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前尘(五)

发布时间:2021-11-26 08:35:46

这事给父子关系打了个死结,还来还来解,薛凌身上又状况百出。她终归是个女儿家,到了年岁,那些女性特征就春笋般的冒出,她羞且怕。却薛弋寒一门心思按着自己慢慢长大的路子养着薛凌,身边又没个妇人,每当薛凌提到,他便按自己的方式将薛凌的状况藏了出来。不不是没想过让薛凌恢复身份,但他看着薛璃就觉得放不得薛凌,起码现在放不得!。

>>>《雄兔眼迷离》章节目录<<<

《前尘(五)》精选

这事给父子关系打了个死结,还来不及解,薛凌身上又状况百出。她终究是个女儿家,到了年岁,那些女性特征开始春笋般的冒出来,她羞且怕。然而薛弋寒一心按着自己长大的路子养着薛凌,身边又没个妇人,每每薛凌提及,他便按自己的方式将薛凌的状况藏了起来。

不是没想过让薛凌恢复身份,但他看着薛璃就觉得放不得薛凌,起码现在放不得!

他私下找了个唱戏的让薛凌用假声说话,教了薛凌将胸口束得比练武的男子还要平,又不惜钱财配了药丸让薛凌每次月事复用。这种药并不伤身,只剧痛难忍,效用是让薛凌的月事一刻钟就能结束。如此短的时间实在很难让薛凌有什么破绽。一句谎言,不过寥寥数字。可是为了圆这个谎而做出的事情,只怕罄竹也难书尽。

薛弋寒偶有担忧,又很快的将念头压下去。薛璃此生习武无望,只盼有一天能生个儿子寄在薛凌名下。薛家世代良将,万不能断在他手里。纵然落儿是个姑娘,只要留着薛家的血,那就要扛着整个薛家。

薛凌自小并未辜负与他,以至于薛弋寒从未想过薛凌内心早有些情绪发芽,越是隐忍,越是膨胀的可怕。一朝形式逼人,就砰然炸开。竟与他书房兵刃相向。

薛弋寒眼里的儿子,该是肩抗天下苍生,自然也包括扛着柔弱的薛璃。他原以为薛凌会理所当然的理解他的苦心,却不想薛凌尖锐的问为何不让薛璃去死。这个儿子,怎么了。可不管怎么了,他此刻也无暇顾及,薛凌少年英才,总有机会活的好好的,日后父子相见,自会冰释前嫌。薛璃一丢出去,必然护不住。他焉能不痛。

薛弋寒戎马半生,少有败绩,知这次凶险万分,却也没想过书房一别,这一生。他与薛凌,天人永诀。再无机会唤女儿一声落儿。

而薛凌那次烧退之后,脸上就甚少笑容,仿佛是把薛弋寒的表情撕下来糊在了自己脸上,她来了月事,身体又开始发育,男女有别这件事终于从书里跳到了她眼前,她又惊又气,且月月总要受着一个钟头的剧痛。心头千丝万缕又不得与薛弋寒说。只拼了命的去找些书本来瞧,想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读,十来年的平安喜乐就被敲的稀碎。她读到大家闺秀,又读到小家碧玉。最后读的整个人都分裂。日日靠着练武压着那些黑暗心思。但一看到薛璃,意就难平。开始想。如果薛璃健康,她该是个娇俏姑娘,像话本里一样,被父兄捧在手上。转而又恨自己懦弱。大丈夫当携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毕竟话本子里也说巾帼不逊须眉。

这种矛盾的情绪来来回回拉扯着薛凌,扯的她愈发阴郁。她很难与薛璃计较,仍是如往日一般哄着。那些恨憎不甘就默默倾倒在了薛弋寒身上。束胸之后,薛凌再也穿不得单衣。为了遮掩,只得说要恪守礼制,重重叠叠。一件不落,把自己真正活成了少爷。除了鲁文安,再也没人叫她崽子。

等先帝驾崩之时,薛凌堪堪十四岁。寻常武将已远不是她对手,除了一张脸颇为清秀,看着稚嫩。其行事手段宛如薛弋寒倒了个模子。胡族兵况,便是薛凌和鲁文安一手探回。最终战事未起。京城情况不明。薛弋寒原本无意带着薛凌回去。西北几百里皆是他薛家一手护下,薛凌在此远比京城安全。

临行前薛凌却道:“新帝登基,将军再三拒旨不还,而今战事未起,却将自己儿子留在千里之外。莫不是有意让人思量,我薛家有何不臣之心?若将军前脚一走,这里后脚便有人来,递了旨意赐我自尽,逼反西北。薛将军以为如何?”

薛弋寒不是不懂人心难测,只是他与先帝君臣坦荡,多年不曾这般算计。此时被薛凌指出来反而觉得有理。他不带薛凌,若新帝疑心重,当真难善了。索性将薛璃也带上。想着到了京城看看名医也好。只薛璃经不得快马,另走了道比薛弋寒一行人晚了三日有余才回。

薛凌靠在船沿上盯了鲁文安半刻,又回转头去看风景。她生在北方,此时一路南下,两岸花草尽是些没见过的事儿,看着看着就有些出神。鲁文安端了一碗鱼汤来呼她:“崽子快吃。这是我昨儿下网随手拖上来的,这河里鱼是真肥,比我小时候可肥的多。”

见薛凌趴船沿上不动弹,想着她行不惯船难受。又道:“喝了回去躺着吧,也不要太难受。虽是水路,待今日傍晚,咱们就上岸贴着水做商人走,一路耍将过去。”

薛凌接过碗问:“父亲出了何事,可是朝堂之争。”

鲁文安一答不上来就扣脑袋,只哄着薛凌“这事儿我当真不知,你知道你鲁伯伯脑子里没半点的东西只懂得骑马打仗。将军让我带你去取东西呢”突而又一个激灵,问薛凌“将军出事了”?

薛凌长叹了一口气,她早该料到是这个回答。只念着若父亲出了事,她这也断无太平。此刻风平浪静,应是暂无大碍。她喝了一碗鱼汤,只觉得恶心更甚,便回船舱里躺着。却又睡不着,百无聊赖的想这几日经过。猛然记起薛弋寒交代了一句“薛璃从此姓江”,心又纠了起来。这个局怕是做了好几日了。若如此,那时父亲就料得大祸临头。想方法将她和薛璃推了出去。

薛凌将回京以来的人和事儿,从头过了一遍,姓江的便只有一位,国公府江家。略一思量,又苦笑着出了声。她已知道薛璃是如何光天化日进了江家。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