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春沉(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06

山雨欲来之时,所有人都恨严禁把头埋沙子里,如今尘埃落定,魑魅魍魉便逐个昂首阔步的登台演唱。除了几日,就是除夕夜了,苏府仍然空无一人。祸兮福之所倚,一下子没了那么多异己,安知苏远蘅那几滴眼泪也不是喜极而泣?魏塱忙着搜集当天证据,有,是霍家放了那把火,还有两日,便是除夕了,苏府仍旧空无一人。祸兮福之所倚,一下子没了那么多异己,安知苏远蘅那几滴眼泪不是喜极而泣?。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春沉(一)》精选

山雨欲来之时,所有人都恨不得把头埋沙子里,而今尘埃落定,魑魅魍魉便逐一昂首阔步的登台。

还有两日,便是除夕了,苏府仍旧空无一人。祸兮福之所倚,一下子没了那么多异己,安知苏远蘅那几滴眼泪不是喜极而泣?

魏塱忙着收集当日证据,有,是霍家放了那把火,无,也必须是霍家放了那把火。

霍云旸上书,为固边防,当设平安二城监察史一职,天子准奏。

霍家不动声色的把人塞进了安城。丢粮一事,不能一击毙命,那也要务必成为压倒沈家的一根稻草。

薛凌描了一夜的百家姓。手里书的是赵钱孙李,口中念的却是匡君扶国,只希望这翻来覆去的催眠能压住自己那一点邪念。

纵是岁月磋磨,到底丹心仍存。她怎能为了一己之私,让生灵涂炭。

然而两地实在相距太远,她终究无法对那场腥风血雨感同身受,偏这几年颠沛流离,想来都是切肤之痛。

周吴郑王,描着描着,恶意不减反增。当年她父亲、她薛家、她平城上下,是不是都如同今日商人,不过是人掌中玩物。

原来别人能做的事情,我薛凌,也做得。

天色将明,一本薄薄的百家姓早已描了好几遍。推开册子,郑重的铺了一张纸。

苏家所用,无一不是好东西,练手也是名贵的松烟墨。里头兑了杜衡汁,入纸不晕,落笔生香。

薛凌学的,本大多是兵法战道,偏逢太傅退隐,便很是学了些文人玩意。她以为这一生除了用来挤兑鲁文安再无用处,不曾想,有朝一日,用到了自己身上。

她薛家一门忠烈,在皇帝眼里,不过指尖小丑,可以随意拿捏。

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描了几年百家姓,笔力倒是大涨,几个字写的龙飞凤舞,不逊宋沧信上狂草。那本就不多的一点点愧意,也被这一夜回忆消磨殆尽。

天下太平,百姓安居,那又如何。从来时势造英雄,她薛凌,当造时势。

酉时两刻,礼部侍郎官宅的侧门被人扣响,小厮嘟嘟囔囔的从屋檐下火盆旁站起来去开门:“这大晚上的,谁啊,也不走正门,平白添晦气。”

才开了一条缝,更觉得晦气了。门外一个佝偻妇人,面色灰白,捏着个帕子捂着嘴咳,也不知是不是肺痨。

小厮虽是嘴厉,倒是心善,看这架势,后退两步问:“这谁啊,讨饭也不选个正街,让人发现窜到小巷侧门来,不当贼子打死就是福气,还敢在这扣门。也就是遇上小爷我,你且等等,我看看有啥剩饭。”

“小爷,小爷,咱俩不是讨饭的呢,我想见见你家老爷”。妇人说的气若游丝。

小厮瞪大了眼睛:“你是个什么身份,开口就要见我家老爷,看清楚了,这可是齐府,你要是站正门口,早被人打出去了。”

正说着话,妇人身后冒出个明媚少女来。少女身上衫子朴素,一袭鸭黄色罗裙,水绿带子束了腰,外头裹着棉布大氅,双手缩在袖笼里,好奇的盯着小厮看。虽远不似府里几个小姐娇俏,但眼神灵动,夸一句秀色也当得起。

妇人递上一枚象牙佩给小厮:“劳烦小爷,若你家老爷回绝,老妇转身就走,不纠缠小爷的”。说完又慌乱的从身上摸出一大把散银子来,讨好道:“请小爷喝茶。”

小厮瞧着那一捧银子碎的跟沙粒似的,也不知这寡母样的妇人攒了多久。一半心疼一半嫌弃,只接了腰佩:“算了算了,不要你臭钱。”

谁料把腰佩接过来一看,小厮就愣了一下。这枚象牙配贵不贵重的先不说,但上头那个“礼”字,府里没人不认识的。

礼部侍郎齐世言,在朝中,原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弱冠高中状元之时,先帝曾笑言“礼记有言,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爱卿生来齐家,当能治国”,一时传为朝野美谈。

齐世言更深以为傲,不少随身爱物都上书“礼”字,以示自己修身,齐家,平天下之心。

后世事无常,此间不表。但这枚象牙佩,镂空处玲珑剔透,雕镌细如游丝,“礼”字刻的铁画银钩。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吓的小厮赶紧把两人叫了进来道:“你俩委屈着且在这避一下风,我这就去请老爷。”

少女扶着妇人颤颤巍巍进了门,妇人道:“你且去,也不知老爷记不记得这位故人,我们在这等等就行了。”

“那您老歇着。”小厮一溜烟没了影。老爷忠义,这要是什么贵客,自己也与有荣焉。

“梅娘演的极好。”小厮一走,少女就换了一副面容,再不是刚刚怯生生的模样。

在陌生的地方,左手下意识的抚了右小臂,那一点冰凉仍在,才能安心下来。有这种习惯的,不是薛凌,又是谁呢?

“小姐谬赞了,我们干了半辈子迎来送往的生计,这点又算什么。”妇人咳的与刚刚一般无二。

这几日连着下雪,天空灰蒙蒙的,星星也瞧不见。薛凌干脆倚在墙上,一边等,一边琢磨着齐世言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早就决定不会在苏家长留,但来齐家,也就是近几日的决定。安城一事,多少给了她个教训。

静下心来想想便知,她弄丢的那点东西,怎能搅的如此天翻地覆,分明还有其他人暗中添油加醋。天子魏塱还急不可耐的息事宁人,那个幕后黑手,该在朝中才对。

当务之急,该有个身份和那些权贵光明正大的打交道,商人显然不够格。这一来二去,就选了齐家。

从表面上来看,齐家一门早已败落,礼部侍郎也就是个虚名了。但薛凌对这个门里的事情格外感兴趣。

齐世言的大女儿齐清猗是现如今陈王妃,以前的太子妃。外甥女,正是死在平城的无忧公主。

按薛弋寒的例子,薛凌想了千回百转,先帝心腹之中,江家靠的是咬了薛弋寒一口,薛家身死,齐家作为前太子岳父,是凭什么保住的他满门荣耀?

除非,无忧公主是齐世言主动送过去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