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 挨打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7

林家村小,谁家突然发生点什么事情,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听得到。李家媳妇撕心裂肺的哭叫声,越发小,林暖暖的听得头皮发痛。这时天色极暗,太阳落下来,仅有一点点星光映照人间。林暖暖的赶往的时候,了有三四个人聚在李家的小院里了。赵八两这时边用脚踹他瘫倒在地上赵家媳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越来越小,林暖暖听得头皮发麻。。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挨打》精选

林家村小,谁家发生点什么事情,大家或多或少的都听得到。

赵家媳妇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越来越小,林暖暖听得头皮发麻。

此时天色极暗,太阳落下,只有点点星光照耀人间。

林暖暖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四五个人聚在赵家的小院里了。

赵八两此时一边用脚踹他瘫倒在地上的媳妇,一边骂:“还敢了吗?”

那动作,似乎他脚底下的不是的一个活人,而是一件物品,甚至是一坨屎,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林暖暖从未有一刻,如此后悔自己视力之好。

今晚夜明星稀,绝大多数人只看到赵八两打他媳妇。

但是林暖暖却能看到,赵家媳妇眼眶被打裂,嘴唇肿的张不开,因而呼通声都极为沉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而她身上露出的那一小节皮肤,上面的斑斑点点的红肿棍痕。

此时,赵家媳妇已经是有进气,没出气了。眼看就要被活活打死。

“别打了!”林暖暖怒吼一声。

王寡妇被林暖暖这一喊,心惊胆战,连忙拉着她,可是已然来不及了。

赵八两听到林暖暖的声音,确实是停手了,朝门口走来。

然而还没等林暖暖想明白怎么回事,她就觉得自己头皮一紧,赵八两就想拽着她的头皮,往自家院门上撞。

也是王寡妇早猜到赵八两会这么做,挡在门板上,林暖暖才一头撞在她的肚子上,没有顿时手上。

但是因为被活活地拎着头皮,林暖暖头皮肿的老高,头上留下的鲜血,灼烧着通红的耳朵。

“快去找村长。”人群中不知道谁在说话。

林暖暖因为疼痛早就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她整个人被赵八两拎着头皮,提在空中,连施力自救,都做不到。

王寡妇捂着快被撞散的肚子,极力想要帮林暖暖:“赵八两,这可是林老三家的女儿,你动了她,张翠翠必找你拼命。”

在林暖暖都快以为自己要被活活虐死的时候,赵八两突然惨叫一声,手腕一痛,卸了力。林暖暖直接跌坐在地上。

乔松柏从未见过如此狼狈的林暖暖。

她半趴在地上,眼泪、鼻涕一整张脸都是,头发散乱的不成样子。整个人透露出一种浓浓的绝望,一点生机都没有。

——原来,光也会熄灭。

半蹲在地上,乔松柏鼻头一酸,他没能守护好这道光。他甚至对这个哭着的小姑娘,手足无措。

想要轻轻地抱着她,为她抚慰伤口,却又怕弄疼了她,加重她的伤口。

张氏看到女儿这副样子,也是心疼的无以加复,哭闹着跟赵八两拼命。围观众人纷纷拦住她,以免再添伤员。

一时间,赵八两痛苦的哀嚎,赵家媳妇越来越弱的喘气声,林暖暖的抽泣,张氏的哭闹,周围人的阻拦劝慰,在小小的院子里交杂着,活像一出荒诞剧。

“宿主,你再哭下去,赵家媳妇就要死了。”小灵及时提醒。

它也被赵八两的突然行动给吓了一跳。不过它只是系统,没有办法帮助林暖暖。

而且,根据它的检测,林暖暖虽然极为狼狈,但是毕竟只是一些皮外伤。休养休养,人就没事了。

但是赵家媳妇不一样,赵八两是真的朝把人往死里打去的。因而他媳妇身上不止有多处组织挫伤,更是肋骨断裂,脾脏破裂。

如果现在不施救,很有可能人就没了。

乔松柏正手足无措地抬着手,想着要如何安抚娘子,却突然被冰凉的小手一抓。林暖暖忍着剧痛,贴在乔松柏耳边说:“我床头边上那块砖头下面,有些银子,你快拿过来。”

“娘子,你……”

“快去。”林暖暖真的是疼到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都说十指连心,这头皮更是连着人的信息处理系统。她是真的,没有心情多做一分解释。

在看到乔松柏跑回去之后,林暖暖又叫了一声娘。

可张氏因为林暖暖被打,已经六神无主,只知道哭。

林暖暖无法,只能忍着痛,尽量大声一点说话。

“几位大哥,我出一钱银子,你们等会帮我把赵嫂子抬上牛车。我带她去镇上看病。”

她这一开口,众人才如梦初醒。

此时最危险的,莫过于赵家媳妇了。也不用林暖暖分配任务,几个人就从附近拉了一辆牛车,小心翼翼地把赵家媳妇抬上车了。

而乔松柏此时已经赶到,林暖暖贴在他身上,被搀扶着上了牛车,带着赵家媳妇去镇上找郎中。

待着王寡妇驾着牛车驶出村口后,村长才在一个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赵家。

这打老婆嘛,处处都有。他都六十了,要是真的在打架的时候去劝阻,被误伤了,这老命就没了。

所以,村长才特意等到外面动静平静下来之后,缓缓地走到赵家小院。

然而,除了一个赵八两在院子里龇牙咧嘴地喊痛,却也没有其他人了。

难不成,真的被林暖暖给劝走了。村长突然心里冒出一丝担忧。不过他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心里头很快被对林暖暖的抱怨给占领了。

这林老三家的女儿,也真的是能够惹事的。

如果不是她弄的什么纺织厂,赵家夫妻会打架?

女人就该听丈夫的安排,出去给人干活,像什么话?她们出去干活了,是当丈夫死的吗?

村长所想的这些话,林暖暖在烟镇的医馆里,也听王寡妇说了一遍。

“女人出来干活,要么是做见不得人的买卖。要么就是像我这样,寡妇命。正经男人都见不得媳妇出来干活的,养家本来就是男人的活。”

王寡妇看着林暖暖靠在乔松柏身上,打趣地说了一句:“我说是吧,乔小哥。”

林暖暖闻言,也怔怔地看向乔松柏,似乎在求证。

乔松柏与林暖暖对视时,再次被她眼中摄人的生命力吸走了。他的光回来了,好似永不熄灭。

“喂,你该不会也这么认为吧。”

林暖暖看着沉默的乔松柏,皱起眉头。如果是真的如此,那还真是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那一蹙眉,乔松柏极为心疼。

但是王寡妇的问题,他不知如何说才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