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妈妈 仙诡于荒 星界使徒 我有熟练度外挂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魂飞魄散的上古大仙在修真界诈尸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数风流人物 我开创了无数幻境 诸天从红楼开始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修仙女配要上天 摄政大明 我有一身被动技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四章 小王爷

发布时间:2022-11-25 09:08:03

“宿主,你是笨蛋吗?”乔松柏还也没说话的,杨诗却先说出来了。林暖暖的:“什么鬼?我这也不是去问问,给他调整后去学习方向吗?这妥妥的官场人才,在这里混着,也不是很大材小用吗?”“以他目前仍然的情况,是哪里都去不成吧。”杨诗煞有介事地分析着:“宿主,你还这么问,也不是林暖暖:“什么鬼?我这不是问问,给他调整学习方向吗?这妥妥的官场人才,在这里混着,不是很屈才吗?”。

>>>《种田之天降良婿》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小王爷》精选

“宿主,你是笨蛋吗?”

乔松柏还没有说话,小灵却先说起来了。

林暖暖:“什么鬼?我这不是问问,给他调整学习方向吗?这妥妥的官场人才,在这里混着,不是很屈才吗?”

“以他目前的情况,是哪里都去不成吧。”小灵煞有介事地分析着:“宿主,你还这么问,不是戳人家伤口嘛。”

林暖暖细细地看向乔松柏,面前的少年郎俊朗无双,可偏偏脸色白的异于常人,唇色极浅,一看就是有不足之症。

此时乔松柏神色中满是挣扎。

林暖暖便以为他心中是痨病痛苦,因而心中极为后悔。

“我们先不说这些了,等你的病治好了,我们再谈这些也不迟。”

“娘子,我……”

乔松柏神色一诧,他刚刚在心中已经盘旋过说辞了,只说自己是得罪了官家人,不宜近期出现在人群中。没想到林暖暖竟然跳过了,再说起这治病之事。

可是……

“我这病,没这么好治的。”思及此处,乔松柏的心情极为低落。他活在世上的每一天,都是赚的。

闻言,林暖暖摇着乔松柏的胳膊:“我说有得治就有得治。你听我的!”

“我自然是听娘子的。”乔松柏轻轻一笑。林暖暖确实是他的希望,即使渺茫。

是夜,漫天星河,皆是暖意。

……

第二天一大早,林暖暖就跟着乔松柏去村口了。

现在已经是五月份了,不比其他时候,如果起的迟了,这太阳极为晒人,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

这次,修水渠的事情,没有任何一家反对了。

在必须要花钱的前提下,是个人都想省着花,所以众人凑齐了每米二十文的设计费。纵然心疼,但是水渠毕竟是长久的事情,肉疼也就疼这一回。

“行了,没问题了。”林暖暖从村长手上接过钱,脸上都乐开了花。

众人虽然有不舍,但是当务之急,还是挖渠:“大侄女,我们什么时候挖渠啊。我听说,你不是要画图吗?能不能快些?我们能等,这庄稼可不能等啊。”

众人皆目光灼灼地看向林暖暖,眼中多了很多恳求。

林暖暖笑了笑,却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纸。“这水利图我早就画好了。我们可以立刻施工。而这钱嘛,我也有用处的。”

林暖暖自然不会贪这些钱的。提出收费,是逼着众人快点做决定。她要真的贪下来,无论如何,都会遭人记恨的。

所以,她这笔钱,是拿来雇人的!

旱天修水渠,自然是越快越好。她用这笔钱,雇佣已经修好水渠的人,帮忙来修整全村的水渠。

这样一来,既能加快水渠修成,又能防止收钱遭人记恨,还能安抚那些跟自己一条心的村民们。是为一石三鸟。

果然,林暖暖一宣布,这些收来的钱是雇人修水渠。全村人都高兴起来了。即使如徐老二这样的人,都挑不出一点错来。

因为全村参与劳动,众人又在晚上赶工,这算下来,仅仅是一天的功夫,就把事情给办妥了。

看着庄稼恢复活力,林家村上上下下,喜气洋洋。

这众人再看林暖暖,眼光那可更加不一样了。

还有些八卦的婆娘,甚至觉得,林暖暖配给乔松柏,着实可惜了。这么能干的媳妇,应该自己娶回家啊。完全就忘了,当时他们说的可是,林老三家女儿,是配不上读书人的。

无论村里传什么言语,林暖暖是一概不关心的。现在对她来说,头等大事是鸭子。

鸭子生长周期也就两个月左右,此时它们已经都可以出笼了。

只是,沧州毕竟不是南方的水镇,虽然已经尽力加强营养了,终究还是得达不到烤鸭的最好肥瘦比。这让林暖暖颇有些遗憾。

不过卖鸭子给悦来酒店这事,是耽误不得的。

一听到鸭子成熟了,赵四立刻就派人来收鸭子。林暖暖也趁着这空,带着林芳芳一起送鸭子过去。

她要发展的,还有鸭绒产业。而林芳芳心灵手巧,最是适合干这个。所以,她必须要在宰鸭子的时候,教林芳芳对鸭绒优劣分类。

悦来酒楼,是繁城内极为有名的酒楼。建的极为高大,分上下两层,一楼为大堂,二楼则是包厢。

现如今,因为聘请了赵四这样的大厨,又有烤鸭这道名菜坐镇,隐隐约约,已经有繁城第一酒楼的感觉。

穿着粗布麻衣的林暖暖、林芳芳两人,乍一看上去,确实与这酒楼有些不符合。

“师父,您可算来了。”赵四这盼星星盼月亮的,才把林暖暖给盼过来。

林暖暖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现在是饭点,你不用去后面看着啊?”

“师父,你这是哪里的话啊?”赵四摸了摸光头,笑得有些谄媚:“您都要来了,我能在后面坐着吗?不得陪着你把饭给吃了?您楼上包厢请!我去后厨吩咐一下,马上就来。”

林暖暖知道悦来酒楼的帮厨多,也没推辞,直接抬脚进上楼了。

可林芳芳就畏缩得很,她本就胆小,现在又见到多酒楼这么多人,眼泪汪汪的,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别哭!”林暖暖看林芳芳那样子,真的是头疼得很,只能拉着她赶快进包厢。这随时随地能哭出来的毛病,是真的改不了了。

因为急着进包厢,林暖暖没看前面路,直接就撞上了悦来酒楼一个客人。

林暖暖这小身板,直接被人撞得跌倒在地上了。

“暖暖。”林芳芳看林暖暖被撞倒在地,忍着恐惧去扶她。

“没长眼睛啊。竟然撞到了我们小王爷!”对方一声呵斥,林芳芳吓得立马松手,林暖暖梅开二度,直接摔了个屁股墩。

她这个姐姐,也真是个人才。

“子元!”一个温柔的声音制止了呵斥。

林暖暖麻溜地自己爬起来,连连给对方道歉,毕竟是自己的错。

“对不住,对不住,我刚刚没看路。”说着,林暖暖往所谓的小王爷身上瞧去。

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这个小王爷看上去约莫十六岁左右,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袍子,腰间配着一块极好的平安扣,衬得人唇红齿白,眉如墨画,温润如玉。却是一个美男子。

不过林暖暖还没来得及欣赏帅哥,小灵就发出警报了。

“宿主,这就是上巳节那天,跟乔松柏说话的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