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八章 长了一岁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7

“他想刻意隐瞒你,虽然被我识穿了!”小灵,随时随刻随时随地都在表功。林暖暖的听完,而已摇摇头。让一个系统,完全去理解人类的感情,确实有些难度。她或多或少能明白了乔松柏的想法。乔松柏的生日与灭族取得联系在一起后,过生日,是在戳他的伤口。不论林暖暖的是安全的考虑什么样的林暖暖听完,只是摇头。让一个系统,完全理解人类的感情,确实有些难度。。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长了一岁》精选

“他想隐瞒你,但是被我识破了!”小灵,随时随地都在邀功。

林暖暖听完,只是摇头。让一个系统,完全理解人类的感情,确实有些难度。

她或多或少能够明白乔松柏的想法。乔松柏的生日与灭族联系在一起之后,过生日,就是在戳他的伤口。

无论林暖暖是出于什么样的善意,能够给他多少生日祝福,也只不过是暂时给他安慰罢了。仇恨还在,阴暗还在,事后想来,只会更加难受罢了。

所以林暖暖不会去给他生日,给他制造“惊喜”。

真正的惊喜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的解决掉仇恨,让伤口即使被戳了,也不会疼。而不是用浅显的快乐,去掩盖伤口。

“不太懂。”小灵确实没办法处理如此复杂的感情。人类在生日互相祝福,是一种刷好感的方法。林暖暖应该利用它。

“你与其纠结这个,不如先帮我处理下这些墨水。”

林暖暖“啪”地一下,把毛笔放下,眼前的宣纸已经被她写成了一片糊。

用毛笔写字母,难度不小,尤其是在这么垃圾的纸上写,几乎是一写一个小墨团。

“宿主,自信一点,你就是在画圈圈。”小灵扫描了一下,林暖暖写的字确实太容易散开了。“而且这不光是纸的问题,笔也是有问题的。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你水平不行。换乔松柏来,绝对没问题。”

林暖暖听完,一龇牙,把院中发呆的乔松柏喊过来,替她写拼音。

这次,乔松柏总算切切实实地看到了这些英文字母。与林暖暖曾经在黑板上写的东西不太一样,但是却有诸多类似之处。

“与你当时在木板上写的,似乎有很大不同。应当如何组合?”乔松柏看着一个个蝌蚪一样的文字,也有些头疼。不过好在他极为聪慧,能勉强分辨其中不同。

林暖暖随手抽了一本书,让乔松柏给某段把拼音注上。而这简简单单的备注,他发现问题所在。

“这样,岂不是不要先生教学了?”

林暖暖:从未设想的道路。

古人读书,讲究一个悟性,很多时候,就是要求学生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只要把拼音注上了,好像真的能做到,人人可以读书。

“不是!”林暖暖连忙摇头。“这算什么读书。这只能算认字。先生,是传道受业解惑的。”

乔松柏闻言,沉默地看向那些鬼画符一般的拼音。他忽而想到了什么,吃惊地看向林暖暖。

“难道你们那里,是人人都认字的吗?”

林暖暖艰难地点头。随后,她发现,自己忘掉了一件事情。读书,跟认字,是不一样的概念。

因为现代教育,是把两者结合的。以至于,她都忘了,在古代,认字,本来就很了不起了。

“怪不得,人人皆可为圣。”乔松柏看着“鬼画符”,心里突然就懂了很多。林暖暖怪不得可以懂这么多。

对于大周朝的学童来说,光是认字,就要花上三年五载。而林暖暖这种方法,几乎是让认字,变成了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甚至不需要老师一直教导,也能做到。

几乎是让人,永远了无限进步的可能。

这样的情况,确实不会让皇帝、贵族,垄断知识。怪不得,林暖暖能够脱口而出,皇帝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一定要推广它!”乔松柏紧紧抓住这叠纸,他真的看到了希望。

这是少年近些日子以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不是浅显的宠溺、包容,是一种带着期盼的开怀。他内心是真的很高兴。

林暖暖点头。

实际在推广拼音上,问题有很多。但是,名为希望的生日礼物,已经送给了乔松柏。

不得不说,林暖暖太懂乔松柏了。他是真的从其中,看到了希望的影子,一扫之前的精神恍惚。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按照习俗,过年是要守岁的。

尤其是张氏为人迷信,更是把守岁这件事情看的比什么都重。天还没有擦黑,林家的众人,包括乔伯,就坐在桌子前面,准备过年了。

这是林暖暖过过的最安静的除夕。几个人坐在桌子前,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

炭火把她熏得昏昏欲睡。

其实不光她,甚至包括张氏都觉得守岁有些无聊了。以往除夕,最期盼的就是晚上吃饺子。那可是一年少有吃肉的时候。

但是,现在因为家庭富裕了,肉也时常有的吃了。

因而,这除夕,竟然有些比不上之前的日子了。以往,能够吃到一个糖馅的饺子,能让人乐好久好久的。

甚至于,因为家里的钱全是林暖暖与乔松柏赚的,发红包这件事,也没有那么让人期盼。

在众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乔伯倒是说起来京城里的事情。

除夕之夜,除了守岁祭祖,自然也是少不了烟火的。那是在黑暗中,能够发出短暂光亮,美轮美奂的好东西。

这听得,张氏都馋了,直说着有生之年,要去京城看看烟火。

本来靠在乔松柏身上,都快睡着的林暖暖,愣是被烟火这个词拉回来了。

烟火,她熟悉,但是更熟悉另外一个词,火药。

这东西可是不一样的。只是不知道大周朝,发展到哪一步了。

乔松柏看到林暖暖若有所思,心中以为她是小女孩心性犯了。毕竟没有女孩子会不喜欢这种翩然美丽的东西。

“如果你想看,我们可去繁城内找找,沧州或许有卖。”想到绚烂的烟花,乔松柏补充道:“真的很好看,可惜就是太短暂了。”

林暖暖看着张氏与乔伯,只能把话憋回去,点了点头。

很快,时间来到了新旧交替之际。

“新年好!”屋内的人互相道贺,开启了充满希望的、新的一年。

回到屋内,大红蜡烛的火光飘摇着。

林暖暖拉着乔松柏的手,极为温柔地说了一句:“恭喜你又大了一岁。”

“嗯?”乔松柏微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按照农村习俗,除了生日,过年也算大了一岁。“嗯,今年十五了。”

这是林暖暖能够想到的,最温柔的方式,祝乔松柏生日快乐。虽然迟了两天。

总有一天,那些让他伤心的事情,可以笑着说出来。

而新的一年,林暖暖可以保证,会让所有人有希望,让世界有所不同。

烛火熄灭后,家家户户的守岁人,闭上眼睛,踏入梦乡时。

一阵马蹄疾行,穿梭于连州与沧州的官道上,揭开了不平静的新年序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