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四章 两相疑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12

第二天,一缕晨光照进了林家村。原本寂静的小山村,随着这抹光,逐渐热闹起来。而林暖暖罕见的,成为了早起成员之一。以至于正在晨读的乔松柏跟林素节,看到出现在院子里的林暖暖,都停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两相疑》精选

第二天,一缕晨光照进了林家村。

原本寂静的小山村,随着这抹光,逐渐热闹起来。

而林暖暖罕见的,成为了早起成员之一。

以至于正在晨读的乔松柏跟林素节,看到出现在院子里的林暖暖,都停下了朗诵声。

“娘子,你怎么了?”乔松柏关切地问林暖暖,生怕她是不舒服了。所以躺不住。

林暖暖内心腹诽,难道她就不能早起一次吗?

“宿主,你平均起床时间,都是八点后。”

“闭嘴!”

林暖暖看了乔松柏一眼,没有说话,去水缸那里洗漱了。

可乔松柏一看林暖暖不搭理自己,神色好像也有些恹恹的,更是关切起来了。

他放下手中的书,随着林暖暖走到水缸前,替她打好了洗脸水:“娘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千万别强撑着。”

林暖暖瞪了他一眼,自己早起有那么奇怪吗?

不过她还是开口解释了:“今天我有事情,要上山瞧瞧。”

因为把黄金猫卖给了李长信,林暖暖有了造纸的启动资金,自然要准备这件事情了。

所以她今天才一大早起来的。

想要造纸,首先得有好的原材料。而今天,林暖暖就要跟着小灵,一起去山上考察林家村后山的树,确认树的种类。顺便再看看,有没有可能发点其他的财。

“纺织厂的生意不可以吗?”乔松柏不明白为什么林暖暖对造纸厂情有独钟。

纺织厂的生意可以说是,林暖暖只想要做,就一定能做大的。毕竟她掌握着纺织机、织布机的制造工艺。再加上郑雅兰、李长信这两人帮忙销货。想要赚钱,那肯定是易如反掌了。

林暖暖闻言,定定看向乔松柏:“你觉得,我们纺织厂的货,会卖给谁?”

“当然是……”乔松柏突然说不了话了。

他想起了祖父的那句话,“东西,最终,只会流落到有钱人手上。”

当时,青州大旱,民不聊生,朝廷赈灾派粮,人人有份。然而实际情况却是,有钱人可以花钱买穷人手上的赈灾粮。穷人最终也还是饿死的命。

任何东西,最终都是流落到有钱人手上。钱,亦能买命。

“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林暖暖笑了,“就算我们能够一时的让林家村的人发财又怎么样?他们没有守住财富的能力,这些东西,很快就如同流水一般,被有钱人重新骗走。”

乔松柏沉默了,他知道,林暖暖所说的,都是事实。望族之所以能够在朝代更迭中,一直站稳脚跟、在权力的交替中,逐渐藐视皇权。靠的就是他们一直守住财富的能力。

而守住财富的能力。靠的是……

乔松柏心里有一个词冒出来了。七月的早晨,他一身冷汗。

“知识。”

大量的信息差,大量的储备知识与人才。这才是望族们永远成为上流的原因。

即便是科举制度,也无法打破他们垄断,就是因为望族才是知识的真正持有者。

在这个时刻,乔松柏心底有一个小声音,告诉他,或许皇帝灭掉乔氏,打击望族,才是对的。

一想到这里,乔松柏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可是越不愿意去想,他越是不得不去想,才不过几息的功夫,乔松柏就脸色发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你怎么了?”林暖暖见状,连忙扶住了他。

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倒就倒了?这病还是得早点治。

“娘子。”乔松柏紧紧拉住林暖暖的衣角,他头痛欲裂。他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他已经钻了牛角尖,不知道怎么出来。

乔松柏看向林暖暖,他知道,或许那双带着光的眼睛里,可以给自己答案。可如果答案是,自己的复仇,确实是毫无道理的呢?

一想到这里,乔松柏脸色更差了。他把自己埋在林暖暖的肩膀上。那么小,那么瘦弱的肩膀,却成为了自己唯一的依靠。

他,该不该问呢?

林甜甜一到林老三家中,看到的就是,林暖暖与乔松柏亲密相拥的场景。

“哎呦,四妹妹,光天化日的,你在这干什么呢?”

心里发酸的林甜甜,说起话来,也是泛着酸味。

林暖暖心里正烦着呢,她不明白,为什么乔松柏突然就这样了。这会儿,林甜甜突然送上门来,这不是找练的吗?

“这是我相公,我在我家干什么,你管得着吗?”

乔松柏是林暖暖的相公,林甜甜当然知道了,所以她才不服。明明自己才是最适合乔松柏的那个。自己曾经可是有钱人家的丫鬟,虽然不认字,但是懂礼节,最适合为乔松柏这样的读书人“红袖添香”了。

乔松柏听到林甜甜的声音,满脑子的困惑,却暂时地被挤到一边去了。他皱着眉头看向林甜甜。

而他这一看,却把林甜甜吓了一跳。

因为心烦意乱,极为头疼,导致乔松柏脸色苍白,神情颓废,有股散不开的黑气蒙在他的脸上,一副不久于人世的样子。

病秧子。

这三个字立刻在林甜甜的脑海中冒出。她忽而生出一股悔意。乔松柏是读书人没错,但是这副晦气样,哪里能够给自己带来官夫人的面子。

得亏今天自己起的早,想着给他送早饭。没想到啊,病秧子就是病秧子。不能指望他。

想到这里,林甜甜突然对林暖暖一笑:“四妹妹,早饭吃了吗?我娘让我给你送点来。”

林暖暖闻言,看了乔松柏一眼。她还不明白林甜甜这态度转变的原因,以为眼前这位打算用间接柔情攻势,借着自己,对乔松柏献殷勤呢。

可乔松柏看到林甜甜眼中的嫌弃,有什么不懂的。

当初他跟乔伯来到林家村的时候,林甜甜就是这样看自己的。嫌弃的,厌恶的,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今天只是看到自己脸色发白,她就又换上了这副神情。

这样的女人,给她一个眼神,都是浪费。

“娘子。”乔松柏轻轻摇着林暖暖的胳膊,“能扶我回屋吗?我有话问你。”

听到乔松柏对自己撒娇,林暖暖心情有些好转,笑着接过林甜甜手上的馒头,高高兴兴地扶人回屋了。

看着两人相互扶持的背景,林甜甜突然就委屈起来了。

她厌恶乔松柏那副晦气样,可是她看到这两人甜蜜的样子,仍旧会忍不住嫉妒。这样一个会疼人的夫君,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可他偏偏又病了。

如果乔松柏能够突然病好了,自己必定从了他。

这么想着,林甜甜满怀不忿地回家了。

而林暖这边暖把乔松柏扶回床上,满脸疑惑。

根据小灵检测的结果,乔松柏身体指数正常,并不是肺痨发作了。他只是单纯的头疼。可问题是,乔松柏他没有头疼的诱因啊,这几乎可以说是突发恶疾了。

“你到底怎么了?”林暖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乔松柏突然那就这样了。

乔松柏躺在床上,轻轻地拉住林暖暖的手,心却有些颤抖。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却快速问自己,如果林暖暖觉得皇帝做得对,他就会放弃报仇吗?

答案是否定的。

乔家的血海深仇,乔松柏一定要报。

想到这里,乔松柏眼中酸涩,苦笑起来。他或许从未曾真正拥有这道光吧。

“我好多了。”乔松柏松开抓住林暖暖的手,虚弱地回应。

有些事情,他只能自己扛。他太害怕被林暖暖否定复仇计划了。

也从这刻,他明白,林暖暖之于自己,绝对不是“娘子”这个身份带来的东西这么简单。

这背后,有更深的东西。是如乔松柏都不敢去想的。他最怕的是,林暖暖会成为他的软肋,成为他复仇路上的阻碍。

一想到这里,乔松柏几乎是心痛不已。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真的要失去这道光了。

“你到底怎么了。”林暖暖死死地看向乔松柏,试图从他身上找到原因。

可是乔松柏却目光游离地看向其他的地方,不肯与林暖暖对视。他害怕看到林暖暖那双眼睛,他对自己太了解了。只要看到林暖暖,他就会忍不住丢盔弃甲。

“到底怎么了嘛。”

林暖暖踢着山林间的小木枝,心情极为不好。她没能从乔松柏嘴里套出什么来,只能独自上山,一边记录山林树木,一边跟小灵复盘这件事情。

即使林暖暖再傻,她也知道,乔松柏变得那么虚弱,脸色变得那么难看,绝对是自己说的那些话。

可是那些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啊。

“这可未必。”小灵帮林暖暖重新复盘早上的场景之后,已经确认,乔松柏不是听到林暖暖的话,立刻就出问题的。

而是在一阵思考之后,他的脸色才变差的。

“也就是说,他有心事。”林暖暖说到这里,差点把自己舌头咬了。

乔松柏的心事,只有一件,乔氏被灭族。

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皇帝打断氏族垄断,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确实是一件好事。

而今天早上,林暖暖所说的,确实与知识垄断有关。

“不是吧。”

这是林暖暖与小灵一同发出的惊奇。

“宿主,这不可能!”小灵立刻否认了林暖暖的想法。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林暖暖脸色也变了,乔松柏真的能想到这种程度吗?

从阶级、利益分析,对于林暖暖或者小灵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因为她俩有大量的理论背书,吃的是多少年来的历史经验总结。

可是乔松柏?

他只是一个古人啊!

“宿主。话不能这么说。”小灵此时也不得不承认。“古人,只是知道的少,不代表笨。尤其是你对乔松柏有很多教育,其中也有不少思想上的教育。”

林暖暖:“但是,他能这么聪明吗?”

想到这里,林暖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乔松柏的聪明,自己最清楚了。他学什么东西很快,几乎可以说是不世的天才。

前一阵子,她还满意乔松柏对女性独立的支持。

现在她突然感觉到的是可怕。

因为乔松柏,他通过林暖暖无意识地一些阶级、利益分析,逐渐接近了掌握权力的屠龙术——阶级分析法。

“我不太想回去了。”

光想到这点,林暖暖就觉得头皮发麻,甚至有些不想回家了。她从未忘记乔松柏的身份,那是宰相之孙,属于那个阶级的人。

她脑海中充斥的,全是很早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问题。

如果穿越回古代,你要把什么送给皇帝。

回答五花八门,但是所有人都认同一点,绝对不能给的,是屠龙术。权力会异化人,掌权者得到屠龙术,只会把它变成愚民术。

届时,只有世世代代统治下的愚民。

她犯了大错,在乔松柏面前,展示了这方面的知识。而以乔松柏的身份,他很可能就成为使用愚民术的人。

她不该先教乔松柏天文地理,她应该先教的是有关人类的哲学,应该把天赋人权的概念,打入乔松柏的内心。无论这样看上去,有多怪异,有多艰难。

她太蠢、太小看古人了。

这些人只是缺乏知识交流的手段,并不缺乏聪慧的头脑。

此时,就如同嘲笑林暖暖一般,干旱了许久的沧州,迎来了一场暴雨,以铺天盖地之势,席卷了整个山林,给她浇了一个透心凉。

坐在树下躲雨的林暖暖,内心被负罪感完全占领了。

“我不该这么颓废。”看着天空中的雨,林暖暖想让自己振作起来。她有造纸术,再研发印刷术,可以大力发展、宣传文化,把屠龙之术,交给普罗大众,也是可以对抗这种愚民的。

她一心想要发展造纸厂,为的就是这个。

可是,她真的斗得过乔松柏吗?

林暖暖想到了乔松柏的聪慧,想到了他背后的李长信、白太玄。

一想到有人能够从自己的只言片语中,发掘那么大的信息量,林暖暖浑身颤抖,她第一次觉得穿越者还有小灵,也未必能有多大的作用。

感受到林暖暖的恐惧,小灵突然冷酷地说道:“他的命,在我们手里。”

乔松柏身患肺痨,如果林暖暖不救他,他必死无疑。只要他死了,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毕竟,乔松柏现在也还是皇帝的心头大患。这两者,暂时还没有结合的可能。

只要看着乔松柏去死,就行了。

林暖暖想到这里,喉头哽咽,不愿再想。

她希望这山雨永远下着,自己永远困于此地,不需要做出任何选择。

而坐在林家小院的乔松柏,看着天空中砸落的水滴,思绪漂浮不定,脑海中却全是林暖暖讲雨滴形成原理时娇俏的声音。

忽然,他下定决心。

——这就是命吧。

乔松柏打着一把伞,冲进了泥泞的山林小路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