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六章 白太玄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4

林暖暖的手里捧着茶杯,听着耳边林倩倩的哭声,脑子乱的跟一团浆糊像。想帮组沧州百姓,最好是的方法,自然而然是借助于隔壁两位的力量。当然自己有权无势的,即使想做什么,是寸步难行。但是,问题就在这里。乔松柏与李长信,这两个人……正心里想呢,刘能推门而入想要帮助沧州百姓,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借助隔壁两位的力量。毕竟自己无权无势的,就算想做什么,也是寸步难行。。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白太玄》精选

林暖暖手里捧着茶杯,听着耳边林芳芳的哭声,脑子乱的跟一团浆糊一样。

想要帮助沧州百姓,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借助隔壁两位的力量。毕竟自己无权无势的,就算想做什么,也是寸步难行。

可是,问题就在这里。乔松柏与李长信,这两个人……

正想着呢,赵四推门而入:“师父,让你看看我的拿手好菜。”

谁曾想一开门,就看到林暖暖心事重重地坐着,而林芳芳更是哭丧着脸。

“师父,这是怎么了?”赵四看到满室寂静,立刻抛出豪言:“要是受了委屈尽管找我,谁还能在咱这地盘撒野?”

看赵四那样,林暖暖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她指了指林芳芳:“这么有本事,先替我把人给哄好呗。”

听到这话,赵四的脸一下子就苦下来了:“师父,你这是在为难我呢。咱……咱还是先吃饭吧。”

说话间,悦来酒楼的小二,把菜也上齐了。

一共也就五道菜,但是对于这个时代百姓来说,其实已经相当可以了。

除了悦来酒楼的镇店之宝烤鸭外,其他都是一些林暖暖认为的家常菜。

但是对于林芳芳来说,这些家常菜可都不一般。因为它们全是炒菜。看到眼前丰盛的美食,林芳芳终于不再哭了。而是动起了筷子,拼命地扒拉起来了,她确实苦饿了。

“赵大哥,你这烤鸭,是不是改了腌料了?”林芳芳撕了一口肉,突然发问:“我怎么觉得,这烤鸭更鲜了。”

林暖暖疑惑地看向赵四,她是一口没吃出来。感觉,也没啥区别啊。

赵四听到林芳芳的话之后,心情却极为激动:“酱油换了一批新的好料。你能尝出不同来?”

“我从小就对的菜里的调料极为敏感,你这道炒青菜,加了一点醋吧。”

随即,林芳芳把面前五道菜里的调料,全部都点了出来。

这下子,不光是赵四,林暖暖也知道了,她这个姐姐了不得。这不就是传中的“神之舌”吗?能够分辨各种美食。

这边林暖暖还没来得及赞叹,赵四早就激动的扑了上去:“神人啊!我终于找到你了。”

林芳芳有些惊讶:“这算什么神人啊?大家应该都能吧。我只是更加敏感一点罢了。”

林暖暖:“……”

对不起,只能靠小灵扫描分析的我,可能是个味痴。

赵四这下子,终于不围绕林暖暖转了,而是把主意打到了林芳芳的身上。

林芳芳午饭还没吃完,就被赵四连劝带哄的,骗去后厨,给悦来酒楼试酱料去了。

“我看这小子,挺会哄人的。”林暖暖看着赵四把人拉走,心头有些计较了。因为,林芳芳,居然一直没哭!

这不合理啊。要换自己,林芳芳估计就得哭了。

郁闷地干掉桌上所有菜,林暖暖又把心思放回到拯救沧州旱灾问题上。

她刚刚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乔松柏跟李长信,是不是真的水火不容?他们俩是不是有合作的可能?

乔松柏被皇帝满门抄斩,他的敌人,就是皇帝。

而李长信,话里话外,对皇帝是百般提防,而且皇帝还想害他,瞧着这意思,他的敌人也是皇帝。

这两个人是有共同的敌人的。

如果自己与乔松柏出手帮李长信,那李长信会真的把乔松柏交给皇帝吗?

“不行,还是太冒险了。”

林暖暖知道,如果从利益角度分析,李长信与乔松柏,几乎可以成为朋友。但是,乔松柏的太弱势了。在合作关系中,这样两股势力,几乎是无法合作的。

可是,如果自己想要借助李长信的手,解决沧州旱灾,又必须要考虑到,会不会牵连乔松柏的问题。

“有没有什么中介一点的方法呢?”

小灵此时突然说话了:“宿主,现在好像有,隔壁正在商量着呢。”

原来,八万两银子,对沧州旱情,实在是杯水车薪了。

所以,李长信与韩子元,也想到了借他人之手。而这个他人,恰好林暖暖也认识。

——白太玄。

关于白太玄的事情,乔松柏给林暖暖说过,一句话概括,这个人是当世奇人。而且,朝廷中,一直在传,白太玄在沧州白鹿书院的事情。

不过林暖暖与乔松柏知道,白太玄实际上不在白鹿书院,而是在白鹿书院隔壁的四通书局。

李长信听到韩子元说起白太玄的时候,确实露出一丝希望来,但是……

“我很早之前,就派人去往白鹿书院调查过了。所有的老师背景,我也一一进行过排查。可没有一个人,能与白太玄对得上的。”

韩子元闻言,也是一筹莫展,只能劝慰说:“现在的情况,我们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或许白太玄做的不是老师,而是在白鹿书院担任其他职务。如今沧州百姓有难,我们以此求院长。院长宅心仁厚,他大概会愿意给我们透露一二?”

两人已经被逼近了绝境。

而林暖暖听到他们的话之后,心里却有了一个主意。

根据乔松柏所说的,白太玄对自己很是看好。如果自己借着白太玄的手,来帮助沧州百姓,那可以不用牵扯到乔松柏了。

打定主意后,林暖暖对后厨的林芳芳、赵四嘱咐了两句,马不停蹄地去找白太玄了。

走到四通书局面前的时候,林暖暖都为这个时代的学生鞠了一把泪。

因为隔壁的白鹿书院,它不放假!

真的太惨了,这么热的天,竟然还要上课、背书。所谓的寒窗苦读十年,大概就是这样吧。就凭这份努力,林暖暖都有些理解,为什么范进中举后,那么容易发疯。

走进四通书局里面,林暖暖觉得身上的暑意略微退散了些。

“咦?他们换账房了。”

柜台前,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书生,正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

林暖暖一时间有些为难了,她是想找白太玄的。可现在换了一个新账房,对方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这贸然找过去,恐怕很难啊……

不过,此时林暖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位小哥,我想找你们家掌柜的。”林暖暖极为礼貌地作揖,希望账房能帮自己一把。也帮沧州百姓一把。

这账房堪堪要去会周公,却被人打断了,心里头一肚子火。

然而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穿着极为穷酸的小姑娘,心头火更甚了。

“去、去、去。在这里捣什么乱呢?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我们掌柜的是你能见的人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