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广陵散(四)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01

放佛是脸上的筋脉膨胀起来开去,全数攀登在表皮上。颜色乌青暗红相互交错着,少年的皮肤又分外白皙,做对比之下更显面目狰狞。不能怪的日常以面具遮盖。而已,这张脸,即使血肉模糊不清,薛凌亦会认不出,那是和她铜镜里一般无二的眉眼。两年前的薛璃,比她矮了整整一个头。如今的只是,这张脸,就算血肉模糊,薛凌亦不会认不出,那是和她铜镜里一般无二的眉眼。。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广陵散(四)》精选

仿佛是脸上的筋脉膨胀开来,尽数攀爬在表皮上。颜色青紫暗红交错着,少年的皮肤又格外白皙,对比之下更显狰狞。不怪日常以面具遮掩。

只是,这张脸,就算血肉模糊,薛凌亦不会认不出,那是和她铜镜里一般无二的眉眼。

两年前的薛璃,比她矮了足足一个头。而今的江玉璃,看身量,似乎比她还高一些。

为什么,为什么江玉璃会是薛璃?

这两年次次试探,皆无破绽。薛凌既失望,又实在庆幸。

她始终觉得,江玉璃的命,是江闳踩着薛弋寒的尸骨换来的。甚至不敢,去掀了他的面具仔细瞧一瞧。只尽可能的从为人处世去推断那个人不是薛璃。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突然就成了薛璃。

以前,薛凌只道是薛江两家合谋,结果出了岔子。而今刚得知薛弋寒早已死在大狱,又看见江玉璃这般样子。心中突然就有了别的计较。

如果苏夫人所言不虚,那父亲早已身死。但魏塱还日复一日的做给天下人看,说明薛弋寒的死,是个意外。当今天子并没有动手,起码没打算在他死的那天动手。

那父亲究竟出了何事?

是他自己,是他自己觉得薛家不保,就不惜一死来换薛璃的命。如此才能说通,为什么薛家有免死金牌在手,却难保父亲一条命。

一切都是为了眼前这个病秧子,为了他赔上自己,为了他赔上鲁文安,为了他赔上整个平城。

原来所谓君,不过不正,所谓臣,也不见得就忠。讲什么礼义廉耻,说什么三纲五常。

薛凌盯着屋子里的江玉璃,突然想到了幼年推他的那一掌。

明明咳血了,他当时,怎么没死?

怎么没死?

江玉璃走到门口,插上门闩,才开始解衣。这是他的习惯,睡觉前一定要检查下门窗,保证其只能从内里打开,方才能安心睡觉。

一转身,发现屋子里又多了个侍女背对着他,吓了一跳。忙又手掩了自己脸问:“你是谁,怎么还没退下。不知道本少爷要就寝了吗?”

薛凌压低了嗓子问:“你究竟是谁。”

他究竟是谁,他未必就是薛璃。这世上相似之人万千,何况这张脸近乎毁容,自己认错也未尝可知。

他未必就是薛璃,他不能是薛璃。

“你不是江家的人”。江玉璃一听问话,立马朝着门外大叫“有贼”!

薛凌早已割了半截衣襟蒙在脸上,听到江玉璃大喊,立马回转身,近到江玉璃身边,平意戳到江玉璃心口问:“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是谁。”

江玉璃似乎颇为在意自己的脸,右手掩着不肯拿下来。左手却摸到了腰间。

薛凌听到声音,反应极快的撤了剑去挡。但两人距离太近。还是有数枚针状物扎入右边肩胛骨。

她实在没料到江玉璃身上竟然有暗器防身,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淬毒。赶紧拔了出来,顺手把表皮血全部挤了出来。

江玉璃趁此机会把门闩打开,飞奔了出去。

江府侍卫已经开始围上来,她听见江玉璃轻佻的喊:“是个女贼,是个女贼。也不知是不是觊觎少爷美色,你们不要下重手。”

右手已经不能灵活用剑,薛凌将平意缓缓换到左手。这是当年为了哄鲁文安练的本事,虽不能与右手平分秋色,好歹能挡一挡。

她两年前在江府栽过一次,今日上来便是死手。不过,似乎并无江府暗卫出动,围过来的,不过是寻常家丁。

愤怒之下,刀剑无眼,交手就有人见了血。七八个人躺了一地之后,薛凌才看见江玉璃竟然吓瘫在地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屋了带上了他的白玉面具,坐地上捏着不知道什么玩意对着薛凌,战战兢兢的喊:“你….你…你…..不…..要过来。”

薛凌猜想他手上是发射暗器的东西,也不多惧。刚刚不过是她不防备,两人离的又近,才让其得了手。此时两人面对面,实在没什么好怕的。

她一步步逼近了问:“你到底是谁。”

门外突然有人喊:“璃儿怎么回事,快开门。”

江玉璃才记起,自己院门没开。暗道“这群狗奴才真是蠢啊”。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薛凌,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个女人结了梁子,还是个这样子的女人,天地良心,他从来没赖过账啊。

情急之下,又要闭着眼睛按手里的东西。只是还没来得及,手腕突然被人捏住,剧痛迫使他五指伸开,手里东西跳到了地上,只得赶紧求饶:“你….你先松开….有话好说。”

薛凌拾起了地上东西,院门已经被强行推开,又是一堆人围了过来,她看到江玉枫也在其列。不过看江玉璃在她手上,不敢轻举妄动。

“你是谁,你.......你...莫伤我儿。”

说话的,似乎是江夫人,可当年一面,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姑娘是谁,可是舍弟有何唐突之处。在下先在这代为赔不是了,舍弟自幼体弱,还请姑娘手下留情。”

开口的是江玉枫,她倒是印象深刻。

“大哥救我”

江玉璃在地上喊得惶惶然。像极了当年薛璃喊薛凌“大哥,你快来”。

这一院子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独她一人神憎鬼厌,恍如世间冤孽。

薛凌捏着平意,抖的不成样子,深怕下一刻就给江玉璃几剑,或者,将自己刺个透穿。

恶,从心头起。

“江府好儿郎,江大少爷逼死良家家,江二少爷始乱终弃。不知他要赔哪条腿。”

薛凌提起当年旧事,江玉枫当年逼死薛家义女,被薛家儿子断了一条腿这事儿,在京城人尽皆知,却又人人讳莫如深。此刻被如此毫不留情的说出来。江夫人立马就变了脸色:“你...你是哪家的女子,这般不知羞耻,三更半夜闯人宅院,这是....要见官的。”

薛凌把江玉璃推向人群,转身跃上屋顶。回头看到江玉枫拦了要追的家丁。也不多做留恋,跳出了江家院门。

此番闹腾,只恐江府查人.薛凌回客栈跟小二说是要连夜启程,匆匆结了账,打算换个地住。

一路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边看着捡起来的暗器。说来并不是什么稀奇之物,不过是个机簧,里面装着银针罢了。

不寻常的是,外观是一对儿兔子。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肚子里已经空了,另一只透过光还能隐约看见里面有数十枚针。

两只兔子都是上好的白玉所铸,触手生温,雕工精巧。兔眼处刚好是红色的玉籽皮,更显得栩栩如生。此处也被做成暗器的发射点。整个设计,颇为风雅。

刚刚中针的地方,隐约开始有了酥麻感。薛凌思量,估摸着是涂了什么。这年头,病秧子也不可小瞧了。

可惜这京城之大,她似乎无处可去,兜兜转转又到了苏府大门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