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七章 故人祀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7

说到教育,就严禁不提沧州的白鹿书院。林暖暖的与这间书院,都属于三过而不入的关系。每次都是到了白鹿书院,接着转头去它旁边的四通书局了。现在的她会觉得,要问题这个问题,最好是的办法,怕是在白鹿书院里。科举创办之初,除了每一年一试这点与后世相同外,在考评的科林暖暖与这间书院,属于三过而不入的关系。每次都是到了白鹿书院,然后扭头去它旁边的四通书局了。。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故人祀》精选

说到教育,就不得不提沧州的白鹿书院。

林暖暖与这间书院,属于三过而不入的关系。每次都是到了白鹿书院,然后扭头去它旁边的四通书局了。

现在她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恐怕在白鹿书院里。

科举创立之初,除了每年一试这点与后世不同外,在考核的科目上,也是相当不一样的。

大周朝的科举,虽然不能说包含天文地理,但是也是诸多涉猎。传统文科自然是有的,理工科也不缺,除此之外,还有外语。

白鹿书院作为沧州的“重点学府”,如果有精通外语的人才,那么汉语拼音这件事,就好办了。

想定之后,林暖暖恨不得立刻就去繁城看看情况。

谁曾想,乔松柏听到林暖暖要去白鹿书院之后,笑着摇头:“恐怕不行。”

“为什么?”林暖暖不懂。

此时,林素节突然插话进来,语气极为咬牙切齿:“因为一般书院,二十八是不会上学的!最起码得等到来年初五。”

“是十五。”乔松柏补刀。“不过你对初五如此情有独钟。所以,明年初五你就来上课吧。”

林素节闻言,一副都要哭了的样子。他好端端的,插什么嘴啊。别的小孩都在外面玩,就他一个人,还在苦哈哈的学习。他对学习的热情,都快要磨灭了。

林暖暖被他的表情给逗笑了,于是拉了拉乔松柏的袖子:“我有好方法教他认字,你就先放他一马吧。”

“那你代替他学着?你都有好久没练字了。”乔松柏笑意盈盈的看着林暖暖。

果然,林暖暖立刻松手,她拍着林素节的肩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增益其所不能。小小年纪,玩什么玩啊,不要浪费时间,好好学些才是正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如果林素节来学习,林暖暖就可以不用写大字,那她支持林素节全年无休学习。

乔松柏看着林暖暖一秒无情,捏了捏她的小脸:“行了,都快过年了,任谁都学不下去的。还是让他等娘子的好主意吧。”

闻言,林素节立刻就收拾好东西,兔子似的蹦出门,就连乔松柏那句“明年初五上课”也抛在了耳后。

林暖暖以为乔松柏把林素节支走,是为了向自己讨教方法。

但是乔松柏却只是痴痴地看着砚台,没有说话。这对极端好学的乔松柏来说,实在是不正常的。

这种不正常,一直持续到晚上。

根据小灵的统计,乔松柏在短短一下午,走神了十七次。与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

搞得林暖暖极为担心。

当夜,听到林暖暖平静、缓慢的呼吸声之后,确认人已经入睡,乔松柏睁开了眼睛。

他轻轻地替林暖暖把被窝掖好,而后穿好衣服,走出屋外,敲开了乔伯的房门。

乔伯此时已经把全部东西都准备好了,元宝蜡烛,香火纸钱,一应俱全。

他们,要给乔家的冤魂们,烧纸钱。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春节是一个极为值得高兴的日子。甚至对于很多人来说,新年,是他们唯一能够高兴的时候。

而在乔松柏人生的前十三个年头里,也是如此。

作为乔氏的长子嫡孙,他过年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比任何人过的都高兴,整个京城都是他的“天下”。

然而,一年前的今天,灾祸降临了。

当时祖母病重,很可能熬不过春天。所以大将军乔长恒,不得不抛下手下全部精兵,独自入京,探望母亲。

也正是因为他这一个举动,给了皇帝绝佳的机会。

乔长恒飞马入京,刚刚进府,还没来得及坐下,皇帝的旨意,也跟着传来了。

谋反的罪名一安,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乔氏就被抄家了。

祖父早一刻知道了消息,乔伯带着乔松柏,几乎是一路狂奔,快速离开京城的。

翩跹少年郎,转眼变成了路边的乞丐。

楼起、楼塌不过一瞬间。

乔松柏看着元宝蜡烛,缓缓飘起的青烟。

“现在想来,也许是我害了他们。”

因为,乔松柏是腊月二十九生的。二叔存了为他过生日的心思,所以才会把大部队甩那么远。

如果没有那么急着回来,而是与手下的兵马,保持一定的距离。

皇帝即使想下手,也会忌惮兵马,恐怕就不会下死手。最起码给乔家留下一两个活口,用以安抚那些精兵。

所谓的生日,所谓的新年,在乔松柏眼中,几乎是地狱,让他无法对此产生一丝一毫的高兴。

“少爷。”乔伯看着东西烧了差不多了,连忙把乔松柏从沉思中唤醒。

乔松柏被火光熏得满脸通红,他跪下,朝东方——那是京城的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烧完这些东西之后,乔伯却请乔松柏一叙。

实际上,乔仁之并没有对乔府的所有孩子一视同仁。他让乔伯带着乔松柏逃,本身就是选中了乔松柏。

因为所有的仆人中,只有乔伯,是真正意义上,懂得生存的人。

乔长恒独自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皇帝绝对的不会给乔家留活口了。

因而,他把乔氏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了乔松柏身上。

乔伯如今还能记得当时丞相的嘱托。

白发苍苍的丞相,那个时候,不像个朝堂之上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戾气与狠绝全部消散,有的只有慈爱。

“官场如此,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我之所以让你带着大少爷走,恰恰是因为你没有野心。如果,你们真的能逃走,应当以好好过日子为第一目标,千万别想着复仇。”

“如若怀谦有志于复仇,你要劝他,活下去,先安定下来。等你们日子安定之后,他的心思还没有灭。你就将这枚符交给他,他自会知道如何办的。”

乔松柏从乔伯手上接下那块信物。

方方正正的玉牌,正面雕刻着的是仙鹤祥云图腾,反面则是篆刻着四个大字“福宁安康”。

这是乔氏的信物。

乔松柏紧握玉牌,手指微微颤抖,祖父太了解他了,把一切都想到了。

他极为清楚,十四岁的少年,根本没有复仇能力,还会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因而,对两人的第一个要求是不要复仇,而是安心过日子。

其中拳拳之心,让乔松柏几欲落泪。

祖父希望他活着,而不是去进行可能失败的复仇。是真的关心他,所以不愿他去送死。

对于他几乎不可能化解仇恨,祖父也给他指了明路——家族。

世家大族,皆识此玉佩。祖父希望他借助世家大族的力量,与皇帝去抗衡。

只是这点,祖父有些失算了。因为,世家大族,人人自危,恐怕根本没人在意乔松柏,甚至恨不得乔松柏死掉。

这枚玉佩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召集死士了。以此为信物,把忠于乔氏的那些死士集中起来。

但是,乔松柏最起码要身处高位,方有作用。目前看来,这个玉佩的作用,不过是装饰、纪念。倒也是符合祖父的要求,徐徐图之,不要急着报仇。

“明天,我就不用过生日了。”乔松柏把玉佩收好,朝乔伯一拜谢,却如是嘱咐。

若生日与家人的死亡绑定在一起,那么过着有什么意义呢?只会让人更痛苦罢了。

重新躺回床上的乔松柏,却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小灵完美地记录下了一切。

“所以,今天是乔松柏生日?”林暖暖蜷在被窝里面,不住地打哈欠,因为长身体,她很容易犯困。

听着小灵的描述,她有些不是滋味。乔松柏没有变,虽然笑得多了,但实际上跟刚到林家村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他仍旧是那个倔强的,只愿自己默默吞苦的少年。

林暖暖想了想,从被窝里面出来,翻开纸,默写起汉语拼音来了。

“宿主,我以为你会想着,替他过生日。”小灵的常识告诉它,正常人类都是这么做的。

林暖暖摇头,目光里有几分深邃。

“他特意半夜起床去祭祀家人,还特意告诉乔伯,不要给他过生日,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