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招人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7

乔松柏没说错,林暖暖的的器械,完成4的比预定的的早过多了。这才刚入了六月,林暖暖的订制的器械就被人送进了家门口。并且运输的人,但是李长信。坐在牛车上的李长信,头发漫不经心地盘起,穿着一身蓝色粗布短打,上面旗号几个白色补丁,裤脚扎起,下面是一双极简的这才刚入了七月,林暖暖定制的器械就被人送到了家门口。而且运送的人,还是李长信。。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招人》精选

乔松柏没说错,林暖暖的器械,完成的比预定的早太多了。

这才刚入了七月,林暖暖定制的器械就被人送到了家门口。而且运送的人,还是李长信。

坐在牛车上的李长信,头发漫不经心地盘起,穿着一身蓝色粗布短打,上面打着几个白色补丁,裤脚扎起,下面是一双极简的老布鞋。像极了一个普通的放牛娃。

乍一看,林暖暖都没把他跟怀亲王联系在一起。

如果不是小灵扫描确认,她都会以为,这赶牛车的少年,是木匠儿子这一类的人物。

“其实仔细看看,装得不太像。补丁太新了,衣服一点磨破的痕迹都没有,就是故意弄成这样的。”林暖暖开始事后诸葛亮般的分析起来了。

小灵补充:“头上的束带,还是丝绸的。”

虽然现在的李长信在林暖暖眼中看来,漏洞百出,但是林暖暖仍旧很佩服他。这位绝对是个能忍的主。怪不得之前在悦来酒楼他会说,他那继母跟弟弟,完全不是对手。

他为了能够见乔松柏一面,都能故意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了。对于一个王爷来说,真的不容易了。

这小子是个成大事的料。

乔松柏见到李长信倒是没有多惊讶,他是流浪过的人,李长信打扮上的漏洞太大了,真正吃过苦的人,几乎都能看出来。

不过也算细心了,如果李长信真的一身华服过来,他绝对要假装不认识的。一个亲王,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林家村这样的地方,太招摇了。

李长信见到林家的小院子,也是一声叹息。

破落的小院落,低矮的茅草房,脏乱的乡下环境。曾经生活在温柔富贵之所、花团锦簇之地的乔松柏,现在只能居住在这里。

两人打了一个照面,乔松柏便把人引到了西厢房。他知道李长信既然亲自来见,必然是有事的。

现在林暖暖正指挥着众人,把所有的器械搬到后面的空仓库里,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的行踪。

看着仓库地上被摆的满满当当,林暖暖只能说,得亏她没有拖延症,早早地把这仓库腾出来了。

东西提前完成,她是有预料的,毕竟她跟小灵计算过工匠们效率的问题。这些东西,只需要二十天。

但是现在提前到只需要半个月,很明显,李长信给了压力。

掏出尾款、却被工匠们婉拒的林暖暖,心中暗自窃喜,又省了一笔开销。必须要谢谢怀亲王手缝漏钱了。

待林暖暖把两台机器组装好了之后,木匠们虽然看不懂拼接方法,但或多或少,都有些明白,这两样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纺纱、织布。

彭大石是三个木匠中最年长的,经验最丰富的。他看了看纺纱机上的梭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难不成,这台机器,能同时纺一百根纱?”

这话一出,张氏紧紧地掐住林暖暖的手。

她早知道女儿有神仙传的本事,但是能够同时纺一百根纱,这是神仙能做到的事情吗?

林暖暖感受到手上的压力,很是吃惊。她之前做烤鸭、造鸭笼,张氏都很淡定,独独现在激动起来了。看样子在男耕女织的社会,女人对织布这件事还是真的有执念的。

“确实如此,而且织布机的效率也是极高的。一天大概能生产一两匹布吧。”林暖暖说着,颇有些得意。

此时,仓库口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少年赞赏声:“好一个一两匹。这布,我先预定了。”

李长信说着,走进了仓库内。三位木匠见状,都毕恭毕敬地往后退了一步。

他也没含糊,直接掏出二十两银子,递给了林暖暖。

“不过我最近没空,今年十月份的时候,我再来取这两匹布。”

林暖暖发誓,她不是钱串子,但是到手的钱,岂有还出去的道理。

“如果宿主你笑的没有那么谄媚,送人的时候,没有那么狗腿,我就信了。”小灵看着李长信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林暖暖,提示道:“宿主,他是有目的的。”

林暖暖“嗯”了一声。她自然知道,李长信是想资助乔松柏。但是正大光明给钱,会出问题。所以他就借着自己的手送钱。

这二十两银子,买两匹布是绰绰有余的,剩下的钱就是为了给乔松柏昧掉。

李长信也没相信机器的效率,不然也不会说的十月份来取这种事情了。

不过管他呢,钱到手了,林暖暖这纺织厂的活计可以开始起来了。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有些人,比她还急啊。

林暖暖还没搞到棉花的进货渠道,张氏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堆棉花,说是要赶着过冬前,把家里人的衣服做一遍。那殷切的样子,林暖暖怀疑,只要说个“不”字,张氏就会不高兴。

但是这事情急不得啊,林暖暖硬着头皮跟张氏解释起来了。

“娘,你别急啊。这两台器械,最起码得要四个人一起操作才行。咱们得多找些人来,帮着一起做。放心吧,会很快的!”

招工这种事情,林暖暖有上次养殖场招标的经验,自然是信心满满。

但是,这次,她失算了。

纺织女工,一月三钱。虽然不算多,但是从农村人来说,也是可以了。而且林暖暖只要别人上半天工。

但是林暖暖想象中的,报名的人挤破脑袋、自己挨个挑选的场景,却没有出现。

甚至可以说,没有一个人报名参加的。

她也在村子里敲锣打鼓地喊了,但是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一直到三天后,天刚擦黑,王寡妇悄悄地找上林暖暖。

说实话,王寡妇第一个找上门来,是有些出乎林暖暖意料的。

根据她对村里人的了解,立刻来的可能是张荷花,因为她想发财,而且还跟自己家关系好。

然后就是村里头比较穷的那几户人家,像林有才、林有生、赵家这种。三钱银子对他们来说,是一笔还算可观的收入了。

而王寡妇是孤儿寡母,家里走不开,她应该是最不会来应聘的人群才对。

林暖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承诺录取王寡妇之后,便向她请教这事。

“因为啊……”

王寡妇还没开始说,却听到村子里面传来了吵闹声。

林暖暖略微一细听,女人哭的撕心裂肺,男人的怒骂与棍棒砸向皮肉的声音交织。听的人心惊胆寒。

有人在打老婆。

王寡妇听到动静,立刻就知道那是老赵在打赵家媳妇。

她又看到林暖暖一脸不岔,心中叹息,毕竟是年轻小姑娘。

“去看看,你就知道了,为什么没人来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