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一章 钱小芬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5

乔松柏看见林暖暖的倒地不起的时候,一下子就慌了神。但他立马摒住呼吸的节奏,被强迫自己冷静下去。要要尽早问题这些人才行。并且自己不能够出事。可双拳难敌四手,让他极力进攻还行,虽然要他击退这些人,特别是在没武器的情况,甚是艰苦。但是还没等他想起对策,却听见无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些人才行。而且自己不能出事。。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钱小芬》精选

乔松柏看到林暖暖倒地的时候,一下子就慌了神。但他立刻屏住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些人才行。而且自己不能出事。

可双拳难敌四手,让他竭力防守还行,但是要他打退这些人,尤其是在没武器的情况,甚是艰难。

不过还没等他想到对策,却听到无数吵闹喧嚣从隔壁传来。

正是钱小芬在哀嚎。

话说,钱小芬何许人也?

林老大的妻子,现在已经是寡妇了。林家村人要么叫她大婶子,要么叫她钱寡妇。

她为人泼辣,体态肥硕,走到哪里,都一个大嗓门。

因而整个村子里面的人都有些嫌弃她,因为她看上去就是那种典型的“会惹事的娘们”。

熊熊烈火在炙烤着残余的木头、茅草,这才把林老大家睡的死死的几个人给烤醒了。

看到光影的时候,钱小芬心里就骂起来了。她就知道,林老三家堆了那么多布料,还是个茅草屋,迟早要出事的。

钱小芬一巴掌拍醒了林芳芳,又一脚一下,踹醒了两个儿子,带着他们准备去救火。

谁曾想,她看到的是,林四喜举着锄头,带着林家村一群大老爷们,跟着林暖暖那个病相公对峙。

她的两个儿子,还有女儿,看到这个情况,连忙往后躲。

而钱小芬此时已经做好准备,正要扯着嗓子嚎的时候,却看到一块石头,砸向了林暖暖的脑袋。

“我的财神爷哎!”

钱小芬的嚎叫,瞬间传遍了林家村。就连各家的狗,也跟着这声哀嚎,叫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整个林家村都醒了过来。

钱小芬此时还在竭力哀嚎,听得人心烦意乱。而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直接给正在哭的林芳芳劈头一巴掌,示意她去救人。

可惜的是,林芳芳此时已经吓傻了,被钱小芬拍了一巴掌,也没有反应。这是杀人,她完全是不知所措。

“杀千刀的张翠翠,叫你们别堆那么多布在家里。把我这青砖大瓦房,给烧黑了。老娘非要跟你拼命不可。”

钱小芬一边骂,一边往林暖暖那边挤,作势要跟张氏拼命的样子。

村里人都知道,钱寡妇是个极彪悍的,而且她素来与林老三家不和,又看到眼前杀人的一幕,所以不知道该不该拦。

钱小芬往前一凑,也差点吓得瘫倒在地上了,林暖暖头上全是血,多半是没了。

此时,林四喜倒是豁出去了,见了血也有了胆气。一下子就挥出锄头,朝着乔松柏砍去。

这一下,有十成十的力道,但是,没有一成的技巧。

乔松柏身形一躲,反手一推,就把林四喜这样的壮汉,推了出去。

“大将”战败。

此时,被钱小芬、还有村里狗叫醒的林家村人,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林老三家里。

这一下,林喜贵、赵八两策划的暴动,直接就被压住了。

众人看着倒在地的林暖暖,作势要跟这十几个人拼命,替林暖暖报仇。

“都住手!”

局势紧张,千钧一发之际,乔松柏喊停了众人。

“你们都回去吧,我们放过你们。”乔松柏对着林喜贵等人说。

这一下子就让大家很不解了,钱小芬看着都要骂起来了。

乔松柏却满眼通红,跪在林暖暖身边,恶狠狠地喊到:“快去找辆车,有金疮药再拿来点。”

这些人,他是不可能放过的。只是,无论是对峙,还是争斗,都是耗费时间的。

林暖暖脑袋被砸了个洞,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了。

他颤抖着手,去试探林暖暖的鼻息。

极细极微弱的呼吸,让他心脏抽动,有些不知所措。所有的命令,几乎都是靠着本能下达。

等到他如梦初醒的时候,人已经到医馆里了。

“这种情况,有些麻烦。”大夫翻了翻林暖暖头顶的伤口。

他并不想救。

他太懂了,这种基本上属于,花大把银子,只能续命几天的。到时候,还是要一命呜呼的。

可是家属们,觉得你没救活,就不肯掏这钱。

所以,他干脆就不救了。

“你只管救,银子我们有的是。”乔松柏此时有些反应过来了,他看大夫的脸色、神态,立刻就能分析出问题。

说着,他掏出了二十两银子,“不够还有,银子多的是,你赶快救人先。”

看着面无血色的林暖暖,乔松柏几乎不敢去试探,生怕她已经没了呼吸。

“好咧。”郎中看到钱的时候,眼睛放光。

药材也不要命地往林暖暖脑袋上用。

包扎已经做好了,但是其他的,他就不能保证了。

一切只能看天意了。

乔松柏握着林暖暖冰冷的手,心里是止不住的恨意。这种恨意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让他呼吸困难。

他真的太可笑了,赏月的时候,竟然会想着,要做闲云野鹤。

他配吗?

面对十几个农夫,他都没办法。甚至最后要靠着农妇一声声撒泼叫嚎,请来救兵。

他真的太弱了。

世上哪有什么世外桃源,不过是危机在悄然潜伏罢了。

陪伴着林暖暖一夜的乔松柏,脑中除了对心上人的担忧,就是对未来的筹谋了。如果林暖暖能渡过这段危机,他必要……

却说,八月十六,是林暖暖交付货物给李长信的日子。

可是这中午,李长信左等右等,却没有见到林暖暖过来。

“情况有些不对劲。”韩子元作为李长信的御用金库,也很熟悉林暖暖送货的时间。

为了能够当天来回,林暖暖都是在正午之前就到繁城的。可是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林暖暖还没有出现。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李长信顺着韩子元思路说下去。

然后他瞪了一眼韩子元,“呸、呸、呸。或许是有事在路上耽误了。他们家那是驴车,驴总有不听话的时候。”

“你要是担心,就一起去看看呗。”韩子元对林家村的脏乱差环境不感兴趣。但是他了解李长信的心思。

李长信对林暖暖有些特别。这点甚至李长信自己,可能都不太清楚。

别人看不出来,韩子元作为李长信的挚友,那可是一清二楚。就拿合作纺织厂的事情来说吧,根本不是单纯地为了资助乔松柏。

而且,每次林暖暖来,李长信都会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很难不让人去想,他到底是不是为了吸引人。

果然,听到韩子元去看看的提议之后,李长信立刻就让人拉马,准备一探究竟。

得,这位极有耐心的,遇上某人也会耐心全无。还说没有问题?

两人一路上走着,却也没有看到林暖暖那辆驴车哪去了。就好像,她根本没有出村一样。

“许是她忘记了日子。”李长信心里已经直觉不好,却也如此安慰自己。

等到他们策马来到林家村的事情,村头的情景,更是让人疑惑不解。

农田里面,没有一个人在干活。整个村子,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走动。

这场景,像极了被土匪打劫过后的村子。

可是,这不可能啊。

沧州境内,没有流匪,李长信最清楚了。

毕竟,他手下的折冲府,都能勉强维持。

“你带我令牌,去附近的长桥村,令兵士过来。”

李长信不敢大意,连州今年水患,万一有一群人从那里流窜过来呢?此时,他也有些后悔,没有把暗卫带出来了。

原本以为,在自己治理下,沧州应该很是清明才对。

韩子元接过令牌,让李长信在村口等着,千万别冒进,然后就急急忙忙地赶往长桥村了。

李长信把马栓到田埂一棵柳树下,悄摸着身影,打算往林家村里面探。

果然,跟他想的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林家村内,各门各户,紧闭房门,但是家家户户也是有人的。

按照记忆,李长信摸到了林暖暖家。而那几间茅草房没有,却只剩下漆黑的灰烬。

“不会是……”

李长信心里窜出无数可怕的想法,他几乎都能感受到林暖暖被烧死了。

他想找人问,可是林家村户户紧闭房门,想找人问也找不到。

忽而,村口的土狗狂吠不止。扰得整个林家村都鸡犬不宁了。

家家户户都窜出壮年男子,手持这锄头、镰刀等武器,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实际上,林家村的各人,神经已经紧绷到极限了。

昨天半夜的事情,每个人都害怕。包括林喜贵等人。

林喜贵王朝的“官员”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控制住林家村。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大势已去了。

一方是掌握着林家村绝大多数人经济的林暖暖,一方是村子德高望重的村长儿子。

这细细一品,被所谓的官位蒙蔽双眼的村民,发现了不对劲。

林喜贵他爹是村长,他不是。他与德高望重根本不沾边,他就是一个地痞流氓。

这些人现在心里都有些后怕了,他们并不是直接跟村长,受报复可能性很大。

而另外一边,站林暖暖这边的,也是心惊胆战。他们总觉得,林暖暖家遭此大祸,就是因为有钱。

而自己家也有钱,也是要跟着出事的!

好不容易大半个白天都过去了,村子里狗一叫。

那根人人脑中紧紧崩住的弦,“啪叽”,断了。

各家壮汉们手持武器,紧张对峙,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