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章 月下思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4

林暖暖的立刻抬起头就去看她。这会儿林甜甜在她眼里,基本上是救星了,不论是谁,只要你不给她写大字就行。“再次写。”乔松柏仍然稳稳地握着林暖暖的的手,也没放过我她。林暖暖的撒娇卖萌哀求他:“她有什么事呢。”“那是叫我的……”但是但是这么说着,乔松柏貌似终于等到松绑了林暖这会儿林甜甜在她眼里,几乎是救星了,无论是谁,只要不让她写大字就行。。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月下思》精选

林暖暖立马抬头就去看她。

这会儿林甜甜在她眼里,几乎是救星了,无论是谁,只要不让她写大字就行。

“继续写。”乔松柏仍旧稳稳握住林暖暖的手,没有放过她。

林暖暖撒娇央求他:“她有事呢。”

“那也是叫我的……”不过虽然这么说着,乔松柏倒是终于放开了林暖暖的手,让她歇一会儿。

林暖暖当时就笑出来了。

没办法,乔松柏偏偏要教她书法。但是,毛笔字又是对基本功要求极高的。做的都是反复的、枯燥无味的练习。

而且,还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几乎没有中场休息的时间。

所以,现在就算是林甜甜过来,她都觉得亲切了几分。

林甜甜看到乔松柏与林暖暖亲密无间的样子,心里头酸意更甚。

“乔公子,我有事想与你说。可否请你出来……”

乔松柏看了林甜甜一眼,突然笑了起来,那一抹春风拂面,更显少年英姿。顿时就把林甜甜看呆了。

“那我们就出去说吧。”

说着,乔松柏仍旧面带笑容,朝着林甜甜走去了。

却徒留下林暖暖一个人皱眉困惑,她总觉得,乔松柏不怀好意。而林甜甜,却又像是遇上了什么难题一样。

林甜甜带着乔松柏,走到了林暖暖家附近的一株桂花树下。

她掐着嗓子,用她认为最婉转的声音,喊了一声:“乔公子……”

而这次,她听到了乔松柏低沉且深情地回应:“嗯。怎么了?”

看到乔松柏那张英俊的脸,听着他深情的回应,林甜甜脸红了起来,心中的小鹿乱跳,一股脑的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乔公子,不瞒你说,我心悦于你。当初嫁娶之事,皆由我父母做主,我一个弱女子,做不得主。”

乔松柏含笑点头:“嗯。”

林甜甜看到对方如此温柔的回应,更是心头一喜。“村长的儿子林喜贵,他心悦于我。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人。所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甜甜早已满脸绯红,几乎张不开口了。

乔松柏却耐心十足地继续问道:“所以,你要我如何?”

“乔公子,我是正经人家的女儿,我是不会做妾的,我要做你的妻子,并且我绝对不会做平妻。当然了,我不是善妒的。为了四妹妹着想,我允许她做妾室。”

满怀着少女情怀的林甜甜,一股脑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她觉得自己这番话,极为大气,按照小姐的说法,那是颇有正室的范儿。

待她抬头,却冷不丁看到乔松柏眼神冰冷地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林甜甜感到死亡临近,她怕了,她想要跑,但是被乔松柏这么一吓,她两腿发软,根本动不了。

乔松柏冷冰冰地看向林甜甜,语气却还是很平静。

“本朝规定,男子无功名在身,不可娶平妻。”

林甜甜听到这话,心头一跳,这与小姐说的不一样。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

但还没等她想明白,乔松柏接下来的话,让她瘫坐在地上。

“同样,本朝规定,若要状告杀人者,需有被害人遗骸。你猜,我有多少种方法,可以让一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冰冷至极,以至于,林甜甜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她知道,乔松柏是认真的。

林甜甜哭了出来,她不明白:“为什么?乔公子……”

“你也配?”乔松柏冷笑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的话。

林甜甜怔怔地看着他,乔松柏目光中的不屑刺痛着她。

“你这样的女子,比起勾栏院的妓女都不如。”

“你心悦的是我,还是我读书人的身份?你也配谈‘心悦’二字?你这种女人,也配叫正经人家的女儿。让暖暖做妾,你们怎么都这么理所应当?”

说到这里,乔松柏心头起了一丝怒火,他亦痛恨自己的无能,竟然让人肖想了自己与暖暖的关系。无论是白太玄还是林甜甜,这些人都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可恶。

“今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和娘子面前了。”

说罢,乔松柏没有再施舍给林甜甜一个眼神。

他这句话不是威胁,而是通知,下一次,林甜甜要是在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绝对会下手。

乔松柏按住心中的疯狂,如果不是为了林暖暖,他早就……

“怎么这么快?”林暖暖正在跟墨汁较劲,听到乔松柏走进来,皱起小脸。

林甜甜不是最擅长死缠烂打吗?怎么这会儿这么快就把乔松柏给放回来了。她真的不想练大字啊!

乔松柏接过林暖暖手上的墨块,继续磨墨,却有些撒娇似的问:“你就不担心我吗?”

“担心你什么?”林暖暖一副看傻子的神情。乔松柏这武力值在那里,林甜甜又干不过他。如果真的又绑架他,林暖暖也能找回来。

乔松柏听到林暖暖的话,叹了一口气。他有些不明白了,林暖暖在情爱这件事上,到底有没有开窍。只能闷闷地说了一句:“你就不担心,我被她勾引吗?”

“你会吗?”林暖暖继续看傻子。“而且,能被勾引走的东西,我也不稀罕。”

乔松柏看着林暖暖清澈的眼神,心情好转起来了。他的娘子,确实有些特别,但是这种被人全身心信任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只是……

“我不会被勾走。而且后面一句话你可以不说,我不是东西。”

“你不是东西?”林暖暖好不容易逮到乔松柏话上有漏洞,再老的梗,她也要强行玩。

这家伙,乔松柏说话向来是滴水不漏的,这会儿被她给逮到了吧。

“宿主,你好弱智啊。”小灵都看不下去了。

乔松柏却一笑,像中计般辩解:“说错了,我是个东西。”

且不说,林暖暖这边与乔松柏如何玩闹,那边林甜甜回到家之后,却是再也不愿去纺织厂做工了。

她是真的怕乔松柏,那种冰冷的眼神,是伪装不出来的。她曾经在老爷、大夫人眼中都看到过,那是杀过人的眼神。

而给胆战心惊的林甜甜安抚的,却是林喜贵。

话说林喜贵自从上次见过林甜甜之后,就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心里对她极为上心,因而找他爹去打探林老二家的风口。

可是林老二在城里打工,他们家真正能说得上话的人,只有李氏。而李氏没大主意,什么事都是听林甜甜的,也包括了说亲这件事。

因而,没过多久,林甜甜跟林喜贵竟然在没有订婚的情况下,纠缠到一起了。

被乔松柏那么一吓,送上门来的林喜贵,倒是称了林甜甜的心了。

就像乔松柏所意料的一样,林甜甜对权力的渴望,是极高的。林喜贵“皇帝命”的说法,始终缠绕在林甜甜心头。

如果林喜贵是皇帝,自己就是皇后了。

每天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林甜甜对着林喜贵那双斗鸡眼,也开始展现出浓情蜜意来了。

只是,他们俩好了这么久了,她也没看到林喜贵为了宏图霸业,做什么努力啊。

难道这皇帝,会从天上掉下来不成?

“小娘子,你放心。我早有计划了。只是差个机会。”林喜贵此时正是春风得意,于是便把自己的进展告诉了林甜甜。

实际上,在林喜贵跟赵八两的笼络下,半个林家村的人,已经是他们的手下了。而且,人人都有官做。

就像赵八两,是林喜贵的丞相。他爹林长贵,是林喜贵的林家村刺使。凡此种种。当然了,他们还有一个大将军,是林暖暖养殖场的员工——林四喜。

“林四喜?”林甜甜听到这个名字,大吃一惊,掐着的嗓子,几乎都破音了。

林四喜跟林暖暖关系是非常可以的,他跟着林暖暖一起分过野猪肉,是最先支持林暖暖挖水渠的人,也是养殖场最先一批员工。

这样的人,也会成为林喜贵的人?

林甜甜为了自己皇后的美梦,不得不防:“他莫不是来卧底的?”

“不是。”听着美人婉转娇啼,林喜贵心中颇有些得意:“他是真心投奔我的。我爹是刺使,他帮我说服的林四喜!”

林甜甜满意的点头:“那咱们缺个什么样的机会啊?”

“需要有人祭!”林喜贵对这些事情,倒是了如指掌。“丞相跟我说,最好拿林老三家开刀,他们家也有些财产跟布匹,正好分给大家。”

想到那个经常在午夜中令自己惊醒的冰冷眼神,林甜甜几乎是一刻都等不下去了,她捏着嗓子催促:“赶快动手啊。”

“没机会啊!”

林喜贵也很是纠结,林老三家经常不少人在,并不好下手。

林暖暖想到皇后的荣华富贵,一咬牙,带着狠劲,却也不捏着嗓子了:“我有办法,咱们过完中秋之后……”

对于林家村的村民们来说,这个中秋节,比以往要更加高兴一些。

林暖暖的养殖厂跟纺织厂,确确实实地帮大家赚了钱。这日子不拮据,人自然就开心起来了。

各家各户的供台上,都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色各样的瓜果点心。

只是月轮之下,各人怀着的心思却是不一样的。

今年赚了钱的,跟着家人在一起,和和美美地庆着中秋,希望来年比今年更加好。例如,林老大家,今年钱氏甚至破天荒的给林暖暖家送了月饼。

而暗地里加入林喜贵王朝的,此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因为“皇帝”传旨了,中秋一过,就要动手,届时成功了,人人可以分得林暖暖纺织厂布匹一匹。这其中,以林甜甜最激动,她日日的梦魇,马上就要消散了。而且,她还可以做皇后了。

看着天上皎洁圆月,乔松柏的心境却有些大不同。

都说,美人乡是英雄冢。林暖暖虽然还没长成美人,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已被消融。这样平静宁和的富贵散人日子,远离了一切权力斗争,看着世家大族与皇帝斗,也颇有意思。

他心中的仇恨,甚至也在一点点化开。虽然仍旧不忘,但是也不会有那么急切地想要复仇了。

林暖暖拉着他的手,也没有说什么煞风景的天体运行,却跟他念起了与风花雪月有关的诗,更是让乔松柏有些沉醉。

躺在床上,抱着林暖暖,感受着怀中软香,乔松柏偶然内心放纵自己,去做忘却一切的痴情种。

半睡半醒之间,林暖暖却觉得周遭极为炙热,逐渐清醒。

“宿主,你可算醒了。着火了!”小灵的声音几乎把林暖暖的脑袋都炸开了。

正模糊之间,火势急速蔓延。茅草屋几乎是瞬间化成火海。

林暖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情况,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

不过好在小灵提示及时,让她跟乔松柏立刻找到了最好的逃生路线,同时还能把在东厢房的张氏一起带出来。

“轰隆!”原本就不结实的茅草屋,在林暖暖三人出来的时候,立刻倒塌了。

此时,竟然有不少村民,大半夜,带着“工具”,前来救火。

寂灭的月夜,人影在火光下摇曳。

乔松柏看到前来救火的村民们,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灵也提醒林暖暖:“宿主,这把火是林甜甜放的。你小心有诈。”

“暖暖,你们竟然跑出来了。”林甜甜混在人群中,看到林暖暖等人安然地站在小院前,心里止不住的恨。

这把大火,竟然没把他们烧死。要知道,自己的家已经烧没了。现在,这该如何是好?

却突然听到有人大喝一声:“动手!”

林喜贵带着村民“救火”是假,动手杀人才是真的。今日,他们就要以林老三家的鲜血,祭祀他的大业。

要说,林喜贵这件事,完全是靠自己想象在计划。村民们虽然平时也能杀鸡杀鸭,但是杀人是头一回。不免有些打鼓。

因而这十几个人上的畏首畏尾的,面对战斗力尚可的乔松柏,讨不到一点便宜。

“大将林四喜何在?”林喜贵却有些“挥斥方遒”的意思在,立刻就大喊林四喜,让他上。

林四喜得令,眼神锐利,提着锄头,就向乔松柏砍去。

整个场面滑稽搞笑,却又十分恐怖。

林暖暖看得心情极为复杂。既对林四喜背叛不解,也对乔松柏状况极为担心,还要操劳着如何脱身。

凡此种种,让她心烦意乱。

却没想到的是,人群中的赵八两猛然举起一块大石头,朝着林暖暖掷去。

“宿主!小心!”

顿时,林暖暖头上破了个大窟窿,血流不止,人也“噗通”一声倒下,生死不明!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