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广陵散(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6:00

当天苏远蘅惯有性的不在苏府,薛凌一个人乐得清闲自在的生活。无心要再打包一下行李,才意外发现半年前的衣物,基本都不很合身了,只剩一枚发冠还用的上。这半年蝇营狗苟,时而疯狂小姐模样,时而疯狂家仆身份,惟独也不是曾经的那个少年将军。薛凌愣了发愣,就着幽眇烛火,束上头发,长剑在这两年蝇营狗苟,时而小姐模样,时而小厮身份,唯独不是昔日那个少年将军。。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广陵散(一)》精选

当晚苏远蘅惯常性的不在苏府,薛凌一个人乐得自在。有心要打包一下行李,才发现两年前的衣物,基本都不合身了,只剩一枚发冠还用的上。

这两年蝇营狗苟,时而小姐模样,时而小厮身份,唯独不是昔日那个少年将军。

薛凌愣了愣神,就着幽微烛火,束上头发,长剑在手,总算依稀从铜镜里找回些旧时光来。

世事无常,从前的岁月里,她总要穿着男装偷摸着梳些女儿家发饰。到如今,一切掉了个头。竟穿着女装,束了男子发冠。

略有相同的是,总感觉自己的脸,不是那么像自己的。

第二日便是冬至,这也算梁国的一个大日子,家家都要囤冬粮,而后老少吃圆饭,祈求一冬饱暖安康。

苏府也不例外,眼瞧着上下奴仆杂役进出忙碌,说是晚间苏老爷也要回来。

薛凌已经好久没有这般自在心境,站在檐子下,伸了手心去接初冬寒意,

这是小时候在平城养成的乐子。冬至时分,平城城内已经很冷了,早上雾尤大。薛弋寒亦会带着一众将士囤冬,求个吉利。

每年这天,鲁文安一大早就抱着小小的薛凌纵马到一片浓雾里,伸开手掌,就能看见雾色在手上翻腾,略一哈气,更是如梦如幻。

“抓的越多,天爷给的福气就越多啊。你这崽子能不能恭敬点,双手捧。”

“爹爹说世间本无鬼神,行事全凭人心”

可惜京城这几天还没有雾,也没有鲁文安。自落水一别,世间再无鲁伯伯,她什么也没护住。

苏远蘅进门之时,就看见碧玉般的少女站在那,虽然只看得见侧脸。却再不是这两年的阴郁表情。青丝及腰,笑颜姣好。

极好,这府里少一个是一个。

午膳用到一半,苏银就把一个雕花锦盒并一兜碎银子放到了薛凌手上。紫檀镶着螺贝,约一尺见方有余。薛凌不知里面都放了些啥,也不怎么在意。只看见封条上正正经经的用簪花楷写着:“京城苏家,恭迎大驾。”

把盒子拨到一边,薛凌问了一句:“宋沧可好。”

“文武皆不曾落下,是个可造之才。”

三人再未做言语,用完膳,薛凌就出了苏府门。

今日虽冬至,天气却晴好,街上也还热闹。薛凌挑了一柄长剑,又置了一套紧袖的夜行服,在离江府颇近的一家客栈落了脚。

这两年,她也曾去过两次江家,可江家人来人往,却从未看见过薛璃的影子。薛凌打算今晚再去一次,若再寻不着,干脆就劫持一个人问问。也许是把薛璃送到远离天家的地方了也未可知。

防着晚上没精神,下午就匆匆的补了眠,醒来吃了些东西,看天色应是戊时了。

此时去江家还过早,又没什么地儿值得去。百无聊赖,薛凌就拆了苏夫人给的盒子。

最上头放着的,竟然是平意剑和一枚银质香囊。香囊正是当初薛凌拦路苏夫人给的那枚。如今又送给她,不知是何意。

不过平意剑倒是叫人好生惊喜,这毕竟是苏家的东西,薛凌前一晚思索再三还是还了回去。今日复得,让人忍不住雀跃。

再往下,是一张五千两的银票,苏家倒是好大的手笔。

揭开银票,便是一叠信笺。薛凌不辨字迹,读完一封才识得是宋沧的。这一叠有数十封之数,看来这两年宋沧的信一直没断过,只是被苏夫人扣下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信的顺序竟然是被打乱的。薛凌循着落款日期排了好半天才理出个头绪,确实是宋沧的亲笔。当初她与宋沧约定过,若太平,沧字少一水。

一封封读着,便能看见远方故人的变化。最初的信,是横平竖直的隶书。这是文人最爱的字体,当初父亲也曾让自己练过一阵的。

这些信里,少年的心思稚嫩,无非是思父念兄。再往下,字迹就一点点变化,最终成为笔走龙蛇的狂草。

“念宋家之祸,恒度日如年。”

最后几封,竟然又变回隶书,只是与最初对比,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的手笔。想来,也是活成了另外一具躯壳。

翻完宋沧的信,薛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总算,这两年总算抓住了点什么。

再往盒子里看,却已经到底了。可从盒子外面的宽度来看,这才到盒身的一半高度,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了?

薛凌拿起来摇晃了两下,里面有些淅淅索索的声音,她向来不爱物,直接拿剑把盒子削去了一角。

果然是有夹层,下面还有一叠书函,废了些功夫拿出来,才发现,这些书函信笺皆已经被拆过了。很明显,原并不是给薛凌的。

最上面的一封,似乎颇为名贵。纸是上好的描金笺,折了好几折,只剩一个筹子大小。

薛凌觉得自己有些奇怪,她分明不知道信笺内容是什么,手却抖的慌。

越慌就越拆不开,越拆不开就越慌。好在这描金笺颇为结实,不然怕是直接让她给撕碎了。

纸张一点点的展开,窄窄一条既无信头,也无落款。寥寥数字而已。

“薛弋寒卒于桃月二十。”

薛凌顾不得多想,扔了条子手忙脚乱的去拆盒子剩下的一堆纸条。

这一拆,昔日断肠事,尽到眼前来。

社日夜宴,帝后崩。六皇子继位。----百官守灵,薛弋寒不归。新帝震怒----战事未起,拓跋铣求亲于梁。----无忧公主芳心暗许。----国公参薛弋寒挟军功以令天子,仗势行凶。----宰相参薛弋寒谎报军情,国丧不回,目无尊卑。----西北十六城无战。----无忧公主和亲----薛弋寒连手宋柏暗害无忧公主,阻梁胡秦晋,以固自身之威。----兵刑吏三部共审薛弋寒大不韪余百条,九族同罪。----宋柏拱手平安二城,致宁城失守,西北焦土。

赐薛弋寒自尽,宋柏满门抄斩。

那些她没参与的过往啊,终于以另一种方式点点滴滴的侵入脑中。

可是,怎么会?当日先帝驾崩,明明是胡族囤兵城外,怎么会过了几日,拓跋铣就到了京城。她的父亲一生荣耀,怎会拿西北玩笑?宋柏又怎会成了叛将。

信上皆是寥寥数字,可见只是传递消息,未必就是真的。薛凌握着剑,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世事皆可查,来得及,来得及。等她找到薛璃,就回平城。总会有活人知道,那场战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脚风带着地上纸条飞扬,那张描金笺又飞到了眼前。

薛凌拾起来“薛弋寒卒于桃月二十”。

脑子里有惊雷炸开,桃月二十,怎么会是三月二十。自己回到京城只时,已是四月初。当时宋家还未行刑。算起来,定罪的圣旨下了不过两三日。

她的父亲怎么会卒于三月二十。那一天,应是她和鲁文安刚刚动身不久。三部还未会审,她的父亲,怎就会卒于三月二十。

薛凌将地上碎纸尽数揉成一团投入炭盆里。拎着平意就出了门,她要问问苏夫人。这些,究竟是哪儿来的?是哪儿来的?

行事全凭人心,可,唯有人心思不得。

一念起,白日青天生厉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