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无忧女(二)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5:51

四月农耕已过,梁国朝野终于等到又将迎来了日前第一桩喜事。无忧公主大婚。凤冠由宫里最年青的嬷嬷戴在头上,齐妃亲自动手披起霞帔。二八芳华,十里红妆。一拜父母君王,二别文武百官,三辞黎民百姓。迎亲的车马自巳时从宫门出发到达,未时初仍有人往外跨步。金银玉器,玩物吃凤冠由宫里最年长的嬷嬷戴在头上,齐妃亲手披上霞帔。二八芳华,十里红妆。。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无忧女(二)》精选

三月农耕已过,梁国朝野终于迎来了近日第一桩喜事。无忧公主大婚。

凤冠由宫里最年长的嬷嬷戴在头上,齐妃亲手披上霞帔。二八芳华,十里红妆。

一拜父母君王,二别文武百官,三辞黎民百姓。

送亲的车马自巳时从宫门出发,未时初仍有人往外踏步。金银玉器,玩物吃食,绫罗缎带,皆是公主日常所好。幼妹远嫁,当今天子哽咽:“盼无忧此生无忧,许梁国无忧。”

出了宫门,出了皇城,又出了京城。原是春色已暮,这一路向西北,却越走越寒。然无忧的马车里日日暖着炭盆,外头风霜凌厉,帘内却与宫内寝房一般无二。虽礼仪嬷嬷再三教导,头盖不可摘,但从未出过宫门,无忧倒忍不住的时时挑帘贪看外头风景。

从宫内到平城,有着数日车马距离。前两日,路还平坦。再走着,虽说是官道。也还是偶有些颠簸。好在无忧的车内甚为宽敞,又铺了上好的软垫,再以锦缎覆之,斜倚在上面,倒也不会难受。宫内禁寻常纵马,无忧反而觉得新鲜。

等最后几日的时候,无忧再看,四周的绿色已基本消退殆尽,举目尽是枯黄银白。前方宦官儿来说“再过一日,应该就到平城了”,她将在那等拓跋铣来接亲。

无忧的马车内还搁着个大白玉瓶儿,里面插着好几只牡丹花苞。原是临行前,她见御花园的牡丹已是含了苞,就交代花房奴才特意剪了几只好的品种来,一并带上了马车。日日的炭火养着,一点也没受到寒气侵袭,今儿瞧着,已经是要绽了。

待拓跋铣来迎,应是开的正好,名花倾国,两相欢。

侍女突然挑了帘,颇有些惊喜:“公主,前儿个竟还有雪未化呢。”

无忧呵了一下手。可不是,快到梁国最北了,也,快到她人生的最南了。

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出关就此不回头。

平城已洒扫干净,夜幕时分,公主入城。明日一早,拓跋铣便会来迎亲了。宋柏看着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这事儿,到底是了结了。不知道红盖头下的那个姑娘可是甘心。然人生在世,又有几人身由己了。

待和亲完成,薛将军的事儿,也该了了吧。平城已有近一月无主。虽说是太平无事,但宋柏总觉得自己不能把心放下来。

一夜无眠,早上却得了个晴空万里,宋柏起身整装,看着几个侍女将无忧公主扶上城楼,他便横刀立马率下属集于城门口。

只待拓跋铣前来,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军将士在前,成这一桩天赐姻缘。

无忧已经站在了城楼上,居高临下,刚好从盖头的缝隙下看着拓跋铣骑着马盛装前来。她抿了嘴角,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手便不自觉的攥紧了牡丹花枝儿。

花真的开了,抱在她怀里,尽态极妍。她听见了有人高喊,“开城门~~”。声音拖得老长。她看见拓跋铣抬头望向她,然后就羞红了脸。痴痴的想:愿这一生,长乐无忧。

只下一刻,她就成了御花园的蝴蝶,被人一掌推落,从城墙上飘摇而下。

“开城门~~~”。原来是守门将把声音拖得老长。

宋柏下马躬身:“请拓跋王卸甲。”

他话音未落,一只翩飞的蝴蝶就断了翅膀。重重的跌在他眼前。在提前清洗过的地上涂抹大片的血色,腥味带着热气氤氲在雾里。

“我梁国公主,许死,不许番邦。”

城楼上的声音荡气回肠,然后就是数只蝴蝶飘在了北国,飘的冰雪之地春意盎然。

宋柏顾不得走十步出门,把无忧公主的尸首拖回来。他已经看见了拓跋铣扬手,看见拓跋铣身后一众人已是箭在弦上。

他本能性后退,同时把一句“关城门”喊的声嘶力竭。

高高的攀云梯已经搭上了平城城墙,厚重的城门能挡住人,却挡不住木突猛烈撞门的声音。带着火的箭矢已经在平城城内如雨点般往下落。

拓跋铣看了一眼脚下无忧,由于数人经过,尸身上已经沾了尘土。但有几片牡丹花瓣沾着血迹贴在脸上,竟有点好看。只是,这好看,比起眼前这座城差远了。

宋柏飞快的站上城楼,才看见城外敌军绵延,远不是迎亲队伍之数。

此事有诈,可是谁使诈?是谁使诈?是拓跋铣本就心怀鬼胎。还是无忧公主宁死不嫁?

自从接了朝廷和亲圣旨,出城巡防便暂停。今日之事所料不及。好在薛弋寒城内布置也颇为严谨,城头滚石器械一应不缺。饶是如此,仍是伤亡惨重。

最后还是城里备下的大量喜酒起了作用,一桶接一桶的自楼上淋下,一碰到胡人射过来的火种,烧的连石头都劈啪作响。才暂时扼住了这一波攻城之势。

宋柏站在城头看着胡人攻城暂停,此种变故太急,且战且忧,他脸上镇定,已是强撑。

城下拓跋铣却笑的淡然:“宋将军,你看这破城缺水少粮,撑的了多久?你梁国公主不远千里,以死辱我鲜卑,不如将军让个路,我且去与魏塱说道说道。”

拓跋铣一边说着话,手上的刀也伸到了无忧尸首胸口。

宋柏不忍也不敢再往下看:“此事突然,请拓跋王暂且退兵,平城必定八百里加急问明京中缘由。”

刀锋向下,无忧的喜服被划开,拓跋铣挑了中衣腰带举高:“将军不必着急,我知你平城定能再撑个数日。”一扬手,缎带便被劈成两半,飘飘荡荡的落回无忧身上。

而后拓跋铣便退了两里围城。宋柏深知,他在等平城粮尽水绝。平城与安城双生并蒂,共镇此地。城内常守将士不过三万,安城有两万余人。余下五万薛家亲兵常年分散在诸边小城,需以军令调之。但此时此刻,谁出得了城调兵。只求战事传回朝中,皇上下旨支援。

城内信鸽已尽数飞出,一半飞往京都,一半飞往安城。宋柏只恐胡族此刻五部联合,若平城被围,安城那边也要起战。数十位武艺颇好的将士已收拾好行囊,即刻便从城内暗门出城,不知能有几人能活着去报信,亦不知道此番战事,几日才能传到朝野。

更不知的是,若无粮草援军,平城还能撑几日。

月朗星稀之时,平城的城门方才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宋柏亲自出门将无忧公主的尸首抱进了城内。

战火纷飞,无忧的脸上早已污渍斑驳,若不是平城天还微寒,只怕连尸臭都有了。宋柏思索了良久,终于还是扔了火把。和今日战死的将士一起,埋骨此地。此番情况,他实在没有能力送一具尸体回京城了。

朝作红颜,暮为飞灰。天下何人能无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