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凌天翊

发布时间:2021-10-15 06:42:52

许灵薇看不出对方修为,从气息上比张执事强上很多,这,这怕是筑基前期修士。就见来人神识一扫,她的隐身术被破解,她不得已显露出身来。许灵薇大惊,此人的神识比她起码高一大境界。怎么可能会,苏家为了苏雅晴真的派这么很厉害的人来杀她?凌天翊在川东县令府打坐修行,就见来人神识一扫,她的隐身术被破除,她被迫显出身来。。

>>>《路人修仙记》章节目录<<<

《第24章 凌天翊》精选

许灵薇看不出对方修为,从气息上比张执事强上很多,这,这怕是筑基后期修士。

就见来人神识一扫,她的隐身术被破除,她被迫显出身来。

许灵薇大惊,此人的神识比她至少高一大境界。

怎么可能,苏家为了苏雅晴真的派这么厉害的人来杀她?

凌天翊在川东县令府打坐,似感有人偷窥县令府,又似无,便提高了几分警惕之心,突然一阵神识探查,他立刻确定了偷窥人的方位。

飞到偷窥人的方位之时,神识一扫,对方就显出身来。

却见偷窥者乃一名十一、二岁,女扮男装的练气三层修士,从身上的气息看,不似魔修。

凌天翊有些不太相信,刚刚的神识和隐身术,对方真的是练气三层,他疑惑地问道:“练气三层?”

许灵薇见对方并没有第一时间下杀手,心中稍定,对方的修为太高,她的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见对方疑惑她的修为,知道可能不是与苏雅晴有关的人,他们肯定知道她的修为,应有反转的余地。

夜晚,借着街上昏暗的灯油之光,她用眼神余光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和穿着。

来人穿着一件仙气飘飘的白袍,这材料,比他们银月宗的内门师叔衣袍材料都好,衣服上隐约可见鱼形图案。

北辰之鱼!她看过的书中有对这服装的描述,应是北辰宗的精英修士。

精英修士!

只有大门派中才有修仙界公认的精英修士,成为精英修士可不容易,那是要通过层层选拔,有过人之处,才能成为门派保护和培养的精英修士。

只是她从未见过北辰宗的修士,不太敢确定。

许灵薇瞄了一眼对方的面目,长相俊逸,鼻梁挺拔,唇线微薄,昏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对方眸光深邃且全是冷意,似乎随时能出手致她于死地的样子。

好危险!

他左手握剑,但并未出窍,想来那么高的修为,杀她,用不着剑。

许灵薇大气都不敢喘,拱手行礼道:“见过前辈。”

“你乃何人?为何鬼鬼祟祟出现在此?”

她哪里鬼鬼祟祟了?她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知道了对方不是专门来杀她的人,可能是北辰宗的修士,许灵薇的头微微抬起了几分。

“晚辈来此地自然是奉师门之命。”

“哦?你何门何派?”

“南魏国乃银月宗的管辖之地,晚辈来此,自然是为银月宗办事,敢问前辈是何门派?”

凌天翊自是不信,他眉头微皱,还带上了威压:“你说你是银月宗的?为何鬼鬼祟祟的在此,有何证据证明你是银月宗的人?”

一层无形的压力如波浪朝她袭来,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面对这么强的神识威压。

许灵薇只感觉头顶像压了一座大山,原本不敢喘气,现在是没法喘气,刚抬起了几分的头,又一次被压低了下来。

修为高了不起,她都自报门派了,对方却不回答她问题,还要用威压对付她。

许灵薇脸色惨白,对方并没有停止威压的使用,如此下去,她的神识和身体可能会受伤,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感知不到对方的善意或者恶意,只感觉到,对方想杀她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许灵薇忍着威压,从储物袋取出门派令牌和张执事发的介绍信。

“晚辈奉命来此杀猛虎为民除害,本是要去找县令大人,问问他直辖之地猛虎的具体情况,却听闻县令大人府上已有仙人,晚辈不知仙人是何人何派,自是要先探查一番。”

凌天翊查看许灵薇取出的物品,多次确认都是真的,他心中很是疑惑,银月宗怎么会有这样的任务?

许灵薇见对方收了神识威压,可脸上还是一脸的不信。

换她也不信,练气三层不远几千里来打凡间猛虎,真是扯。

许灵薇从储物袋中取出银月宗的杂役弟子服,穿在身上道:“晚辈也是为了方便行事,才做如此打扮。”

物品是真,神识也并未感知这门派令牌上名唤许灵薇的杂役弟子说谎,凌天翊道:“我乃北辰宗凌天翊,也是奉师门之命来办点事,既然来了,你我同去县令大人府上吧。”

北辰宗凌天翊!

许灵薇暗暗咽了咽口水,这个是个名人,是北辰宗一个厉害的配角,属于不喜欢女主、女配的配角之一。

雷灵根,九成五以上的灵根纯度,剑修,阵法超厉害,性格清冷淡漠,台词较少,第一次书中有关于他的描写是在卫梓卿筑基期以后。

苏雅晴与卫梓卿在书中的修为是差不多的,苏雅晴前不久才练气六层,这个时候卫梓卿肯定没有筑基,那么,书中配角凌天翊也是从未出来过。

凌天翊书中是一个正派,不会动不动就杀人,许灵薇总算放下心来,她的小命是保住了。

北辰宗算得上是银月宗的集团总部,是他们这种‘小分公司’仰望的存在。

许灵薇套近乎道:“多谢凌师叔。”

凌天翊没有再理她,而是径直朝县令府的大门走去,许灵薇紧随其后。

听下人说仙师带人回来了,川东县令立刻出来相迎,尽管好似前不久已迎过一次,他也没见着仙师出去。

县令恭敬地道:“见过两位仙师。”

“川东县令,这位小仙师有话要问你。”凌天翊指了指跟在他身后的许灵薇。

许灵薇立刻进入门派任务模式:“县令大人,请问您的辖区内,是否有猛虎伤人事件?”

川东县令赶忙道:“当不得仙师的一声大人,最近两年,下官并未听说下官的辖区有猛虎伤人事件。”

“真的没有?”许灵薇面上有了几分郁闷之色,特么的,就说宗门坑她,回头她回去买个老虎尸体完事,先想办法让这县令给她签字确认。

“真的没有。”看到小仙师脸上的不悦,川东县令的冷汗都要流出来了。

“可我从宗门得到消息,川东县城外的石河村,有猛虎袭村,可有此事?”

川东县令思索了好一会道:“两年多前,银月宗来本县测灵根,石河村的村长带着石河村的孩童们来测灵根,确实提到过,他们村中有老虎出没。”

两年前的事情?许灵薇疑惑:“哦?具体情况如何?”

“当日来测灵根的仙师姓张,当日,他什么都没有说,没想到,银月宗仙师还记得此事。”

许灵薇再次确认道:“是否真有伤人的老虎出没?”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