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五章 心相近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2

天像是漏了洞般,泼瓢大雨灌入而至。撑伞在这个环境下了也没多少作用了。乔松柏体会着砸在皮肤上轻轻刺痛的雨点,心里全是忧虑。他不明白林暖暖的在哪里,现在的的情况如何了。本来雨天能见度就低,再再加山林树影、狂风暴雨的压制,乔松柏会觉得自己每走一步都非打伞在这个环境下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了。。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心相近》精选

天好像漏了洞般,泼瓢大雨灌注而至。

打伞在这个环境下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了。

乔松柏感受着砸在皮肤上微微刺痛的雨点,心里全是担忧。他不知道林暖暖在哪里,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原本雨天能见度就低,再加上山林树影、狂风暴雨的压制,乔松柏觉得自己每走一步都非常艰难。

但是,他知道,必须要尽快找到林暖暖。

林暖暖曾经告诉过她,像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很容易导致山体滑坡。

一旦真的出现这样的现象,想找到林暖暖就更加极难了。更何况,她走的时候匆忙,并没有太多准备。

“轰隆——”

惊雷伴随着白色闪电落下。

林暖暖吓了一跳,她心里有些紧张了。下雨天的山林里,实际上是最危险的。无论是地质灾害,还是天气灾害,都很容易降临。

她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现在躲在树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这场雨太大了,她已经湿透了。

“宿主,如果你现在还不回去,发生意外的概率,有百分之三十。”小灵友情提醒,这个概率已经是个非常危险的数值了。

林暖暖眨了眨眼睛,想要看清前方的山林。可是偌大的雨幕,遮拦住眼前的一切。

她知道,为了安全,自己该回家了。但是她的脚,却像是被黏住了一样。

她很害怕见到乔松柏,很害怕要面对他命运的选择。

让她对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如此亲近的人,见死不救,她做不到。

但是,放过乔松柏,遭殃的是被统治的百姓。一想到这里,林暖暖就不寒而栗。

周围雨声噼里啪啦,如同落豆子的声音,不断砸入林暖暖的耳内。她知道,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但是,她想要借着雨天,略微放纵一回。

“等雨停了,我再回去吧。届时……”

某种决心,在林暖暖心中燃烧。

就在刚刚,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喜欢乔松柏了。可是这样的发现,却又来的太迟了,她的喜欢,只会令她更加痛苦。

乔松柏的视力一向很好,因而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在树下躲雨的林暖暖。

瘦弱的,小小的身躯,蜷缩起来,头埋得很低,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悲伤。

即使天空中神女落泪,好像也不及她悲伤的千万分之一。

乔松柏心里揪得疼,一种窒息感涌上,他不得不放轻脚步,慢慢地走到林暖暖身边。

林暖暖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向这片为她挡雨的阴影。

乔松柏觉得自己应该说,回家去。可是他没有,他知道,看到林暖暖时,他已经注定溃不成军了。他的灵魂叫嚣着认同。

“雨停了,我们再回去吧。”乔松柏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听我讲个故事。”

他要坦白自己的身份。

乔松柏坐在林暖暖的身边,把伞架在两人中间,礼貌而疏离。

向林暖暖坦白身份,从来不代表危险。但是,这可能意味着,他会失去。

不过这样也好,乔松柏看着远方,这样复仇或许会容易一些。他真的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感受到身边疏远的温暖,林暖暖眉头微皱。然而乔松柏接下来的话,令她心头一颤。

乔松柏对她坦白身份了。

“……丞相的长子嫡孙,乔氏的未来,皆系于我一人之身。”乔松柏说的很慢,他背负的东西,一点也不少。

但是又有多少条路,是他自己能选的呢?

甚至身边这位娘子,也不是自己选择的。

凡此种种,慢慢梳理开来,乔松柏觉得自己很累。他一直被一双看不见的手裹挟着,命令他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

“那是因为……”林暖暖声音极为沙哑,如果乔松柏注定要死,他也应该明明白白去死。“你被阶级所裹挟了。”

“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必须参与维护其中。利益是第一位的,然后还有权力、秩序、伦理道德,这一切一切,编织出一张看不见的网,束缚、规范你的行为、思想。只要你在这个阶级,会不由自主地维护它。你会害怕跌落,害怕失去。它不是为了让你高兴、快乐、轻松的,它只是让你在维护它罢了。辛苦,也是应该的。”

就如同商人永远赚不够钱,地主也永远会嫌弃自己土地少、权力低。他们都被权利异化成维护统治的工具。

乔松柏何等聪慧,林暖暖这些似是而非的话,一下子就让他跳出了自己的阶级,在更宏观的角度去看问题。

他内心颤抖,自己真的错了吗?

皇帝,是不是也被裹挟着,注定世族与皇帝,会有权力冲突。一切切在他大脑中飞速转过。

然而林暖暖的一句话,却停住了他脑海中的想法。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一个十岁小女孩,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话。”

乔松柏大脑一片空白,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因为他察觉到林暖暖接下来想说什么了。

她的秘密。

她博古通今,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原因。

“有些事情,是你不能知道的。但你知道了,只能为之付出代价。”林暖暖再次缓缓开口,隔着伞柄,她与乔松柏对视。

而乔松柏却从那悲伤的眼中,看到了决绝的杀意。

“其实我想复仇。”乔松柏打断林暖暖的话,自顾自地说下去。

假装自己没有听懂林暖暖的话,没有看懂她眼中的意思。

“无论如何,皇帝也杀了我们全家……我应该对他复仇。”

想到林暖暖眼中的那道杀意,乔松柏对能林暖暖赞同这复仇件事,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只是为说而说,他很清楚,一旦两个人停下交流,会发生什么。

如果梦真的要碎,他也希望迟一点。

林暖暖收回自己的目光,与乔松柏一样,看向远方叠翠的山岭。

“任何人,都不应该为别人犯得错误,付出代价。诛连族人,只不过是统治者无能和害怕。他们想要说一不二,成为绝对权威,绝对信仰。却在心里早就知道,人与人是一样的。所以他们在堵住悠悠众口,在自欺欺人。”

“你觉得我是对的?我应该恨皇帝?”乔松柏紧张地看向林暖暖,这是他从未想过的道路。

但是,也确实如此。

林暖暖之前说的那段话,如果再仔细深究,望族没有权利垄断,皇帝难道就有权利吗?

望族在维护自己的权利,皇帝也不过是假借着天下百姓的名义,在维护自己罢了。

乔松柏豁然开朗,阴暗的雨天,在他眼中,也有了斑驳亮光。

“嗯,是啊。皇帝,本来也不是必须要存在的。他们或多或少,自己也知道这点,所以在不断愚民,让人民觉得,天下必须要有一个共主,统治着他们。”

说完这些话,林暖暖忽而朝乔松柏诡异地一笑,乔松柏浑身警戒。他知道林暖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一道闪电亮起,昏暗的山间有了片刻的至亮。

林暖暖与乔松柏扭打在一起,很快泥泞便沾满了他们的衣服。两个人几乎都是用尽全力的,这不光光是打架,林暖暖是真的想要下死手的。

很快两人滚成一团,一起跌落在旁边的浅水塘内。

乔松柏被林暖暖依仗重量压在身下,大半身子泡在水塘中。但是林暖暖又被他死死抱住,不得动弹。

两颗心脏紧紧贴在一起,剧烈跳动。

林暖暖觉得喉头一片血腥,这具身体太瘦小了,即使有系统强化,在对抗中仍旧没有优势。

再加上,她的目的是杀了乔松柏。而乔松柏只要尽力防守就可以了。她无疑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被紧紧抱住的林暖暖,几次挣扎,都没有成功。

她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乔松柏是连皇帝都想杀的“古人”,更何况自己。

渐渐的,她放弃挣扎了。

她的穿越很失败。不但什么都没做到,甚至还可能害了不知道多少人。

感受到怀里人逐渐放弃挣扎,乔松柏慢慢地睁开眼睛,里面四溢的杀气逐渐收敛,雨水直接注入他的眼中,似是在代替他哭泣。

天知道,他有多克制,才压住内心那头野兽,没让自己在这种无人的环境下,杀死对自己有如此威胁的人。

因为怀里那个柔软的人是林暖暖,是他的……心上人。

“至少,你该告诉我,我为什么必须要死吧。”

乔松柏依旧死死地抱住林暖暖,他也不知道自己松开手,会发生什么。

剧烈颤动的心脏逐渐平稳,但是乔松柏感觉到自己胸前有了湿润的温热。

——她哭了。

林暖暖极度克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但是这种无声的倔强,彻底击穿了乔松柏的心。

乔松柏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眼眶中流出。

“如果,我有必须要死的理由……”嘶哑的嗓音,似乎要被狂风暴雨吞没:“不用你动手。”

说完这句话,乔松柏浑身力气像是被抽走一样,只剩下颤抖。

林暖暖察觉到他卸了力,几乎是立刻挣脱,反手掐住了乔松柏的脖子。

感受到喉腔中越来越稀薄的气息,乔松柏牙齿直打颤,却抬手,轻轻地为林暖暖擦干眼泪。

“至少……咳……告诉我原因……”

感受到脸上的温热,林暖暖最终放手。

她不知道相信乔松柏,到底是对是错。

“其实,我来自一个没有帝权的世界。那里的人们,对世界有深刻的研究。无论是客观的自然,亦或是人类社会。我与你所说的,关于阶级利益、权力的分析,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我们称之为屠龙术。”

乔松柏秉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听林暖暖讲话。她每一句话,信息都巨大。甚至聪慧如乔松柏,大脑也不能立刻抓住重点。

“我们认为,屠龙术的存在,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人人都认同,天赋人权。没有一个人可以凌驾于他人之上。如果,这种东西,只被统治者所利用,而百姓不知道……”

剩下的话,乔松柏已然意会。所谓的屠龙术,就是人人可学的帝王术。但是如果,这种东西,只被帝王持有。这种天大的智慧,可以跳脱一切,甚至可以让人凌驾于自我之上的东西,只被某些人持有。

乔松柏甚至也感觉到了不寒而栗。

那会是彻底的愚民,因为统治者,知道百姓反抗的点。

“所以,你要我死。因为,你觉得我是他们的人。”

宰相之孙,望族乔氏。还确实符合这个特征。

乔松柏忽然就知道林暖暖眼里的那道光从何而来了。那是跳脱的智慧,她就像是个圣人。

而林暖暖告诉他,她从人人皆可为圣的地方而来。

“你们那里,所有人都像你这样聪慧吗?”乔松柏扶起林暖暖的头,眼中一片祥和。

他或许已经被林暖暖驯服了。

“不是。”林暖暖身怀系统,这种东西,不是人所能拥有的。“但是,人人皆可为王,皆可为圣,众生平等。这种思想,一直被广泛传播。”

“那里是神境吗?”听到林暖暖的描述,乔松柏几乎不敢相信,恐怕只有神仙才能做到这点。

林暖暖摇头:“那里与这里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人人追求智慧。所以……”

柔软的唇互相碰撞,炽热的气息交错,两颗心亲密无间。

“我与你的想法一样。我是你教出来的,你不必担忧。如果你实在觉得……”

乔松柏轻语,他不知道这么想是对是错,但是这是他内心真正的选择。

天空中的雨依旧下着,但是像是要冲洗他们身上的阴霾一样。

天色越发昏暗,但是两个人的心,却越发明亮了。

听到乔松柏的话,林暖暖嚎啕大哭:“太好了……”

让她杀人,还是杀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太残忍了。

乔松柏的回答,给了她一线生机。

她有了一个可以共享秘密的人了。为她共同承担穿越过来的,一切压力。

林暖暖这一哭,比天崩还狠,乔松柏抱着人,哄了老半天,却仍旧不见停止。

他知道,或许林暖暖承受的压力,并不比他少。而且,恐怕,她是再也回不去了。

“这样也好。”乔松柏内心一点黑暗疯涨。“我们是彼此的唯一。”

他更温柔地哄人了,因为,这是他的人。

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林暖暖把脸埋在乔松柏胸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天黑了。”

“嗯。”乔松柏事事有回应,他拉着林暖暖沾满泥巴的小手。“我们回去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