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华叶衰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01

苏夫人沉思片刻,突然拔起平意朝着薛凌刺来。二人中间隔著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真的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规避剑尖,以手为刃,被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接着趁势扔来掉下的平意,又死死地的钉回琴上。苏夫人一撩衣袖,看见了胳膊上已有近了一二人中间隔着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实在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她要做什么,避开剑尖,以手为刃,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然后顺势接住掉落的平意,又死死的钉回琴上。。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华叶衰》精选

苏夫人思索片刻,突然拔起平意朝着薛凌刺来。

二人中间隔着一张琴,苏夫人又没什么武艺,这一刺实在没什么力度。薛凌不知她要做什么,避开剑尖,以手为刃,击中苏夫人小胳膊处。然后顺势接住掉落的平意,又死死的钉回琴上。

苏夫人一撩衣袖,看见胳膊上已有了一块青紫,却只揉着伤痛处不说话。

剑还在琴上微微颤动,薛凌道:“我说了我自幼就学,轮不到你来教。”

苏夫人笑了一下,又把平意拔了出来,拿在手上缓缓翻转着看,不作言语。一时间,两人气氛诡异。

“我不知道你苏家要什么,可我,只是打算拿回自己的东西,你我道不同,不相与谋。”薛凌说着话,养了这两日,也该离开了。

苏夫人却突然握着平意刺向自己胸口。

薛凌吓了一大跳,方向不对,不好强抢。她只能一把握住苏夫人手腕,往旁边拉扯。如此,顶多划伤,不会致命。

却不料她刚打算把苏夫人手拉开,苏夫人就手腕一转。平意登时换了个方向,斜过薛凌胳膊,拉出一条长长的口子。

薛凌连忙松手,后退几步才看,伤的不深。但是左手捂上去,血还是从指间渗出来,滴滴答答的往地上掉。

“你这个疯子。”

苏夫人将平意“叮”的一声丢在地上,在琴身上轻轻拍了一下掌心。薛凌看见黑色的琴木上多出一点细细的白色粉末。

而后苏夫人抬起头来道:“你瞧,你学的不好。你死了。”

剑上当然没毒。但很明显,苏夫人想让它有毒的话,此刻薛凌真的死了。

见薛凌不答话,苏夫人一根根的去缕琴弦,自顾自的说话:“我比你还小的时候,就知道,当着你面寻死的人,救不得。

你既不知道我要什么,又如何知道你我道不同。可道同不同,又有什么关系。你难道没看出来,你我人是相同的?”

薛凌捡了平意:“我跟你没什么相同,宋沧在哪,我要去看看他。”

“他好好的,该看的时候,你自然就瞧见了。苏家生意一言九鼎。薛凌,你随时可以走,但迟早有一天,苏家的门,你还要踏进来。”

“我不是薛弋寒的儿子,你苏家做尽天下生意,自然有一天我可能踏进来。那又怎样呢?”

“哈哈哈…,真是好”苏夫人大笑着抱琴离去,走到薛凌身边时,耳语几不可闻:“我若有落儿一半本事,金銮殿上坐着的,没准姓苏。”

薛凌抖了一下,可也就是抖了一下。这话若放在以前的自己听到,会是个什么反应呢。

苏夫人当真就不管她几时走,非但不管几时走,吃喝拉撒一律懒得管,反正苏府随她来去。

薛凌也懒得计较,想是年底将近,苏府事也多,连苏远蘅也成天不见人。好在手头握着苏夫人一开始给的五千两,薛凌权当苏家是个落脚客栈,一门心思办着自己的事。

京城当真繁华。

胭脂水粉,绫罗绸缎,茶水饮食,一日日的玩下来,世间再无薛凌。

只心中荒芜

名剑良驹,毒药暗器,奇珍异宝,一件件的买下来,世间就只剩薛凌。

燃了红烛,将头发用桂花水沾湿,再缓缓梳顺。将前两侧青丝少量挽起,以玉簪固定,缀一枚翠玉璎珞,后脑自然垂下,这是街上少女最常见的发饰了。绕是如此,薛凌也向着着府上丫鬟学了好久,才能在自己头上挽出来。

指尖挑了一点唇脂,在嘴上轻轻抹匀。十六七的少女,脸上无需胭脂提色,只一点香粉就开始明艳。

瞧了瞧妆奁里,薛凌又捡了一对石榴色耳珰挂着。铜镜里,芙蓉面,柳叶眉,乌云鬓。不是倾城色,好歹称的上好年华罢。她痴痴的想。

薛凌走的悄无声息。苏夫人听苏银来报时,神色未改一丝,好似府上本无这个人。

这几日,京中已开始落碎雪了。

庶人闹市不得行马,薛凌只能牵了慢悠悠的走着。城门口侍卫瞪大了眼睛:“小公子这是哪儿淘来的飞黄马,好些年没瞧见了。”

“原是家中重金淘来的,可性子还烈着,此番送去城外马厩训训呢”。薛凌笑的坦然。

“好马性烈…….好马性烈。”

走出几丈,城内喧哗声渐远。薛凌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应该,还赶的上回来过除夕吧。

鹿山院

“你,你怎么能在这烧纸钱。”

“嘘,还请小哥不要告诉先生。今日..是家母冥寿,我实在无处可寄哀思”。宋沧开始有些哽咽。

“啊…你还这般小,阿娘,也不在了?”

“家中横祸,只..只余我一人了。”

“那咱俩真是同病相怜,不过你好歹还能读书求学,我只能给人干苦力换些饭吃。”

“世事皆学问,不知小哥如何称呼。”

“李阿牛。”

“在下苏凔”。

御书房

“塱儿最近勤勉了些,国事为大,龙体也要紧。”淑太妃从食盒里取出一碗红参煨鸽子。

“儿子心中自有计较,多谢母妃关心。”

“再过几月,先帝逝去也满三年了,宫中也该添些新人。”

“添与不添有个什么差,也不急这事。”

“帝后深情,可这皇嗣,也总要考虑。”

永春宫

“臣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金安。”霍准把请安礼行的一丝不苟。

“此处又无外人,父亲总与女儿这般生分,家中一切可好?”

“礼仪不可缺,家中都好,你母亲也惦记你。过几日送云谣进宫,就一并来瞧瞧你。小丫头才回去住了几日,就吵着要回宫。”

“宫里新鲜玩意儿多,皇上也宠着谣儿,她许是嫌家里没有玩伴闷着呢。等年岁长些,就知道家里头的好”

“这一天天的看着她,娘娘也辛苦了。”

“云婉是霍家女儿,又是长姐,自然该多担待些。爹爹,才是最辛苦的那个。”

国公府

“老爷,璃儿跪了一个时辰了,你让他起来,你让他起来吧,他是个什么身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夫人扯着国公衣襟不肯丢手。

“慈母多败儿,玉枫仕途无望,你想让江家断在这,还是让二房三房那几个不成器的去?你看看他一天到晚什么样子,什么样子?薛…..我江闳怎么会生出这种儿子!”

苏家

“她去了哪。”苏夫人一贯躺椅子上,端着茶碗。

“夫人,落儿姑娘身手实在超出下人太多。出了城,几里路就跟丢了。不过看方向,是往北。”

疾驰了一天,薛凌让马歇着,自己也漫不经心的啃着饼子。天上乌压压的,今晚怕是有暴雪,得赶紧找个地儿避避。

“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此时都是严冬了,不知道当是南下的那个小村,是否还有绿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