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四月雪(二)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5:54

“原攻但是剑走偏锋,守但是熟能生巧”。这世上有也没神功武功盖世,现在的的薛凌还不能够断定,可熟能生巧这事儿,她了体会到了个十成十。纵是那夜逼得她把自己整个人埋不进水里,才能从罪恶感中真正的解脱。可这时此时此刻,薛凌站在一辆富贵荣华模样的马车前,拿一柄长剑,拦人拦的这世上有没有神功盖世,现在的薛凌还不能断言,可熟能生巧这事儿,她已经体会了个十成十。。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四月雪(二)》精选

“原攻不过剑走偏锋,守不过熟能生巧”。

这世上有没有神功盖世,现在的薛凌还不能断言,可熟能生巧这事儿,她已经体会了个十成十。

纵是那夜逼得她把自己整个人埋进水里,才能从罪恶感中解脱。可此时此刻,薛凌站在一辆富贵模样的马车前,拿一柄长剑,拦人拦的轻车熟路。

这一路,终究是要吃饭喝水,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从第一次开门开的胆战心惊,到了后面。薛凌已经能进屋翻个底朝天尚不惊动院子里睡着的狗。

如是农家,就只拿些吃食。如还算富贵,就顺几两银子。她一路跟自己说着能屈能伸,一路鸡鸣狗盗。

如此日夜赶路,累了便在杂草从里睡一会。再未停留,四五日后。总算到了京城近郊。她有心要早些进去,只看了一眼身上,便在一个较为偏僻的官道路口躺了下来。

虽是一路不择手段,但到底未多取。薛弋寒身在大狱,情况未明,薛凌只恐进了城也不能回薛家。自己身上除了一柄废铁般的剑,基本身无分文。心一横,就想拦个过路的人,讨几两银子。

此处过往人寥寥,而且看上去多为平民百姓,没什么钱。薛凌躺了好几个时辰,才听见马车声由远而近。翻身起来,难得的露出了笑意。

她自幼在军里长大,最熟悉的就是马匹,来的马车两匹马远远看去俱是高昂雄俊、四蹄稳健,一看便知价值不菲。马车上雕花画月,后面还跟着四个保镖样的家丁,身下坐骑也不是凡品。想来应是哪家的富家小姐。

由于知道奔跑着的马停下来还要好长一段距离,薛凌扯了一截衣襟捂住脸,就站到了路中间,丢了剑鞘在地上,拦住去路。

驾车的老头御马之术娴熟,看着有人站在路中间,老远就抖了缰绳,还驾着马缓走了几步,才凑到薛凌跟前

薛凌还是那冷冷的声调:“我只求财,不想伤人。”

车后面的人驾着马缓缓的走出来,看了两眼薛凌。就笑出声:“你是哪家不长眼的,不知道这是谁家的车?”

薛凌确实不知道这是谁家的车,最重要的,她身量比马上的大汉矮了不止一头,一看就知还在稚龄。而且手上的剑有些锈迹斑斑。这不过是她顺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与人一比,确实有些可笑。

虽说并不惧,但如打起来也只恐个没完。薛凌踢了一脚地上剑鞘,一跃而起,踩着剑鞘就站到大汉的马身上。

锈剑无刃,根本没什么生命危险,薛凌也就毫不留手,直取大汉颈项间。她已打定主意,她攻的急,如果大汉挡的住,她左手就用银簪伤马,然后把这个人踹下去。如果挡不住,那这个人就是人质。

薛凌常年不在京城,日常所习不过几大武将世家,对这些人来客往,完全不知谁是谁。更不知她今儿拦的,是梁国巨贾苏家。自古士农工商,商排末尾,可钱,又有谁不喜欢,有钱能使磨推鬼。嘴上说着贱民,日常行事,哪个巨富做的又不是上宾。

此刻马车里坐着的是苏家当家夫人,刚去探亲回来。后边跟着的便是贴身的侍卫。马上的那个原是叫苏银,是苏家的家生子。

苏银万没想到这个半大孩子来的如此气势汹汹,而且武艺还不错。也是拔刀便挡。做为夫人贴身的人,他功夫自是不弱,挡薛凌这一剑也是轻而易举。

然后又一个刀锋偏转将薛凌的剑架开,正打算扯着薛凌下马。还没来得及,就见自己爱骑血溅出一尺高,一个心疼的功夫,人已经被薛凌一脚踹到了马下。

马吃痛,狂性大作,嘶鸣着跑了两步扬前蹄踩下来。苏银忙不迭的在地上翻了两个滚才避开。只是这个当口,薛凌就从马上飞身跃下,剑顺势架到了他脖子上。

其他人一瞬间都下了马把薛凌围在中间。忌惮着薛凌伤人,一时没攻上来。

“我知道这柄剑杀不了人,但我手上的东西可以。”一枚银簪在薛凌手里亮着寒光。“我只要五十两银子。”

苏银又气又好笑,这小子不知道是个什么路数,拿把破铜烂铁,打劫苏家。一亮身手,他还以为碰着硬茬,结果就要五十两银子。他连自己被制住都不怕了,干脆指着脖子喊薛凌:“来来来,往这戳。爷今儿栽你手里。”

薛凌本是眼无波澜的模样,此刻就变了脸色。她记起那夜老头说要拿银子给她,转而叫了一大批人要拿她见官。

她看着地上的人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阴郁就逐渐爬上了心头。行动比脑子里的念头还快,自己鞋子已经踩在了苏银胸口,阴恻恻的问:“你当我不敢?”

连苏银都吓了一跳,他见薛凌虽蒙着面,但眼神清冽,要的也不多。只当是事出从急。这句话却问的他心惊肉跳,明明是个孩子身量,语气却像极了恶贯满盈之徒。一时都不知道回句什么。

“我只要五十两。”薛凌已换了沙哑嗓子,踩着苏银胸口,手上的剑一点点往苏银脖子上压。未开封的剑当然伤不了人,但致命处的传来的那种压迫感仍然让苏银觉得气血上涌。

但他是个侍卫,侍卫哪有什么惜命的时候:“杀了他。”苏银冲其他人喊。

“稍等一下。”轿子里传出来的是个好听的女声“你先放开苏银,来我这取银子便罢了”

“夫人不可,这小子不是良善之辈。”苏银脖子已经被压的有点咳嗽,但还是扯着嗓子对着马车里的人喊道。

薛凌迟疑了一下,把脚从苏银身上拿下来。对着苏银嗤笑了一声。她若不是良善之辈,不知道杀了他几次。

这一刻,薛凌还以为自己不过是能屈能伸。

想是防着苏银乱来,马车里的人伸手撩起了半边帘子,露出一张如花容颜来:“苏银,你先退吧!”

薛凌再未前行一步,她自回京城,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女儿家饰物,自然就看出坐着的人身上所着,无一不是价值连城。苏银既叫她夫人,想来应该已是当家主母。但薛凌瞧着,眼前妇人,多不过二十五六,如云秀发挽在脑后,以一顶莲花冠束着,耳边两粒珍珠,光华更胜过薛璃给她那颗鬼工球。只她对服饰这玩意不甚了解,瞧着妇人身上金丝银线,却不知是何布料。

苏夫人见薛凌愣愣的盯着自己瞧,也不以为意,露出个浅笑,柔声问:“好汉何事劫我苏家马车”

她问的清风徐来,薛凌就乱了方寸。这一路不是财狼虎豹,就是杯弓蛇影,突然有个人问她出了何事,语气就像问她早膳可有用好,薛凌就有些结巴:“..我丢了盘缠,只求个........回家路用。”

“五十两路用,你要请御林军给你护身吗?我瞧你这架子也用不着。”苏银在背后没好气的呛声。五十两对于苏家这样的人来说,可能就是局牌九,一把扇面。但对于普通百姓,那也是数年开销。这小子说拿去当路用,真是好大的口气。

薛凌噤了声,她是真不知道五十两是个什么数儿,这一路,她基本就取个饭钱,也没多拿。今日好容易逮着富的。想着要个薛璃的玉球钱总不为过吧。此番被苏银一呛,一时间不知道咋回。

“苏银不可妄言,好汉怕不是哪家公子落了难。这里有五百两银票。你且拿去应个急。”妇人仍是轻轻柔柔的唤薛凌。

薛凌踌蹴了一下,还是上前接了银票,一抬手,在妇人面前把脸上衣襟扯下一截:“你且记着我,如有将来,我定十倍奉还。”

妇人倒被这举动吓的愣一下,转而又带了笑意,干脆从身上扯下个中空的银质香囊来递给薛凌:“好汉虽年幼,我亦深信君子一诺。他日山水相逢,京城苏家,恭迎大驾。”

薛凌复又蒙上衣襟,站到了一侧,示意众人先走。

妇人也未推辞,招了一下手。马车便疾驰而去。

苏银在马上回头看了薛凌一眼,这个小崽子,年级轻轻,下的一双好黑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