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好风起(四)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13

这顿饭自然而然吃的尬尴,齐老太仍是漏了个面就让人扶回家去了。齐世言也少不得说了几句清霏,到到最后齐清霏也发了脾气扔了筷子走掉了。齐夫人愈发闹了个没脸面,也早不吃了。薛凌貌似喝了两大碗粥才回,一会儿齐清霏恐怕就得来,不吃饱饭哪来的力气应对。果真她刚回没多薛凌倒是喝了两大碗粥才回,一会齐清霏估计就得来,不吃饱哪来的力气应付。。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好风起(四)》精选

这顿饭自然吃的尴尬,齐老太仍是漏了个面就让人扶回去了。齐世言也少不得说了几句清霏,到最后齐清霏也发了脾气扔了筷子走掉了。齐夫人越发闹了个没脸,也早早不吃了。

薛凌倒是喝了两大碗粥才回,一会齐清霏估计就得来,不吃饱哪来的力气应付。

果然她刚回没多久,齐清霏就抱着盒子进来。没好气道:“都还你,还你”。盒子扔那却舍不得走,她才拿去没多久,好些都还没玩,哪里舍得丢手。

薛凌瞧她眼睛还红着,好笑之余又有点心疼,赶紧哄到:“我当真不曾说的,定是你下午跑出去让人瞧见啦,我要这有什么用,惦记过去苦日子吗?”

“可是娘亲不让我玩了,拿回去给人看见又要挨骂,我明儿让水杏上街买些大的,二姐姐今儿个给了我银子”。齐清霏见薛凌说的诚恳,倒也不怀疑。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齐家女儿满了十五就有自己小铺子学着理家管账之事,过门就是陪嫁。齐清蔓手头自然小有积蓄,底下两个妹妹年岁不足,就过的没那么自由。

“这..那你只能来我这玩了”。薛凌把桌子上蜜饯推的离齐清霏近了些。

“娘亲都叫我多跟四姐姐亲近,我跟她才是一母同胞呢”。齐清霏把嘴里塞的鼓囊囊的,也不顾忌这话该不该说。

薛凌看她实在难过,突然想到个玩意儿来,便对着齐清霏道:“你等等”。然后自己去床上把轻鸿摸了出来,解下剑穗绕手指上在齐清霏面前晃。

剑穗的的坠子,正是江玉璃那顺来的两只兔子。她当时想不过去,现在放下了也觉得没什么用,自己用不着这玩意防身,不如拿来逗齐清霏。

齐清霏瞧了一眼,没什么兴趣,一个佩子罢了,这玩意四姐姐没准喜欢。

薛凌抖了抖手指道:“给你玩,好东西。我以前都藏着的。”

齐清霏不以为然道:“这算什么好东西,我院儿里多了去了”。玉是好玉,可她不爱这些。

薛凌瞧了瞧四周,去移了扇屏风过来。把兔子握手里,对着屏风扬了一下,十来枚银针激射而出,全部钉在屏风架子上,因离得近,银针没入一半有余。

“以前娘亲防身用的”。薛凌对着齐清霏一挑眉,道:“喜不喜欢”。

齐清霏瞪大了眼睛站起来,走到屏风面前仔细瞧了瞧,又摸了几下。转身对着薛凌连连点头,“喜欢喜欢,你给我瞧瞧。”

薛凌把俩兔子递到她手里。自个儿去拈蜜饯来吃。

齐清霏翻来覆去的看了几下,在兔子身上乱按,一边按一边问:“是这样?还是这样?”

薛凌背对着她道:“是眼睛那里。”

“这没有用啊。”

“想是银针用尽了,你换另一只试试”。薛凌说着转身过来,才发现齐清霏这个傻子居然是对着自己按,她还以为是对着屏风的。

连思考的时间都没,薛凌伸手按住身后桌子,翻身跃起,一个侧翻,银针贴身而过,钉在后头窗户上。

她站稳了没来得及说话,齐清霏倒吓的一呆,俩兔子也从手上滑落。薛凌又赶紧一个飞身上前捞了起来,跌碎了还怪可惜的。捏手里看了两眼,发现完好无损才松了一口气。

齐清霏愣愣道:“你………你怎么这般厉害”。她刚刚按了半天按不出来,不知怎地就对着人了,这要是有个好歹,爹怕是要打死她了。这个三姐姐怎这般厉害。

“不厉害怎么唱戏啊”。薛凌捏着穗子又晃了两晃,幸亏这里面的针她都替换过,没毒的。不然这小姐这么玩,没伤着人,先折腾自己半条命。

齐清霏接过穗子,站的离薛凌老远,才对着屏风捏,捏了半天没反应,又偏了头问薛凌:“怎么不灵了?”

薛凌一口水卡在喉头,连咳了三四声才停,这个真是比薛璃还蠢啊,蠢死算了。

“里头没针了,明儿我弄一些,以后给你防身用”。虽然不知这千金小姐能不能用的上,但是有来有往,下午既坑了齐清霏一把,她就补偿点啥。

“你愿意给我?”

“是啊,明儿我给你搞一大盒子针,你不要对着我就是了。”

“我就知道不是你去告娘亲的,让我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非赶出府去。”齐清霏开心的不得了。下午那一盒子虽少见,她总是玩过的,这个就不一样了,从来没有过。

薛凌又仔细教了怎么装填银针,怎么拆卸,就是这齐清霏真的是蠢,一点东西说半天。

末了不忘叮嘱,容易伤人,仔细着用,这才哄得齐清霏开心着离去。

夜深了,却还不是睡得时候,瞅着齐清霏走远,薛凌绕道书房,磨了墨,写好信,又拿了朱漆封上。把绿栀叫进来,让明儿一早递到苏府去。

今天过得倒是匆匆忙忙,该好好泡个澡再睡,只是太晚了不好折腾,薛凌勉强宽了衣倒床上,翻来覆去的觉得不舒服。睡一半,想起那件貂裘来。索性爬起去翻出来,然后把自己剥了个光,赤条条的盖着睡,才觉得惬意了很多。

这还是小姐第一次托自个儿办事,虽是书信有些避讳,但递与堂兄也没什么大碍。绿栀备了早膳就匆忙着出门了。

薛凌刚说着躲清闲,齐清霏就跑过来,摇着那两只兔子道:“我改了改了,为四姐姐要了个五彩络子做腰佩,好不好看,我说是自个儿买的,你可不要说漏嘴啊”。不等薛凌回答,又压低了声音问:“你什么时候补针给我啊,这样子都不好玩。”

“你且等等吧,绿栀回来就有了”。薛凌没正眼看着齐清霏答话,怪不好意思的,她又坑这人。万一有什么问题,就只能说是清霏逼着她去问人要银针了。

“这样啊,那我先回去,娘亲不许我成日赖在你这。”

你可快点走吧,薛凌想,这齐夫人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