,余下几日就不陪你了。”

石亓慌了神,今日过的实在开心,他好久没与人说这么多话,还以为薛凌也很开心,怎么回来就说不见了,赶紧道:“这京中我又不认识其他人,你就不能多陪我走几天?”

“你怎么不在宫里忙羯族大事”

“我大哥自会一力承担,轮不上我。”

“我可不似你这般悠闲,天天的有空”

“那你哪日有空?”

“这京中都叫你玩遍啦!有空也没地儿玩的。何况爹爹不许我出来”。

“他不许我出来,我找你去,我知你住哪”。

薛凌吃了一惊,她是说过自己是齐家女,却从未跟石亓说过齐府在哪,听这语气,石亓自己去查了。

“…手底下人觉得那啥,去探了探”。石亓怪不好意思,他也觉得这样不好。

薛凌彻底变了脸色,她刚还以为石亓只是问了问齐府在哪,合着都摸到自己院里了。有人来探自己的地方,居然没察觉过。这几日也太懒散了。

石亓瞧她好像不开心,又连忙解释道:“我没吩咐啊,是大哥派人,就去你院里转了转,没做别的,你们汉人的房子也精巧”。

来自己院里,总不是白天,那就是晚上。大概是没进屋,所以自己没察觉?这齐府真是一院子草包。

“幸好没闹出什么动静,不然我手里剑不长眼”。薛凌挥了一下手道,看来这苏夫人担心还真有道理,石恒对石亓的事情了若指掌,若以其他幌子引其出来,定然要出事。

石亓有些不屑一顾:“你能有多少工夫”。他知道薛凌身手不错,那也不能和羯族派来护身的勇士比吧。又换了个问题道“你们这可还有别的什么事物好玩?我听说你们这除夕热闹,可惜没赶上。”

心头微微抖了一下,薛凌还是说出了口:“上元灯节你们倒是还在。那天街上更为热闹”。说完又去拿了一杯茶掩饰。

“可是那个元宵节?我在书上看过的”

“你看过什么?”

“汉人的风俗习惯,我们这些做王爷的,总少不得要了解下,就是没经历过。”

“那十五晚,你可以出宫看看。猜猜灯谜,看看舞龙舞狮放焰火。”

“那你来不来?”

薛凌没正面回答,笑道:“元宵可是个大日子,京中适龄人都会上街放花灯,求个意中人。”

石亓急切道:“那阿落可有意中人”。中原意中人的意思,就是与人定了帐子了。

“我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石亓长舒了一口气,道:“既然没有,本王陪你放一盏求求,你十五早些来。”

薛凌点了头道:“好啊,花灯要天黑了才好看。你晚些出来,在此地楼下等我。酉时三刻,不见不散。”

“走走走,我送你回去。”

“不了吧,我又没带绿栀,给爹爹瞧见不喜。”

两人一并下了楼,石亓挥着手道:“你可记得清楚些,别让本王等不着”

才进院门,绿栀就急着道:“小姐你可回了,苏府送了好水灵的葡萄来,非说要等你呢!”

屋里是是个不认识的婢女,薛凌也懒得问,反正苏夫人的人千奇百怪,一天天的唤。

“何事找我。”

“夫人说,落儿姑娘自己动手更万无一失些。”

薛凌笑的讽刺,道:“苏夫人不是瞧梁羯通商,突然想赚银子,不想参合这事儿了吧。”

“姑娘误会了,眼前利有什么好赚的,夫人不是这般眼皮子浅的...她。”

薛凌欺身上前,眼里有了凶光,打断了婢女话道:“那就麻烦做的干净些,我去的话,总能留下点什么东西。”

婢女再没说话,转身朝着门外走。

薛凌没什么顾忌,冲着背影喊:

“记得清楚些,酉时三刻,不见不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