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四月雪(一)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5:53

在树下坐了好一会,薛凌才站出来。此刻她身上就一件瘦弱亵衣,幸好长年学武,也不甚畏冷,只羞怒心思不能够自抑。所想一多,就难以宁静下去。薛凌循着月色又飞奔出好长一段距离,想和缓一下这种情绪,却也没办法劝服自己,有些念头,就犹如鬼魅通常,从漆黑之处所想一多,就无法安静下来。薛凌循着月色又狂奔出好长一段距离,想缓和一下这种情绪,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有些念头,就如同鬼魅一般,从幽暗之处,张牙舞爪的跳到了眼前。。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四月雪(一)》精选

在树下坐了好一会,薛凌才站起来。此刻她身上就一件单薄亵衣,好在常年习武,也不甚畏寒,只羞愤心思不能自抑。

所想一多,就无法安静下来。薛凌循着月色又狂奔出好长一段距离,想缓和一下这种情绪,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有些念头,就如同鬼魅一般,从幽暗之处,张牙舞爪的跳到了眼前。

此处从城镇出来不远,零零碎碎总有人家。有些灯火已熄,有些还燃着昏黄荧光。薛凌站的近了,还能听到妇人哄儿呓语。

遇见了一家,又遇见了一家,再遇见了一家。薛凌在院门旁站立良久,就未离开。围栏不过三五尺,一个翻身。她就站到了院里。拿头上簪子伸进门里轻微一挑门后的门闩。门应声而开。

只薛凌没想到的是,农家门廊破旧,她又不擅长做贼,这一推,门发出一声老大的“吱呀”。

此刻入夜并不久。想是主人家只刚刚浅眠。当时屋内就有中年男人问:“是谁”

薛凌吓了一大跳,血都冲上了脑门。数日来的围追堵截,那种惊弓之鸟的心态被这一声喝问全部勾出。

先下手为强。她脑子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循着声音来的方位,飞身过去,伸手一探,薛凌就碰触到了说话的人,连犹豫都没,一记手刀砍在脖子上,就听见男人重重的栽倒下去。

屋内又响起妇人的尖叫以及隔壁屋子老者的询问:“儿子咋了。”

然后就是一片亮堂。有五六十岁的老妪划着了烛台,肝胆俱裂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儿子,还有被薛凌扣在手里的妇人。一枚四五寸长的银簪就抵在妇人脖子上。

薛凌已随手摸了一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布片披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让人看不出身形。头发又散乱着,脸上全是尘土。她不说话,屋里几人竟也不敢说话。

还是老妇人最先忍不住,扑倒地上:“你……你把我儿……怎么了……..。”

其实,这屋里,最紧张的其实是薛凌。她这一生,学的是君子坦荡、定国安邦。

没想到先做的,尽是些男盗女娼。

她手上挟持着妇人,既不敢放手,也不敢把人怎么样。脚下瘫倒的男人,也不过是晕过去了而已。但她也不能就此离去。她既无衣物,也无粮钱。

偷些钱财,这个事,必须要做。她从林子里出来就一直在想。只是内心那一点正直让她实在难以下手,路过了好几家还不能说服自己,直到越走越偏,只怕错过了这家,前面再难有人烟。

薛凌哑了嗓子学着男子声音:“我是个逃犯,只求财,你儿子只是晕过去了。”

她说的咬牙切齿,吓唬着跪在地上的老妪,也吓唬着自己。

老妪当即就叩起了头:“好汉稍等,好汉稍等,你不要伤我儿媳。她有三个月身孕了”。又转身向旁边的老头哭:“快去把家里的银子都给好汉….都给好汉。”

慌乱之中薛凌根本没顾忌妇人样子,听老妪这样说,才看了一眼,幽微烛火之下,自己扣着的人小腹是有些微微隆起,还不太明显。但确实是孕相了。只此刻被薛凌勒着上身,脖子上又有一点冰凉刺骨,抖的如同筛糠。

薛凌喘了一口粗气,松开了妇人。一低头,让发丝把脸遮的更严实了些,才继续开口:“我不伤人,你们不要叫喊。”

老妪扶着妇人颤巍巍的在一旁坐下。一时间屋内静的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薛凌坐在床上,却迟迟不见老者拿银子来。她本就心虚,久等就更急躁。却又不能拿屋里的人怎么样,干脆就打算不要了,看见屋内一角放着衣物,也不管合不合身,随手拿了几件就要走。刚要出门,门外已经火光冲天。

原此处虽是独居,不远却有村落。老者根本没打算拿什么银子,出了这个门就去叫了一村的后生,举着火把就堵住了门。朝廷对于逃犯的奖赏是非常丰厚的。何况老者说是个年轻的独身逃犯,身上也没凶器。

薛凌扫了一眼屋内几个人,一个孕妇,一个头发皆白的老妪,还有个就是瘫地上的男人,哪个她都下不了手。只通红了眼盯着老妪,恶狠狠的说道:“你儿子至多一炷香就会醒。”

然后随手拿了一根木棍,霍家走狗难说,但普通人,要困住她薛凌实在异想天开。只是打起来才发现,她实在太过瞻前顾后,生怕伤了人。来来回回,身上就多了好些扁担竹杖痕迹。

虽无得到钱财,但是拿了好些衣服。薛凌又跌跌撞撞的走出老远。这些时日,好像就一直在逃命,从来没停下来过。哪儿出了问题,到底哪儿出了问题呢。

此处不比平城风沙,到处都是青山绿水,夜深了,月色之下更显静谧。薛凌走着走着。就看见一方野池子,波光粼粼。连自己不会浮水也顾不得,一步步摸索着把自己泡了进去。

四月初水温还低,浸到伤口处更是有些痒麻难耐。借着月光,薛凌粗粗看了一眼身上,被霍家狗踢的那一脚是最重的,皮下都有了些淤血。刚刚那一伙乌合之众反而没伤到个啥,就是些淤青。

看着看着,就有些想笑,她薛凌在平城之日,剑挑数十个将士,数十招之内仍能不落下风。今日一堆普通人打的毫无章法反而弄伤了自己。蚁多咬死象,古人诚不欺我。

这般想着,好胜心又起。自己若有剑在手,有剑在手…………她重重的撩了一下水,有剑在手又能怎样。

她已经翻墙入室,难不成还敢杀人放火?

此时身体上的难受反而成了心头解药。薛凌干脆将头也没入水中,从山上跳进江里那种窒息感又回到意识里。

她做了些什么,她今晚都做了些什么。她做娼妓模样在城门口吃一个馊了的馒头,又看着五六十岁的老妪给自己磕头高喊“饶命”。

一个月前还不是这个样子,她白衣仗剑,天地勒马,少年风流。听人喊自己神将。可突然又有人喊她

“小少爷啊,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功盖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