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无忧女(四)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5:52

第二天,薛凌早早便起了。街上人声鼎沸,看起来远比昨日傍晚要繁华些。她选了一间十分热闹的茶楼,不动声色的坐在一角细细吃着点心,耳朵却无时不在听来往之人闲谈。她并非不急着走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无忧女(四)》精选

第二天,薛凌早早便起了。街上人声鼎沸,看起来远比昨日傍晚要繁华些。她选了一间十分热闹的茶楼,不动声色的坐在一角细细吃着点心,耳朵却无时不在听来往之人闲谈。

她并非不急着走,只是,太过关心了。关心则乱。这几日,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又一直在荒野中穿梭。一到了市井之地,薛凌实在忍不住,想要打探一下京城之事。好在这县城里,并未有什么人说起薛家获罪。

便是薛凌有意挑起,旁人嘴里叫着的,仍是镇北将军。虽说是离京城有些距离,但以薛弋寒的地位,若有什么不测,应该是天下皆知。此刻尚无人谈起,薛凌反而觉得安心了些。

用完早饭,又胡乱走着,逛了好几条街,确实没什么朝廷相关告示说薛弋寒获罪。又禁不住的想,这几日追杀她的究竟是谁呢,是霍家有心陷害,还是天子暗地里参与。

等这一圈逛下来,回客栈已是晌午了,千头万绪无从理起,薛凌干脆倒了过去,昨夜一夜无眠,今日总算有些好的迹象,困意便遮掩不住。直睡到晚间才醒。饭也未出门吃,只叫了小二送到房里。打算明日一早去挑匹快马,赶回京城去。

她,实在是,很想阿爹。想到过去的一切都可以不在意。哪怕是阿爹拿她换了薛璃,她此刻还是想的慌,尤其是还弄丢了鲁文安。就算知道京城水深火热,她也还是想要回去。

只这县城虽繁华,却没什么马市,且大多的马匹都是训了拉车的。薛凌挑挑拣拣好些时候,才勉强找到一匹不错的,等走到城门口,却被拦了下来。说是上头急令走了有死犯。得明儿个上头来人严查才能开始放行。薛凌怕暴露身份不敢强来,只得退了回去,继续找了间茶楼听人闲聊。

当日深夜,当铺老头被人从被窝里拖到地上。看着自己送出去的那枚鬼工球在他眼前晃荡的滴流乱转。

“什么人当给你的。”

老头子只当是坑错了人,正主来寻仇,吓得话都说不清楚:“是个看起来颇为富贵的小公子。老头我没坑他啊….老头我一开始瞎了狗眼没看见里面有棵草。您大人有大量”他把头在地上嗑的砰砰作响,都没注意人走好久了。

待薛凌再次走到城门口时,老远看见了城门搜查的人,然后就是一身的冷汗。

那张脸,她认得。在江家的时候,霍云昇带来的人,就有这张脸。原一面之缘不该如此印象深刻。只是当时鲁文安踹了一脚江玉枫的腿,被此人看见。薛凌有心要赔不是,却发现此人什么反应都没,觉得狐疑,多看了好几眼。嘴角那颗痣,又太过醒目了些。

什么狗屁逃犯,来人要找的,是她薛凌无疑。

薛凌迟疑了半刻,她现在是个寻常女儿家,有心想要混过去。便是混不过去,搜查的人不过三四人,她有短剑在手,胜负未可知。

但一慎重思索,还是不敢冒险,明处三四人,暗处不知道有多少,一旦失败,就全完了。这一想,便立即回转了身。

唯恐出事,连马也弃了,客栈亦不敢回。来此县城两日有多,她却不知自己究竟哪里露了身份,此刻城门严查,寻常手段断然出不去,又不知能去哪里。心头便有了焦躁。

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就走的偏了,直走到城边缘处发现前头有座宅子破败,内有衣衫褴褛的小儿打闹。走近些看,发现是些无家可归的人聚集着。

门内味道腐臭不堪,薛凌往身上抹了些泥土,仍是窜了进去。

里面的流浪汉似乎见惯了人来人走,有些人甚至都懒得翻身起来看一下。倒是有俩近处的看着薛凌,嘴里不怀好意:“这么标致的妞怎么也来这了,我还以为都是去窑子里呢。”

这种浑话,薛凌小时候不知道听了多少,根本顾不上在意,找了个角落,重重的坐了下来。一面想着哪儿出了问题,一面想着要如何脱身。

情况却愈发的糟糕,除了城门宽进严出,城内也开始有人搜查,连这个乞丐窝都被搜了两三次。好的就是对女孩子没那么紧要,查的都是些十四五岁男孩子,一问是这几日来的,立马就提溜走了。

如此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躲无可躲。而且薛凌惊讶的发现,乞丐间的消息竟然比普通人多些。她已经知道薛弋寒身在大狱。更是急不可耐的要回京城。虽然父亲叫她在平城等她。但她此刻却无论如何都不能独回平城。

薛凌又来来回回仔细着查看了一番,这县城,原是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最终,薛凌还是决定从东门出去,虽出去之后要绕回北向。但她看了一下,东门门外能看见大片林子,且守门的她从未见过。如果是要抓她,应该也是对着画像。她若以女儿家身份出城,再把脸弄的脏些,应该是能出去的。

思量了以后,薛凌还是决定晚些再走,虽说城里已经开始宵禁,不允许晚上出城。但她看着身边的乞丐,还是决定赌一把。晚间光线不太好。这张脸,被认出来的几率更小些。

日色还早,薛凌躺在稻草堆上,突然又爬了起来,她身上是有一柄短剑防身的,但突然想起,若是被搜身。只怕容易出事。便把头上挽着头发的簪子拿下来在地上来回的磨。若有万一,不知道能插进谁的喉咙。

身边却起了小女孩哭声,薛凌本无心看顾,又听见清脆的巴掌声,然后是不堪入耳的辱骂。心头火起,便站起来走过去,发现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死抱着一兜不知道什么东西不放。被另一个流浪汉打了好几个耳光还不松手。

饶是薛凌现在自顾已不暇,仍是没忍住把小女孩扯到了身后。盯着那个流浪汉问:“你打她做什么。”

流浪汉指着薛凌:“咋,婊子还想充大头啊,你叫这的兄弟来评评理。咱这谁不是有东西大家分,这小娼货自个儿吃独食哩。”

小女孩哭的更大声,抽抽噎噎的喊:“这是我的馒头。这是我的馒头,我要留给我哥哥的。”她跟她哥哥流浪自此才两三天,没想到她哥昨儿被人提走,现在都没回来。

薛凌也不回头看,只从身上摸出些一点散银子:“不要为难她,我还有些积蓄,你们拿去吧。”

流浪汉顿时两眼放光,却没有立马接手,只盯着薛凌身上来回看。

薛凌把银子扔地上:“我就这些,不用看了。”言毕仍然躺回了角落一堆稻草上。幸好她小时候不挑环境,满地乱躺,不然真的在这一刻也呆不下去。

不知道今晚会是什么样,薛凌正想的出神,有人扯她衣角。她才看到刚刚那个被打的小女孩子在她身边半跪着。见薛凌看向她,便颤巍巍的把那个布兜打开,拿起一个馒头。怯生生的问:“姐姐吃不吃?”

薛凌看了一眼小女孩脸上的巴掌印,又去看她拿着的馒头,不知道是放了几日,已有了霉点,再看布兜里,根本也没一个好的。有的被人啃了几口还沾着泥,有的应该是从泔水桶里捞出来,上面还沾着菜末油荤。大多都长了绿霉。

小女孩看薛凌不接,便低了头:“这个,还没坏呢。我哥哥回来,还能吃呢。”

薛凌没有接话,自顾着转了身,明明鲁文安不在,她却清晰的感觉鲁文安拍她头“你这崽子知道什么,人饿极了,草根都挖出来吃尽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