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予之(七)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04

石亓一愣,继而不知道是自己接慢了,但是薛凌故意地先松了手,粥碗跌在地上,洒了一片。地上粘毛铺的厚,碗貌似没碎,在那轱辘着转了几圈才停一直这样。“你这个杂。。。。”。石亓究竟没把这个词说着,反貌似一刹那红了脸,不与薛凌争吵,飞快的蹲一直这样用手拢归整那些“你这个杂。。。。”。石亓到底没把这个词说完,反倒是一瞬间红了脸,不与薛凌吵闹,飞快的蹲下去用手拢归拢那些粥米。。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予之(七)》精选

石亓一愣,而后不知是自己接慢了,还是薛凌故意先松了手,粥碗跌在地上,洒了一片。地上粘毛铺的厚,碗倒是没碎,在那轱辘着转了几圈才停下来。

“你这个杂。。。。”。石亓到底没把这个词说完,反倒是一瞬间红了脸,不与薛凌吵闹,飞快的蹲下去用手拢归拢那些粥米。

刚盛出来的粥水还还有些烫,薛凌看他在地上一边收拾一边吹气,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那句杂种马上就要说出来,她是听见了的。

弯下腰去道:“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不过是我与人在桌面上打架,丢了几块不要的骨头,才轮的到你捡。你悄悄吃便罢了,叫唤什么?”

她说话处事已是集军中苏府两家之长,唇齿之间尽是尖酸刻薄,眉眼勾勒的却是笑意盈盈。

一边说着,一边伸直了右胳膊。打算石亓敢有一丁点动作,平意就会滑到手心。

一旁的侍卫听不懂汉语,还以为两人无意打翻了粥在说些道歉的话。竟是一个都没过来。

出乎薛凌意料的是,石亓并没立马跳起来,还在那一点点的收拾着。直到把最后一粒米也装进碗里,才抬头看着薛凌:“你果然是个汉人。”

他突然就没了前几日的骄纵样子,薛凌到是有些不习惯,开合了一下手指,又不动声色的把平意往袖子里拢了一拢。

她办完事本是要直接回京,但那匹马却不太好,经不得连日跋涉。念及羯人马壮,就想回来讨好一下石亓要匹良驹。

这一回才发现,自己已是丁点都藏不下去了。若时光倒退回三年前,二人相遇,她还是那个平城少爷,石亓这种蛮夷该在自己脚下才对。此刻居然还使唤自己端碗。若不是这三年颠沛,她能直接把那一罐子扣石亓头上。

石亓将碗放回桌子上,他对价值千金的夜明珠不屑一顾,却对这碗粥水被洒勃然大怒。就这么一点点米粮,有些羯人可能一生都没吃过。

同样是个人,汉人占据南方,有最精致的丝绸瓷器,吃的是精米细面。但羯人的地头,盐碱地连颗菜都种不出来。费尽心思养出来的牛羊马匹还要被鲜卑剥去一层才能交换到梁朝的东西。

有的选的话,有谁愿意天生做个强盗?这个女人进来,他就看不到一点羯人的样子,却又抱着一丁点希望,没准这个杂种能和汉人也说上话呢?

“是啊”,薛凌后退几步,把长剑也抓在手里,摸索着那两只兔子:“你还能拿我怎样?”

“你既是个汉人,又毁他们粮食做什么”

“我想要,有人死。”

薛凌三日就到了京城。果然是好马,这一路基本没停歇。石亓还给了一件紫貂的大氅,说是粮食贵重,毛皮不值几个钱。

薛凌不知道这个蛮子怎么捡了一碗粥就变了性子,但也懒得管,不用动手反而省事。

回京就直接到了苏府。小厮见是薛凌,忙不迭的去通传。

出来的却是苏远蘅,见薛凌回来了,没什么故人之情,还格外冷漠道:“怎么是你,外面日子不好过,就来苏家讨饭?”

“我找苏夫人,跟你没什么关系”。反正呆了两年多,大家都没好脸色,薛凌也见怪不怪。

“她去了永乐公主府上,怕是深夜才回。你是去大街上,还是想去我床上?要留下来的话这种手段比较快。”

薛凌愣了一下,当日永乐公主之事,苏夫人不算落井下石,怎么也算见死不救。居然还能成为座上宾,这也是手段了。

又仔细一想,永乐公主思忆了,自然不再记得先前之事,苏夫人再凑上去倒也容易。可世事难料,就怕哪天永乐公主一个醒神。不知道是什么天大的甜头,让苏夫人去干这种看起来像是火中取粟的事儿。

见薛凌低着头不说话,苏远蘅反而疑惑了。追问道:“你出去几日冻傻了?”

薛凌反应过来看着苏远蘅:“你是站到一边让我进去,还是我从你身上踩过去”?说着把手横到了胸前,手上抓着的是那把轻鸿。

苏远蘅第一次看薛凌配长剑,单看剑鞘花纹,已知出自名家,剑柄上挂着的两只玉雕兔子也是价值不菲。这个女人,以前一副泥菩萨样,死气沉沉。今天突然就成了金身佛,手足之间都是凌厉。

他自知不是对手,让到一边:“薛少爷请,没准以后苏府是你的,我反倒要求你开门让路呢。”

薛凌也不客气,随便找了间客房躺了下去,直睡到苏夫人差人来唤。

苏夫人摆了一局棋在那,见薛凌进来。伸手招呼道:“落儿快些”。语气好像唤自家女儿。

薛凌步子略有停滞,当初走时,她并未说要回。可今日回了,苏夫人表现的就好像算准了她会回,这种感觉总是叫人无端生厌。半月不见,谁也没变。又好像,谁都变了。

坐到苏夫人对面,薛凌拈起一颗棋子道:“我不会这玩意”。她也并未撒谎,当时那太傅老头是教了些,但她学时如坐针毡,军中又少有人对弈,实在算不得会。

苏夫人也不恼:“落儿去了这般久才回,着实让我想念,刚交代厨房制些桃花酥给你,怕是还要等会才有的吃。这些下人越发不会做事,知你回来也不早些动手”

薛凌不想寒暄,直接道:“我要苏家在西北的米粮之物价格提高三倍。”

苏夫人敲着棋子道:“苏家是个商人,生意这种事,卖高卖低,不是商人说了算。

薛凌道:“我听说,胡人掳了安城粮草。这等失职之事,将帅当罪。可有些人,罪不得。”

“朝堂之事,更不是商人说了算,可落儿想要什么,得说出来才算。不然,这生意不好做。”

薛凌噤了声,她想要什么?她没什么想要的,只有一堆不想要的。以前看这世间事事如意,如今再看,只觉得处处不如意,万物都不该出现在她面前才对。

如意之时,她捶足顿胸“我刨谁家祖坟啦”,而今不如意了,却笑的满脸无邪:

“我想,送些东西给霍家。”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原来落儿,想要从霍家拿走一些东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