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好风起(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12

还没进自己院门,恍惚着和跑出的绿栀撞了个满心,薛凌学武本能带了力道,自己没什么事,反把绿栀撞的摔倒在地,争扎着嘟哝:“小姐怎这么大力气”。“急急忙忙的做什么”!薛凌虽没被撞着哪,思路却被被打断了,语气也带了些非常不满。第一次瞧她这般说话的,绿栀有些“急匆匆的做什么”!薛凌虽没被撞着哪,思路却被打断了,语气也带了些不满。。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好风起(一)》精选

还没进自己院门,恍惚着和跑出来的绿栀撞了个满怀,薛凌习武本能带了力道,自己没什么事,倒把绿栀撞的跌倒在地,挣扎着嘟囔:“小姐怎这么大力气”。

“急匆匆的做什么”!薛凌虽没被撞着哪,思路却被打断了,语气也带了些不满。

第一次瞧她这般说话,绿栀有些吓着,赶紧站了起来,为难的小声道:“五小姐坐屋子里不肯走,非要瞧瞧小姐你带了啥,奴婢劝半天了。”

这下人可不就是为难,五小姐倒是这般惯了,亏得不是那种十分不讲理的,不然自个儿拆了箱子,她个丫鬟怎么拦的住。

薛凌叹了一口气,说的好听些,齐清霏实在天真,说的不好听,也太不会为人了。跟自家姐妹这般任性也就算了,自己到底是个外来的,不知她怎么也这般熟络,成天过来缠着。

这厢还没答话,齐清霏想是听见了动静,已经冲了出来,看见薛凌就高呼:“你可是回来了,倒是全须全尾的。爹爹真是偏心,从来不允我们几个出府,你就天天不见人,我还以为你要去祠堂跪上好一阵子呢。”说完觉得自己盼着薛凌不好似的,又不好意思的在那吐了吐舌头。

薛凌也生不起气来,面对小儿无赖,总是怜惜多些。何况齐清霏不过就是在那巴巴的埋怨自己不能出门,实在不是真的抱怨她什么。只得假装没听见绿栀刚刚抱怨,打起笑脸道:“清霏什么事儿过来。”

“四姐姐跟嫲嫲学着打络子啦,我不爱那个,听说你回了,就想找你玩。谁知道过来你又不在,倒看见绿栀搬进来一口好大的箱子,可是外面来的新鲜玩意?你快打开我瞧瞧,瞧完了去我那院里,你看上什么随便拿”。非是齐清霏为难薛凌,实在是她与几个姐姐这般惯了,也没觉得薛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都是女孩子家,有什么东西不能看呢。

薛凌揉了揉脑袋,她是真不知道那箱子里有些什么破烂了。只得道:“都是堂兄送来的,说是家中遗物,我也还没瞧过,你既喜欢,一道看看吧。”

“好啊好啊”,齐清霏乐不可支的拍着手,又对绿栀道:“我就说三姐姐喜欢我留在这吧,你倒好,明里暗里的催我走,当我听不出来吗?这院子倒是你当家了。”

“五小姐,不是啊,奴婢只是当真不知小姐什么时候回来”。绿栀苦兮兮的讨饶,她怎么敢啊。

“莫为难她了,我们去开箱子吧”。薛凌牵了齐清霏袖口。她从未牵过薛璃,此刻莫名觉得齐清霏和薛璃实在像,又有点像想象中的自己,抱怨人都带着些可爱,手忍不住就伸了出去。

那只小箱子已经被绿栀收起来了,薛凌放下心来,太多银钱,总不好说哪儿来的。

正说着要开俩大的,齐清霏伸手一拦道“慢着”。

薛凌停了动作,不知道这位小姐又要作什么妖。却见齐清霏把绿栀赶了出去,说她要先看,然后连门也关上了,才小跑过来坐地上扒着箱子道:“拆东西就要这样拆,但是爹爹知道了要骂,先把他们赶出去,省的背后告诉娘亲,你快坐过来。”

薛凌本以为她是防着下人觎财,不料是这般想法。依言也坐到了地上,没想到刚打开一个箱子,刚放下去的心又给提了起来。

上层格子里满满一盒金锞子,个个做成了小巧玲珑的元宝状。这玩意大多是拿来赏人的,图个富贵吉祥。但用的起的也没几家,这一颗能换普通人家半年粮,盒子里怕是有百来个。说起来,薛凌以前真的没用过,上哪搞这东西。

齐清霏也直了眼,这个她见过,就是没一时间见这么多。家里不到岁数的,都是按月取去零用银钱的,给了婢女婆子出府买些自用。家中看管的严,她又尤其爱买些小玩意,月月的要私下里去问娘亲姐姐补贴,一点积蓄也没。瞧着这个,礼行都忘了,拿手指指着薛凌道:“你….你家开钱庄啊”。说完觉得不妥,赶紧拿另一只手把手指撅了回来。

薛凌“噗嗤”笑了一下,这齐府也算家大业大,堂堂小姐就这点见识,得亏她没说自己盗国库。把整个上层格子取出来道:“你喜欢,那全拿去好了”。说着把一盘金锞子塞到齐清霏面前。

齐清霏吓的直摆手:“不行不行,这被爹爹知道了要骂死我。你哪来这么多钱,我的天,四姐姐还一直在背后说你是打秋风。”说着就捂住了自己嘴,狠狠的咂了一下舌头,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嘴巴。又赶紧解释道:“四姐姐不是那个意思,她就是气你抢了她三姐姐的名头”。看着薛凌表情一点变化都没,还以为薛凌难过,又接着道:“要我说,三姐姐四姐姐五姐姐又怎样呢,我生下来就是个妹妹,有什么办法。”

薛凌其实什么感觉也没,齐清雨确实对她没啥好脸色,可也从没为难过她,有什么好在意的,她总不至于跟着小孩子过不去。

把手头东西放下再往下看,就是几个盒子了,也不知道装的是些什么,薛凌闭了闭眼,拿出一个来,祈祷着,可别再来一盒了,真是招架不住。

运气倒是好,还真不是。这一盒是各种市井上的小杂耍,诸如皮影木偶之类的东西,这下齐清霏倒是毫不客气,不等薛凌开口,伸手抓了三四个提线木偶在手上,翻了覆去的比对着,惊叹不已“这个好看,又大又好看,你瞧,指节都会动,可是我院里人诳我,次次都说买的最好,今日一比,差远了”

她站起身子,拿起其中一个,拎着线把人偶扯的上下翻飞,可见日常没少玩。薛凌坐地上瞧着,一时间没去捡其他的东西。

太像,太像薛璃,那份欢喜简直一模一样。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怎么就感觉这般像这般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