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好风起(三)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13

齐府的佛堂,薛凌还真进过,年初一可不就眼巴巴被拉来上香,表面可以看出,齐清霏最苦不堪言,龇牙咧嘴的周身不正常地。实际上,薛凌跪在那软垫子上,腰都要断了,她现在貌似常常跪,但是个一眨眼的功夫,薛弋寒一走,立刻瘫在地上。这可倒好,三四个人盯着,她只好跪捧着盒子跟着绿栀道了佛堂,齐夫人听说是薛凌来了,也吃了一惊,这会她正插着供奉用的鲜花。。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好风起(三)》精选

齐府的佛堂,薛凌还真进过,年初一可不就巴巴被拉来上香,表面来看,齐清霏最苦不堪言,龇牙咧嘴的周身不正常。实际上,薛凌跪在那软垫子上,腰都要断了,她以前倒是经常跪,但就是个眨眼的功夫,薛弋寒一走,马上瘫在地上。这可倒好,四五个人盯着,她只得跪的笔直。再加上旁边三四个光头把木鱼敲得啵啵响,一上午仿若一年那么漫长。跪完暗自庆幸不是每天来这么一出,不然膝盖都要废了,那齐夫人倒是好身子骨。

捧着盒子跟着绿栀道了佛堂,齐夫人听说是薛凌来了,也吃了一惊,这会她正插着供奉用的鲜花。

虽是自家老爷的骨肉,但哪个女人能没芥蒂。好在这个遗珠也没添什么乱子,不是嫲嫲嘴里鸡犬不宁的下场。倒是自家小女儿天天的去人家院里,怎么说都不听。

齐夫人想起这事已成定局的时候,自个儿还回了趟娘家,母亲也是戳着自己脑袋道:“真是个没手段的,你三两句打发出去,他齐世言还敢怎样不成。”

可夫妻携手过了小半辈子了,举案齐眉。自己焉能不知枕边人在想什么。老爷他,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留就留吧,一个女儿家,这般大了,没准一年都不到就要出阁,赔些嫁妆就是了。

一阵子寒暄后,薛凌打开盒子双手奉上道:“家中姑母感谢夫人照拂,特去求了怀生大师念珠一串,愿夫人神佛庇佑,百病不侵。”

佛堂常年供着灯油,火光摇曳之下,念珠华光更甚,齐夫人一眼瞧去,便也知名贵了。这位的身世,她是十分清楚的,该是很落魄才对,怎会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不等她发问,薛凌先道:“夫人明鉴,娘亲她一直是个清倌人,自有了我之后,便寄居在姑母家,姑母素以果品生意为生,寺里鲜果需求量大,所以和怀生大师薄有交情。”

谎话不易,谎话不易,薛凌在心里默默的喘粗气。这怀生大师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反正她都是瞧着金印上的字瞎编的。要不是在苏府呆了这两三年,她舌头不打结就不错了。

“原是如此”。齐夫人拿起念珠,确实是怀生大师的印,这菩提子打磨的也好,上头镌刻纤细,八宝图毫发毕现,自己实在喜欢。道:“你姑母有心了。”

两人又聊了些闲谈,薛凌有意着把话题往齐清霏身上引,逐渐说道清霏极爱吃蜜瓜,刚还吃了快一整个,自己都怕她吃坏肚子了。话一出口,赶紧捂了下嘴巴,道:“夫人可千万别去说清霏不是,我可还发誓不说来着。”

“这个丫头怎这么不省事”。齐夫人天天听清雨抱怨清霏现在一天天的躲爹爹义女院子里,还和她吵架。问府上婆子也这么说,她寻了绿栀来问,只说是清霏小姐爱小玩意,这新小姐那实在多,就玩的不肯走了。

自家的女儿什么性子自己是知道的,特意让嫲嫲旁敲侧击问了两次清霏,没什么异常,齐夫人才没大管。今儿正主都告上门了,倒叫她觉得自己教养不善,这般丢礼。

“夫人莫动怒,清霏还小,我..也是一时….吃些也不要紧的。”薛凌扭着衣裳,十分惶恐的样子。

“罢了罢了,我不提这事就是了,总要好好说说她,越发的放肆了。”

“多谢夫人,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薛凌瘪了一下嘴要走。

“你去吧…..哎,等等,这大冬天的,你哪来的蜜瓜。”齐夫人狐疑的问。

薛凌轻吹了一下额前刘海,转身又面对着齐夫人,这老夫人终于抓住重点了啊。她房里刚刚哪有什么蜜瓜,她今儿在苏府吃了差不多一个就是真的。

“原是姑母送的,本该奉与爹爹夫人,只是清…..。”薛凌没继续说,她也不怕齐夫人去对峙,自家千金抢蜜瓜的事儿,估计这些礼仪大家不会明面骂出来。反正齐清霏从她那抱了一盒子跑的飞快,绿栀也瞧见的。

薛凌脚趾在鞋子里悄悄扭来扭去,暗暗道:“实在对不住啊,回头好东西我都给你。”

齐夫人果然气的七窍生烟,就着手上珠子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才对薛凌道:“你先回去,不用怕,我不会说是你说的”。这倒好,这倒好,这要是传出去,倒说正室养的姑娘抢人俩蜜瓜。得亏冬日蜜瓜虽稀罕,倒也不是啥价值连城的,不然还以为是图谋人家私房钱。

薛凌赶紧退出门外,效果貌似非常不错,以这齐夫人的表情来看,她明儿就能叫苏夫人府上送蜜瓜来了。

今儿一整天都在演着戏,这番歇下来,心累的慌,薛凌叫绿栀弄来个软塌摆书桌前,人想坐就坐,想躺就躺。刚刚说了一会子话,口干舌燥的,两碗银耳都不觉得润,又拿了些蜜饯放嘴里,她倒喜欢这些小零嘴儿。

有一刻太平日子过,就过着罢。

果然没趴多久,绿栀就来说老爷传了今晚阖家用膳,催着薛凌打扮一下再去。薛凌没推辞,坐到镜子前,随着绿栀折腾。

到了正厅,就看见齐清霏在椅子上抽噎,齐清蔓在一旁细语哄着。

齐清雨看见薛凌进来就没好气,嘟囔道:“什么好东西,不就是小家子气,送了人又要去告状”。

薛凌装作不知的入了坐,正面一瞧,齐清霏双眼通红,不知是哭了多久了,道:“这是怎么了。”

齐清霏抬起头来,才看见是薛凌来了,眼泪更是止不住,断续道:“你..你不愿给我就罢了…..我……我又不是多稀罕…怎背着我去娘亲那说我举止不端”。她那会子本都哭完了,架不住自己二姐姐哄,就觉得委屈。从小都是这么过来的,几个姐姐东西紧着自己拿,偏今天娘亲就大发脾气说什么亲疏有别,不懂规矩。

“我不曾啊,只是姑母给夫人带了串念珠,我送去了,其他不曾言语的。”

“罢了罢了,一会子吃完就拿去还你”。齐清霏哭的兴起,又转了个面,看也不看薛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