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三章 雪景愿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6

沧州的第一场大雪,是在冬月十八。①第二日,万里山河,银光素裹。阳光映照在雪地上,整个世界,闪耀得只余下光。这可能会是林家村孩童们,度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雪天。穷人的孩子也没童年时代,也没娱乐休闲,仅有无穷无尽的活计。即使是在严冬,是要凿冰捕鱼打水、捡柴次日,万里山河,银光素裹。。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雪景愿》精选

沧州的第一场大雪,是在冬月十八。①

次日,万里山河,银光素裹。

阳光照耀在雪地上,整个世界,闪亮得只剩下光。

这可能是林家村孩童们,渡过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雪天。

穷人的孩子没有童年,没有娱乐,只有无穷无尽的活计。即便是在寒冬,也是要凿冰打水、捡柴烧火的。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家家户户都有钱了。所有人都不用为生计发愁,因而这雪天,带给众人的,只有无限的快乐。

堆雪人、打雪仗,虚度整日,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林暖暖就是在孩童们阵阵的欢声笑语中醒来的。

外面亮的刺眼,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身边敞亮的青砖瓦房,眉头皱起。

“应该,不会又穿了吧?”

“没有!”小灵尽职得很,立刻回话。“宿主,你还在大周朝,林家村。”

现在,是它的邀功时刻。“多亏了本系统,在危难的时候,发动了强制避险,救了你一命。为此,我都掉了一级了。”

“嗯。”

回想起被砸的那一幕,林暖暖仍是心有余悸。以古代的医疗技术,她死了才是正常的。只能说,多谢系统救命之恩。

“或者说,多谢我自己。天助自助者。”

提升众人生活水平,以及幸福感,于她,也是百利无一害。

想着,林暖暖的眼泪就留下来了。不是感动,也不是喜极而泣,纯粹是因为外面太敞亮了,眼睛被刺得生疼。

她想要翻身,避一避光,却猛然发现,四肢无力,动弹不得。

“系统!”林暖暖急了,她惊叫:“我不会被伤到神经,半身不遂了吧?”

林暖暖有一点点医学知识的,知道脑袋受伤,会导致脊椎神经受伤,从而导致瘫痪、半身不遂。

这……这种事,被自己给遇上了?

那自己今后的人生,应当怎么办?

“宿主,友情提示一下,你有个系统。即使全身瘫痪,随着本系统的升级,也是能够强化回来的。更何况,你只是因为在床上躺了三个月,长久不活动,导致四肢无力。放心吧,身体绝对没有问题的。”

小灵早就对林暖暖的身体做过检查了。强制避险的时候,就是要随机牺牲林暖暖身体强化的部分等级。她的耳聪明目被退化了。不过除此之外,林暖暖全身上下,一点问题都没有。

听到小灵的保证之后,林暖暖的心才放下来。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林暖暖正要问个究竟,突然有人推门而入。

惊喜是什么?是你一直想,但是想它已经想到都失望了,它却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乔松柏看到那双有神的眼睛,灵动地明亮着,那里面的生命力,再次点燃了乔松柏的世界。

他想要喊人,却惊觉自己竟然似是失语了。

手足无措,用来形容此刻的乔松柏,再合适不过了。

他应该做什么呢?

实际上,乔松柏是不知道的。他只是靠幻想,不断想象着林暖暖醒来之后、两人一起的美好生活,来让自己支撑下去。但是,乔松柏从来没有真正想过,有一天,那双眼睛真的再睁开了,他最先要做的是什么。

“回神。”林暖暖嗓音嘶哑且微弱,但在乔松柏耳中,比一道惊雷还要震耳欲聋。

“你……”乔松柏就这样呆呆看着。

林暖暖顶不住了,她确实太久没有说话了,一开口,喉咙里尽是血腥。

“我很渴,我要喝水。”

这一句话,把乔松柏拉回了现实。

林暖暖是真的醒过来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做了长寿面。”

林暖暖就这么瞪着他,这小子,听不懂人话了是吗?

此时那只装着长寿面的、滚烫的碗,才被乔松柏放在桌子上,他急急忙忙地去接水。

一碗不温不凉的热水,被放到床头,乔松柏将人扶起。

装着水的碗,刚刚触到林暖暖的唇边,就被猛的吸了一大口。

“慢些,别呛着了。”

照顾人,对乔松柏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甚至他比林暖暖自己还知道,如何照顾这具身体。

在整整喂了三碗水之后,林暖暖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活了过来。

她有很多事情想问,可是刚开口,乔松柏却浅笑地避开了。

“我抱你出去晒太阳,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他不想,在这么美好的日子里,提起任何有关杀戮的话题。

林暖暖除了顺从他,也没有办法。因为小灵刚刚告诉她了,系统休眠,它也是一个星期前才重启的。所以,能清楚表述这些日子发生什么的,只有乔松柏。

而且,可以晒太阳耶!光是想想就很激动。

人类实际上,也很像植物,明明不需要光合作用。但是,心理上对于太阳、对于水的渴望,并不比植物低。

光是想到自己躺在床上三个月,林暖暖都觉得自己发霉了,继续太阳治愈。

乔松柏把人抱起。

林暖暖很轻。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几乎不怎么进食,大多时候,都是只靠人参吊命的。因而,现在的林暖暖,比初见时,还要骨瘦嶙峋。

被抱出门的林暖暖,在太阳的照耀下,轻轻哈出白气。她忍不出咧开嘴,笑了多来。

茫茫大雪,如棉被盖地,这种景象,林暖暖只曾在视频里看过,但是从未经历过。

“我想要堆雪人!我想要打雪仗!我想要滑雪!”

林暖暖在乔松柏怀里,躁动不安。她真的很想玩雪。这种大自然的震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永远不会懂的。

乔松柏看着林暖暖笑了,也止不住笑意。

“等你好点,我们带你……”

“可是雪会化,我就要现在嘛。”林暖暖撒娇,此时说着的话,甚至比三岁儿童还要不讲理。

乔松柏无奈顺着她:“我堆给你看?”

“我要自己来!”

两人正拌着嘴,钱氏与张氏,拎着猪头,回到了小院内。

林暖暖微微皱眉,这个组合,不常见。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乔松柏竟然极礼貌地跟钱氏打招呼。而张氏,看到林暖暖醒来的时候,已经激动得要昏过去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张氏喃喃自语,林暖暖在十一岁生日的时候,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张氏立刻马不停蹄地去拜神。这多亏了神仙保佑。

钱氏看到林暖暖醒来的时候,心中也是高兴得很。

纺织厂跟养殖厂,在乔松柏的运作下,也是维持的非常好。

但是乔松柏毕竟是个外人。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只是夫妻。钱氏心里觉得,乔松柏总有天要卷了全部的钱跑路。

实际上,如果林暖暖再不醒过来。钱氏都打算,来年开春的时候,撮撺着张氏,给乔松柏、林芳芳两人说媒,保证这个外姓人,不会卷钱跑路。

现在林暖暖醒过来了,那可是极好的。毕竟对于钱氏来说,乔松柏等于病秧子,这件事永远改不了。所以她始终不想这个人做自己的女婿。

因而,钱氏对林暖暖醒过来这件事,甚至比林芳芳还着急。现在人醒了,她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财神爷,又回来了。

林暖暖被乔松柏抱着看了一会儿雪,在阳光的照耀下,实在耐不住了,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乔松柏把林暖暖抱在院子里晒太阳,此时,院中已经有个与林暖暖等身大的雪人,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消融。

按照约定,虽然心疼林暖暖刚醒来就费时费脑,但是乔松柏还是说起了她被砸中之后,发生了什么。

钱氏喊人救人,李长信杀人,重建纺织厂,这些事情,一一被陈述出来。

小灵却从其中,听到了乔松柏与李长信的努力。

“宿主,他们间接救了你!”

李长信把林家村的壮年男子杀了大半,导致林家村的整体结构变成了大多数女子与孩童,而乔松柏打理养殖场、重建纺织厂,提升了所有员工的幸福感。

这从结果上来说,就是提升了整个林家村的幸福感。

至此,搜集到足够幸福感的系统,才重新启动,利用剩余的能量,帮助林暖暖苏醒。

“原来,我的救命恩人,是他们。”林暖暖看着消融的雪人身上闪耀的冰晶,心中却在想着什么。

然而她这话,立刻引起了小灵的反驳:“宿主,重点是我!”

没有搭理小灵,林暖暖却与乔松柏商讨起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自然是半数壮年男子被杀的事情。他们持器械闯入林暖暖家中,为的是图财害命,如此行为,与土匪无异。林暖暖也不会同情他们。

但是,李长信为什么要把他们全杀了?

“这自然是因为,他们伤了你。”

乔松柏不愿承认,但是他也觉得,如果不是林暖暖受伤,李长信未必会把人全杀了。

他能感觉出来,对于李长信来说,林暖暖亦是不同的。

不过这些话,他不愿告诉林暖暖,只能含糊地说“伤人”。

林暖暖摇头,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李长信的行为,实际上是很不正常的。因为,当天被杀死的人里面,有老村长。

老村长,是林喜贵的父亲,从职务从属来说,他是沧州刺使的人。同时,村长的年纪大了,根本不存在反抗的可能。

所以任何情况下,李长信都没有必要,连同老村长一起杀死。虽然说,早死晚死都一样,但是老村长晚死,李长信能够获得更多利益。

“问题在于,他当时就杀死了老村长。”

乔松柏惊讶地看向林暖暖,这是他从未考虑的问题,他慢慢分析。这仔细一想,确实很不对劲。

“他肯定不是忍不住。因为他是先把人关押起来的,证明他是有耐心的。可到底为什么?”

仔细回忆林素节与自己说的经过,乔松柏眉头紧缩。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