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八章 返乡人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3

林喜贵回去的那天,正好是林暖暖的取货给郑慧儿的日子。虽然说前些时候日子下了暴雨,没办法动工,耽搁了一些进度。虽然新型纺织机与织布机的效率在那里。林暖暖的自然但是必须按时竣工了。运载着三十匹布的马车,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想要不引人特别注意,也是十分难的。不论虽然说前些日子下了暴雨,没办法开工,耽误了一些进度。但是新型纺织机与织布机的效率在那里。。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返乡人》精选

林喜贵回来的那天,恰好是林暖暖送货给郑雅兰的日子。

虽然说前些日子下了暴雨,没办法开工,耽误了一些进度。但是新型纺织机与织布机的效率在那里。

林暖暖自然还是按时完工了。

装载着二十匹布的马车,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想要不引人注意,也是非常难的。

无论各家对纺织厂是什么看法,但看着这么多布匹,再加上林芳芳等人身上的工作服,众人都是止不住的羡慕。

“真的能一下子织这么多布吗?”

“我听说能呢。而且还进了纺织厂,就会发一件衣服。”

“真的有这种好事?”

任何承诺,都抵不过眼见为实。

村里的女人们,虽然嘴上还是说着,自己家里面有一堆事情要忙,去纺织厂做工不正经,但是内心里却打起来各自的算盘来了。

林喜贵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作为村长的儿子,他向来都是接受众人的瞩目,讨好他的人络绎不绝。但是逃荒去了连州之后,处处要看人眼色行事。

这种苦日子,他本来就熬不下去了。又加上连州的暴雨,索性心一横,回林家村,继续做自己的土霸王。

可是这次走到村口,却看到的是村民们窃窃私语,没有一个人拿正眼瞧他的。

“我回来了!”林喜贵大叫一声,倒是有几个村民看向他了。

有些村民还是识趣的朝他打招呼,却没有那种从心底的畏惧与尊重,这让林喜贵极为不满。

也是这个时候,林暖暖家那装着布匹的马车,恰好从他身边经过。

众人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那是布,那是能做成衣服的。此类声音,络绎不绝。

却再也没有一个人,把目光放在林喜贵身上了。

“难道爹出事了?”林喜贵心里涌起一阵害怕。除非村长出事了,自己也跟着失势了,否则这些村民,哪个不会上来巴结、讨好自己?

想到这里,林喜贵一路狂奔回家。但是担心的不是亲爹的状况,而是害怕自己不能在林家村说一不二了。

跑到家门口,他却看着村长一个人在院子里,安安静静地喂着毛驴呢。

“喜贵?”村长看到儿子回来了,激动得老泪纵横。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今年开春的时候,因为村子里没收成,林喜贵主意大,让村长开了一个凭证,就出去逃荒了。

林喜贵想着趁着逃荒,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可这大半年过去,饥荒也早已翻页了,林喜贵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想着逃荒的大环境,村长心里面都默认,林喜贵是凶多吉少了。

现在这林喜贵冷不丁的一出现,可把村长给乐的啊。

可是林喜贵看着他爹喂着毛驴,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却是:“爹,你这村长被撤了?”

林长贵的村长,是从他二叔手上“继承”过来的。

除了折冲府,各村的村长都是这样,前任推举的。除非死了或者重病,否则就一直当着。

林喜贵这话,就像是在咒林长贵得重病。饶是村长,听了也是皱眉头。

可是林喜贵完全没有觉得不对,他心里最担心的就是他爹的村长位置。如果没有了,那他的雄心壮志、在村民之间的威信,还能从哪里来呢?

“爹还是村长。”

村长虽然心里打突,有些不高兴,但是不会真的跟儿子计较。毕竟这可是大半年没有消息的儿子。

想着林暖暖家送来的布,村长当即就想要给儿子做套新衣服。

林喜贵在他爹娘给他量体裁衣的时候,也在打听着村里的情况。而现在谈论的林家村的一切,绝对避不开的一个人,那就是林暖暖。

村长对林暖暖是赞不绝口,无论是养鸭子,还是修水渠,都是大好事。虽然他不太懂布匹,但是隐约觉得,也是个财路。心里面甚至比一般人都有些期盼。

可是林喜贵却听得心里不是滋味。

他爹是个老实忠厚的人,一向没有什么大主意。林暖暖做的这些事情,更像是在刁买人心,他爹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恐怕过了不多久,林家村,都不是自己家的了。

不过,想到林暖暖只是个女娃子。林喜贵才没有那么焦急,一个女人哪里翻得起大风大浪来。

心里头虽然有刺,林喜贵却对村长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爹,我想娶个媳妇。”

林喜贵今年已经二十一了,一般村里人,在这个时候都已经是两个娃的爹了。但是他自认为胸怀大志,不肯受女人拖累,因而一直没成亲。

可是这一路上逃荒过来了,却觉得还是得有个女人在身边,用着趁手才好。

所以,他就想要娶媳妇了。

村长听到之后,那可是大喜。自己家这儿子,总算想要安定下来了。“等过些日子,农忙过了,爹找人给你安排相亲。”

“嗯。”林喜贵点头。却想着,如何发展在村民中的势力,以求宏图霸业。

然而,他这个行为,在村民中,也有一个说法,那叫,不事生产的地痞流氓。

村长家的田,那全是村长在种。村长家的吃食,除了村民送,就是林喜贵的几个姐姐从婆家递过来。

因而,林喜贵实际上在林家村的名声很烂。

而这,却给林暖暖带来了意外之喜。

把布匹送给郑雅兰,收了尾款之后,林暖暖确实是个真正的有钱人了。

待她去找李长信的时候,却从李长信那里得到了“意外之喜”。

——两台纺织机、两台织布机的元部件。水曲柳做的,极为结实,比林暖暖家的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林暖暖直直看着李长信,在等他的解释。

其实,她也有心理准备了。毕竟找的木匠,都是折冲府的。而折冲府的人,又是李长信的手下,被他调出来仿制,也是很正常。

只是李长信这么大大方方地拿出来,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

“你不是跟子元合作了纺织厂吗?我想着,你应该需求这些东西。”李长信灵巧一笑,满目风情,试图糊弄过去。

听到李长信的话,林暖暖挑眉,只是慢条细理地说道:“跟我说实话,对你比较有好处。”

“我需要羽绒服,一千件。”李长信这是认真的。“我真的没有任何与你争抢生意的心思。”

“嗯”,林暖暖点头:“我信你。所以,为什么呢?”

李长信错愕片刻,他没想到得到林暖暖的信任这么容易。心中有一种不知名的喜悦发酵,以至于不由自主地说出来实情。

李长信从来没有想过跟林暖暖抢生意。他甚至是想要帮扶林暖暖的。所以在繁城暴雨的时候,还特意带着韩子元一起去了。就是为了让韩子元与林暖暖合作,好让她多赚一些。

“我说韩子元怎么利润分配那么干脆。”

林暖暖总算明白了,韩子元并不是什么慈善家。她与韩子元是五五分账的,可是韩子元出的可是极大头的启动资金。一般商人不会这么分的。

如果事情到这里,李长信与韩子元,不过是小打小闹,照顾照顾乔松柏的生活罢了。

可是让李长信起想法的,是林暖暖与韩子元说的,羽绒服。

而这东西,保暖效果如果如同林暖暖说的那样好的话,最适合它们的地方,却是西北驻兵。

大周朝兵权由是三部分构成。

其一,是各地方的折冲府,分属各州王爷管辖,不受各州刺使调度,只受皇帝调度。但是天高皇帝远,这部分兵,实际上是属于各州王爷的。

其二,是皇帝的私兵。数量不多,只用于镇守京城。

其三,是各戍边将军以及大将军的精兵。这些士兵平时镇守边境,以御外敌。

各州府的折冲府士兵质量参差不齐,作战力很一般,只是胜在数量有优势。

真正能够有用的,却是皇帝与各将军的精兵。

但是,当今皇帝是有雄心壮志的。

原本大将军与将军携府下精兵,镇守八方,从而与地方的折冲府形成微妙对抗。而皇帝却把这些精兵,一一收回了。

现如今,只剩下西北、西南两地,因为外敌虎视眈眈,无法撤兵。

而李长信,就想交好西北大将军,胡进柴。所以,这羽绒服,便成了礼轻情意重的宝贝了。

西北多苦寒,这种东西,最是用的上了。

“我只是想给西北将士们,送上一些保暖的衣物,以示关心罢了。”李长信这说的可都是真话了,只是没有说出交好胡进柴罢了。

林暖暖点头,李长信这个解释,很是合理。背后的弯弯道道,她也有所察觉。不过不关她的事情。

只是林暖暖给出的点评却是,“想法不错,考虑欠佳。”

第一次被人如此评价,李长信脸上的笑意褪去,显得有些冰冷了:“如何说?”

“你这件事,应该是想低调点的吧?但是织布需要大量人工,想低调都不可能。”

李长信想法不错,有点城府,但是终究实践不够。

说到这里,林暖暖却又突然加了一句。

“不过我也有办法,化整为零。”

李长信听着林暖暖的话,觉得心忽上忽下,完全被她所把控。但却没有一懊恼,心中皆是惊喜。

最终林暖暖与李长信约定,每隔半个月,林暖暖就给李长信送一批布匹与羽绒,然后分给繁城内各大裁缝裁剪拼装。

这样,最终积攒下来,到今年十月份的时候,也能够把羽绒服全部做完。

领着李长信给的那堆器械元件,回到林家村的林暖暖,实际上还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如何说服,林家村的女人们,加入纺织厂。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甚至她没有做出什么努力,这人就一个接着一个来了。

林家村的人,无论嘴上如何说着,心里面却早就对纺织厂跟养殖场的事情心动了。

尤其是在他们看到,王寡妇家里也能吃得起肉了。这心思更加活络起来了。

终究是吃肉的诱惑,胜过了一切。

当天晚上,林暖暖坐在家门口吹风的时候,竟然有好几波人找上门来了,目的就是为了做纺织厂的女工。

“这有点奇怪啊。”林暖暖躺在床上,实在想不明白。“明明马上农忙了,就算真的要加入纺织厂,也不该是这个时候。正常人,不都应该是在自己家忙完了,然后再想着加入吗?”

乔松柏把林暖暖抱入怀中,略微一思考,有了一些眉目。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或许是有人逼她们这么做,也未必不可能。”

“胡说,怎么可能有人逼她们呢?”林暖暖皱眉,唯一能够逼她们的,只有李长信。但是李长信哪里能想到林家村女人们的事情呢?

乔松柏不应声,逼人的从来是权力。而不是看上去的好人。例如,儿子刚回来的村长,就有这种可能。

第二天一早,林暖暖就知道真相了。

被乔松柏说中了,还真的是有人逼的。

王寡妇,是村里头比较八卦的那批。她看到今天多出来的那几个人,立刻就懂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跟林暖暖八卦起来了。

“咱们是不是收了好几个没成亲的女人,跟她们的嫂子?”

林暖暖点头,她昨天没怎么注意,被王寡妇这么一点拨,发现要加入纺织厂的,竟然都是小姑子加嫂子这种组合。

难不成其中有什么猫腻吗?

“这话,我只跟你一个人说。”王寡妇标准的八卦开头。“她们实际上是躲灾的。”

听到这话,林暖暖心中咯噔一声。急忙问道:“什么灾?”

王寡妇神秘兮兮地说:“林喜贵,想要娶媳妇了。”

林喜贵是村长的儿子,林暖暖知道,但是,他要娶媳妇,这也算灾?

实际上,对林家村的适龄女子来说,这确实是灾。

林喜贵这个人,着实不入流。说他是游手好闲都已经是轻的了,整一个地痞流氓。

大概是除了穿衣吃饭,几乎是什么都不会。

可是这样的人,却心比天高,仗着他爹是村长,觉得自己是林家村的土皇帝。这娶媳妇,不但不肯送彩礼,还要别家出钱,求着他娶。

如此情况下,谁敢跟他家结亲啊?

“村长没有反对吗?”

林暖暖对村长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很明显的是一个明事理的老头。这样的人,会不愿意出彩礼,还想求着别人给钱让他儿子去媳妇吗?

说到这,王寡妇越发神秘兮兮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