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年尾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6

“你很关怀货船?”李长信笑意盈盈地看向林暖暖的。他把消雪开路的事情,全部让私兵去做。为的是来亲眼见到确定,林暖暖的真的醒了。和,她究竟要做什么。盐,对于普普通通百姓来说,确实是希罕的东西。虽然对于李长信、对于官府来说,那而已一种资源罢了。更有甚者也可以说他把消雪开道的事情,全部让私兵去做。为的就是来亲眼确认,林暖暖真的醒了。以及,她到底要做什么。。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年尾》精选

“你很关心货船?”李长信笑意盈盈地看向林暖暖。

他把消雪开道的事情,全部让私兵去做。为的就是来亲眼确认,林暖暖真的醒了。以及,她到底要做什么。

盐,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确实是稀罕的东西。但是对于李长信、对于官府来说,那只是一种资源罢了。

甚至可以说,对于目前的连州而言,这些粮食可是比盐贵重得多了。

因而用大量的食盐开路,也是李长信会毫不犹豫的事情。

可是林暖暖信中却提议,采用陆路加水路的运输方式。这些虽然看上去是最优解,不过前提是不考虑船只问题。

然而,李长信深知乔松柏,他天资聪慧、测算无遗,不可能不考虑船只问题的。

但是他却仍旧没有阻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林暖暖很希望调用水路。

现如今,看到林暖暖如此关心船只,李长信几乎确定,是林暖暖所愿。

果然,林暖暖听到他的问题之后,点头解释:“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哪来的船只。我对水运有些想法。”

“船是韩家借的,他们家有一艘船,一直空着没有用。”李长信听到林暖暖的回答,倍感受用。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猜中了林暖暖的心思,还是因为林暖暖对自己如此诚实。

然而水运之事,并不简单。

李长信正欲劝诫,乔松柏从屋内出来了。

把李长信带过来之后,林芳芳与兄长们早就回家去了。

倒是林暖暖与李长信,在门口杵了好一会儿。

看到乔松柏出来,林暖暖很自然地勾着他的胳膊,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回屋内。走在后面、被邀请进屋的李长信,看到这一幕,却觉得有些刺眼了。

坐在书桌前,李长信看着桌面上的沧州水势图,知道这件事,他们两人是势在必行的了。

然而……

“沧州的位置属实尴尬,无论是发展水运或者陆运,都是没有意义的。纵然这里四通八达,却没有一条路直达京城。”

李长信虽然不懂这两人想要做什么,但是水运在沧州很难有用。

毕竟韩子元家中,曾经想过发展水运。甚至还买下了一条大船。但是实际效果非常惨淡。如果货物不前往京城,只是在连州打转,是很难卖出去的。

那艘船,除了闲置着,现在唯一的用处,就是被李长信征调使用。

“所以,我们支援连州。”乔松柏神色不变,却问了李长信一个问题:“你觉得,恭亲王,比你如何?”

李长信不善急智,他被乔松柏这句话里巨大的信息量,冲垮了。

须知道,本朝亲王、皇子、皇女,尽封九州十八郡。

从开国始,共有九位亲王,分封九州。传到如今,只余七位仍掌九州之地。李长信继承的是怀亲王,掌沧州。而李善祀继承的是恭亲王,掌连州。

乔松柏的这个问题,包含的是吞并的野心。

但是又不止于此。

一时间,千头万绪,再结合原本支援沧州的目的,李长信有些转不过来了。

“他怎么了?”林暖暖看到李长信呆住、久久不能回神,着实有些好奇了。

乔松柏笑着摇了摇头。

“大概是还没想明白。”

与李长信几次交锋,乔松柏就知道了,这个人不擅长急智,涉及诸多的事宜,他很难立刻理清头绪、想出应对。

不过,作为优秀的政客,他也有优点,例如长期布局。只要慢慢梳理出来,李长信的布局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

“不急,慢慢想。”林暖暖把李长信按在椅子上,让他慢慢想。

而趁着这个功夫,他们两人则是去收红薯了。

按照计划,他们也该是这两天,把红薯收在村外,等着李长信的车来。

然而,林暖暖没想到的是,收红薯这件事,竟然遭到了阻碍。

李长信强制整个林家村的人种植红薯,确实有奇效。这东西,作为粮食,产量比小麦高多了。而且红薯的藤、叶,还能喂牲畜。

现如今,整个林家村的人,都巴不得一直种红薯。

只是,农家人都喜欢囤积东西。除去要上缴的部分粮食,剩余的红薯,即使乔松柏花钱买,别人也不卖。

两人把整个林家村跑遍,也只收了村里三成的红薯罢了。这其中,还有一部分是看着“老板”的面子上,才出给他们的。

这种结果,很显然,没有达到预期。

而林暖暖对于这种结果,心里有些担忧了。倒是不是担心连州的红薯问题。毕竟长桥村属于李长信手下,那里产出的红薯也能给连州支撑一会儿。

她担心的是,林家村对于商品经济的态度。

小农经济偏爱囤货。因为抗风险能力弱,有备无患是正常的。

但是,村民们对商品买卖的排斥。让林暖暖对发展商业这件事,着实有些没信心了。

因为这绝对不是林家村一村的情况,这很可能代表的是,整个大周朝的情况。

所有人都排斥商品交易。

如此情况之下,商业萎靡,也算正常。

“那就……上下同心。娘子你要发展,上面也要有人给你帮忙。就如同推广红薯种植一样。”

乔松柏看着堆积如山的红薯,听到林暖暖的顾虑。心中有了清晰的目标。

对皇帝、贵族的复仇,甚至可以与帮助林暖暖统一起来。

就如同红薯事件一样,林暖暖追求的造福百姓,人人事有所饱。遇到的阻碍却是人人都害怕无法完成的税收。

而自己,恰好可以在这点上诸多助力。甚至可以从上面施压,强制执行一段时间。待百姓知晓好处后,自然自愿了。

入仕,不光是为了复仇,还可以协助林暖暖,打造那个真正的盛世。

林暖暖眼前一亮,乔松柏所言,提供了新思路啊。

她知道,封建地主们,是绝对不允许商业高度发展的。但是,她可以策反,甚至可以安插内鬼啊。例如,乔松柏跟李长信,就很有“内鬼”的潜质。

“宿主,你这是理论跟实践分离了。”小灵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乔松柏,林暖暖恐怕也有些难成事。

“你所谓的利用两股力量斗争,好好发展自己。本就该包含这些东西。”

林暖暖沉默,对不起,打扰了。

做实事,她可以。但是主动出击,设计这些阴谋、阳谋,她还真的有些不擅长。

不过好在,乔松柏帮她补足了这点。

小灵现在是终于放下了对乔松柏的成见,不得不承认,林暖暖当时没杀他是对的。

无论是在照顾林暖暖,还是涉及到计谋以及需要入仕的事情。有乔松柏,比没有乔松柏,要简单很多。

另外一方面,乔松柏确定目标之后,心神是完全定下来了。

他曾经一度视林家村为世外桃源。总是舍不得这里,也是舍不得与林暖暖平静的生活被打乱。心中总对入仕,有些消极的抵触。

现在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风雨之中,有人同担,处处皆为桃花园。

他相信,林暖暖的智慧,真的能够开创一个人人皆可为圣的盛世。

三日后,李长信的私兵,终于抵达了林家村的村口。

一路上,积雪消融。马车亦可行进。

“一起去看看?”

第一辆马车被装满番薯之后,李长信把韩子元踹下去,邀请林暖暖与乔松柏同行。

这三日,他已经想清楚了。

乔松柏彻底激起了他内心的野望,跨州连郡如此美事,他怎么会不想呢。他甚至肖想京城。

所以,交好乔松柏,对李长信,越发重要了。而对林暖暖,李长信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喜欢。

红薯的上货地点,是完全按照林暖暖要求的。因而,这里除了那艘等着货物的船只,荒凉的没有一点东西。

“这也太荒凉了。”

林暖暖看着宽阔的河道,以及极为有利的码头建造环境。心里止不住惋惜。

就像乔松柏所言,整条临沧河,全部都非常适合水运。尤其是现在这块地方,可谓是连接沧州、连州、贺州、凭州的好地方。

但是只是因为不接京城,就被浪费了。

“很难不让人怀疑,京城在吸各地的血。”

林暖暖随口一感慨,惹得李长信侧目。

这个问题,他也隐约有感觉,但是林暖暖是第一个把它说出来的人。或者说,各地亲王对皇帝不满,皇帝对亲王们不满,都是源于此。

天下之财富,全部集中于京城。

“你想要这里?”李长信从林暖暖的语气中,感觉到了她的想法。

他应该集中在连州事宜上,可是林暖暖的话,让他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绪。他喜欢林暖暖语气里,那种想要与天下共富、与沧州共富的感情。

林暖暖点头。

这里是他们探讨过的,最好的码头。于商业发展,极有助力。

李长信看着湖面上的微光,在林暖暖眼中泛起涟漪,脱口而出:“那便给你。”

颇有些千金一掷,只为美人笑的气质。

因而,他这句话,也惹得乔松柏侧目而视。很快就开口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这些事情,还是等你此行成功之后再说吧。”

支援连州的事情,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说,路径被阻,但是对方一点联系也没有。这也是不正常的,十有八九,连州已经乱了。

李长信此去,亦有诸多危险的。

“那我更需要先把东西给暖暖了。”说着,李长信朝乔松柏挑衅一笑。将自己随身玉佩与印鉴,交给了林暖暖。“有这两样东西,这片地,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林暖暖接到东西的时候,一点客气都没有,紧紧握在手上。这送上门的东西,岂有拒绝的道理。

乔松柏看到李长信此举,只是略微皱眉。说李长信没有急智,都是在夸他的了。印鉴,竟然随便给人了。怀亲王情绪上头的时候,真的是过于冲动了。

不过,此事于林暖暖有利。乔松柏便装作没看见。

却说三人分开之后,林暖暖与乔松柏两人,在林家村过的很是悠闲。只需为新年做些准备。

不过,有人却不怎么悠闲。

例如,林素节。

这位,绝对是林暖暖见过的,最悲惨的学生了。

现在林大柱与张荷花手上有不少闲钱,也没有活计要林素节做。因而这位同学,在过年前的每一天,竟然都用来到林暖暖家里学习了。

“真的可怕。”林暖暖幸灾乐祸地看着林素节受难。

今天都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再过两天就大年三十,马上就春节了。

可林素节还在乔松柏的教导下,学认字。

按照林暖暖昏死之前的日程,下午三点,应该是乔松柏教她练大字的时候。现在,换成了林素节在学认字,这让她怎么看怎么顺心。

“宿主,我偶尔怀疑你不出手,是因为你想偷懒。”小灵幽幽吐槽。

林暖暖晒着太阳,默默反驳。

她确实对乔松柏耍无赖了。因为借口要恢复,每次乔松柏要她练大字的时候,她都会装难受。然后乔松柏心疼她,所以即使知道她故意逃避,也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也因此,什么事情都不用干,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练习走路的林暖暖,发现了乔松柏教学的不对劲。

太慢了。

教林素节认字,真的太慢了。

汉字是标准的象形字,它有所有文字都没有的优点,那就是能“望文生义”。但同时,它也有不如表音文字的地方。那就是门槛高。

说实话,这件事,林暖暖是从不来不知道的。

或者说,太习以为常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汉语拼音,是从哪里来的?

只要一想,问题就显得很尴尬。

中文,实际上是没有这种东西自然诞生的土壤的。这东西有半舶来品的性质。

但是不得不承认,提高识字率,汉语拼音,这种起源于表音文字的东西,发挥了天大的作用。

因而,解放乔松柏与林素节,最好的方法,就是教这两个人汉语拼音。

只是,林暖暖一直没有实践。

因为这个东西,太难解释清楚了。

乔松柏接受那是正常的,但是林素节?

而且除非林素节永远不接触外面的世界,否则,汉语拼音这件事,迟早会引起他人的怀疑的。

“所以,我这是为了不被怀疑。而不是为了逃避被乔松柏逼着练大字!”

林暖暖总结陈词,铿锵有力,只是莫名有些心虚。

确实是该想个办法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